资讯 AR/VR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NianticCEO 汉克如何拆解元宇宙这把“双刃剑”

作者:田巴共
2021/08/17 17:39

NianticCEO 汉克如何拆解元宇宙这把“双刃剑”元宇宙是起源于科幻小说中共享数字世界的概念,这个概念在疫情后期的热度越来越高。

许多大型科技和游戏公司包括Facebook、Roblox 和 Epic Games想要实现这一概念。

而Pokémon Go的开发公司Ninantic也加入了这一行列。8月10日,Niantic 表示自己收购了一款名为Scaniverse的 3D 扫描应用程序,它会从游戏玩家的智能手机相机中收集图像。将这些图像转化成一张地图,使 Niantic 将数字对象锚定到现实世界中。

元宇宙被众多小说家描述成了一个反乌托邦的场景。Niantic CEO约翰汉克认为元宇宙会很容易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这种反乌托邦的描述对于用户体验虚拟世界有很大的影响,同时对公司后期的发展与风险规避也有较大影响。

以下是Fast Company记者马克·沙利文和约翰汉克关于“反乌托邦的噩梦”的采访。汉克是如何设想的,让我们一探究竟。

Fast Company:最近虚拟现实这个词变得比较热门,我不确定人们听到这个词时会想到什么,您是怎么看的?

约翰汉克:我认为通过元宇宙,替代现实世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我们正处于技术演进的关口。技术可以帮助我们减轻负担,但是无法与我们建立互动。

1980年施乐公司帕克研究中心提出一个概念叫普适计算(译者注:普适计算是一个强调和环境融为一体的计算概念,而计算机本身则从人们的视线里消失),它描述的就是计算将融入我们的生活。

现在我们已经可以买票不用步行到机场获得纸质机票,只需登录账号就会看到以电子的方式获取的登机信息,我认为技术可以通过一百万种方式改善我们的生活。

所以我认为游戏会成为前沿技术之一。游戏可以以被动的方式改变世界,我们能做的是让游戏更有趣,并加入一些冒险和刺激的内容。

我们对未来游戏的期望之一是让游戏像一个永远开启的照片显示器,而你处于游戏之中仿佛在现实中一般。

Fast Company:有一个关于元宇宙的概念是逃避现实,即您可以消失在另一个世界中。这与您描述的 AR 方法非常不同。您怎么看?

约翰汉克:是的,但我认为这是哲学上的分歧。我是赛博朋克迷,所以当这种分歧第一次出现时,我读了斯蒂芬森、吉布森和克莱恩等作家的作品,并且参加过1990年3D MMO 游戏的创作。

而现在我们已经看到了技术的阴暗面,它占据了我们的活动时间,还介入我们的社交关系。

回顾之前的历史,外卖电商平台包括Netflix 和亚马逊已经完成了市场的整合,但有更多人通过最原始的方法与社区建立联系。所以我认为这会是两个极端。

Fast Company:您谈论了很多您游戏中如何鼓励人们四处走动。可以讲讲是为什么吗?

约翰汉克:在过去几年 Niantic 从事的AR 工作里,我已经深入研究了有关步行和大脑的科学。行走与进化过程中的神经通路息息相关。当你在 3D 环境中穿越世界,你的大脑就会活跃起来。然而我们的思想是只存在于大脑中还是存在于整个身体中。有一个论据可以证明,人的神经感知和认知确实发生在整个身体中。

因此,我不认为人可以戴上耳机向眼睛发射一些光子就能取代我们在现实世界的真实感受。

Fast Company:有一个观点是用数字替身代表您在数字空间的身份。这对 Niantic 的元宇宙愿景有何影响?

约翰汉克:它不是那么重要,因为当你在游戏中遇到其他人时,他们仅仅是物理上的一个人。例如在我们的游戏Pokémon Go中有一个头像,只有你自己可以看到,游戏中其他人是看不到的,除非有人接管了Pokémon Go的道馆,然后会有一个他们的头像站在那里,比如 Marcus Aurelius 或道馆的冠军。之后你会通过那个头像去了解一些信息。

聊天也是一样。聊天是大多数虚拟体验的重要组成部分,我所说的聊天是指在线文本聊天。而且它从来都不是我们游戏的重要部分,因为当人们一起玩游戏时,与身旁的人交谈会比较多。

Fast Company:不同的元宇宙如何互相连接?或者我们是否正在走向一个每个人都可以主导两到三个元宇宙的未来?

约翰汉克:我认为如果讨论《雪崩》所描绘的元宇宙版本,这种连接可能无从谈起,因为它取代了现实。这就像不同的平行世界,如果你在一个版本,而其他人在另一个版本,你们可能永远不会见面。

但是如果你谈论 AR。Niantic 会有 100 种不同的版本。在主题上体验世界有点不同,但最终我们都会站在农贸市场的同一个玉米饼摊上。所以,我认为有一个共同的现实锚点,它就可以消除一些距离感。

我们要做的就是在这种独立的空间中促进人与人的交流。所以我们正在构建这个通用的社交网络,它会出现在所有的游戏中,并作为一个独立的应用程序而存在。

这意味着,如果我出去玩哈利波特,而你在玩其他游戏,我们仍然可以互相交谈,交换东西,分享截图。

Fast Company:可以想到,建立在 AR 等新技术之上的下一代社交网络是非常有趣的。你认为一个基于 AR 的社交网络,如果做得好,会纠正我们今天社交网络的一些严重问题吗?

约翰汉克:我认为涉及人与人的联系的事情,大多都是好事。今天所说的社交问题,实际上与社交无关。社交公司为了将广告插入其中,选择了与公司起点相去甚远的内容。这不是 Facebook 最初的目的。这也不是 Twitter 最初的目的。

而这些软件也不再是真正的社交。我不知道 Facebook 的流量有多少是你向你的朋友发送消息获得的。也不知道社交软件抛出的广告对社交有什么帮助。

但我知道真正的社交旨在将家人与朋友联系起来。所以我们在制定面对这一问题的计划。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编译自:https://www.fastcompany.com/90665234/niantic-ceo-john-hanke-metaverse-dystopia-pokemon-go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