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金融科技巨头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人事大变动之后,金融壹账通「啃老」更严重了?

作者:周蕾
2021/05/14 21:34

金融壹账通的2021第一季度财报,有句话很是扎眼:

来自平安集团的收入4.36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28亿元,同比增长91.6%。

早在2019年年底IPO之时,金融壹账通就因为“啃老”平安集团而饱受争议,一直都没有彻底摆脱“缺乏独立盈利能力”的质疑——没想到上市近一年半之后,对母集団的依赖程度不降反升。

而在金融壹账通成功上市的这一年半时间里,公司内部也出现了剧烈人事变动,涉及到的高管有近十位。

Q1成绩单:对平安系的依赖不降反升

昨日,在纽交所上市的金融壹账通公布了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先来画个财报重点:

收入的来源包括母集团、陆金所和第三方客户:

各个收入来源占总收入的比重有哪些变化?金融壹账通CFO罗永涛指出,第三方客户的毛利率和收入贡献均显示出季度环比反弹。


2021Q12020Q1同比增幅2021Q1比重2020Q1比重
全部收入81976558079941.1%

平安集团收入43585122750891.6%53.17%39.17%
陆金所收入7510583399-9.9%9.16%14.36%
来自第三方客户的收入30880926989114.4%37.67%46.47%

单位:千元人民币

但显而易见的是,无论是金额还是收入占比,金融壹账通对平安集团的依赖程度,较去年同期都有了极其明显的增长;来自“近亲”陆金所的收入则有所下降。

市场最关心的,还是金融壹账通能否依靠第三方客户贡献的收入,进一步“独立行走”。但从收入占比的变化来看,今年一季度反而离这个目标更远了一步。

纵观此前数据,截至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Q1,金融壹账通来自平安集团及陆金所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70.6%、64%、57%和53.5%。

但在今年一季度,平安集团和陆金所带来的收入加起来占比又超过了60%,多少有些“一朝回到解放前”的意味。

不过也有市场观点认为,这种对平安系的依赖,能够有效减少壹账通受到的竞争冲击,对业绩的稳定性不失为一个正面因素。

其中,去年推出的云服务平台,现在占总收入的22%。

CEO叶望春特地强调了云服务平台的战略意义,称不仅弥补了低价值产品退出带来的缺口,还实现了超过40%的收入同比增长,称“对于整合我们的资源和定位,更好地支持金融机构的数字化转型,至关重要。”

可是该平台的推出也带来了成本增加。财报显示,收入成本为5.41亿元人民币,上年为3.79亿元人民币,主要原因是云服务平台推出相关费用增加。

运营支持服务方面,收入同比增长29.1%,从1.64亿元人民币增至2.12亿元人民币,反映了汽车保险路边救援和人工智能客户服务等解决方案的增长。

但壹账通表示,由于产品的逐步淘汰,业务发起服务的收入从1.81亿元降至1.18亿元。

该类服务涉及智能呼叫服务和保险损失评估服务等,去年此时也有了较为突出的增长(从2019Q1的6600万元,增加到20201的1.64亿元)。去年的增长被认为是,疫情影响下业务线上化、远程办公的需求激增所导致的,预计这类需求在未来也将缓慢持续地对运营支持服务有所贡献。

另外,金融壹账通系统本季度处理的零售贷款额,从127亿元增至141亿元,同比增长11%。

营业费用总额为6.36亿元人民币,上年为6.09亿元人民币。总营业费用占收入的百分比从104.8%降至77.6%。

研发费用总计2.81亿元人民币,上年为2.4亿元人民币,反映出支持云计算等新解决方案开发的支出增加。研发费用占收入的比例从上年的41.3%降至34.3%。

销售和营销费用总计1.67亿元人民币,上年为1.56亿元人民币,主要是由于营销和广告费用的增加。销售和营销费用占收入的比例为20.4%,上年为26.8%。

人事变动:涉及近10位高管

金融壹账通的“啃老”是为业绩稳定有意为之,还是高层动荡下的无奈现状?外界多多少少会将这场旷日持久的人事变动,和业绩表现关联起来。

AI金融评论了解到,区块链业务部总经理陆一帆,不久前已离开金融壹账通。而在金融壹账通2019年底成功上市后不久,公司内部就有高管变动:

(推荐阅读:《平安系高层地震:8个月,近二十位高管辞任》

2020年2月,金融壹账通投资一账通原CEO黄绍宇离职,接替他的是原平安基金资产配置事业部总经理杨潇。

而黄绍宇的新职位为北京泛鹏天地科技负责人——这正是金融壹账通上市前收购的公司之一。

3月,金融壹账通首席风控官高帆、首席战略官戴可辞职,去向仍未明朗。前者在平安任职时间未满一年。

期间,首席财务总监刘晖也传出突然离职的消息。但金融壹账通当时曾对媒体表示,刘晖并未离职,属岗位调整和交流。

6月,金融壹账通联席总经理、首席创新官邱寒辞职。两个月后,邱寒加盟PayPal,出任中国区CEO。

7月,黄宇翔卸任金融壹账通副总经理,未来将不再担任金融壹账通副总经理、首席技术官及首席运营官。随后他接任平安科技总经理一职。

与此同时,金融壹账通原总经理助理李捷将接替黄宇翔任首席技术官一职,区海鹰接任李捷的职务。

四年研发投入超38亿,壹账通会厚积薄发吗?

但即便面临业绩质疑和内部调整,金融壹账通仍然有着无限潜力,在数万亿金融数字化转型蓝海中有着自己的步调。

摩根士丹利就曾在调研报告中给出“买入”评级,表示看好长期需求,“并相信金融壹账通在行业中处于有利地位。预计,金融壹账通的收入在2021-2023年将保持40%复合年增长率。”

正如前文所述,云服务平台的推出,TaaS(Technology-as-a-Service 科技即服务)的定位,为金融壹账通带来再次生长破局的机会。

这一商业科技云服务平台,核心覆盖了IaaS金融云、BaaS区块链平台、DaaS数据中台和PaaS金融科技生态圈。

而目前金融壹账通16大产品线,覆盖了从营销获客、风险管理和客户服务的全流程服务,以及从数据管理、智慧经营到云平台的底层技术服务,为金融多个细分垂直领域提供“全流程、端到端”的科技赋能。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金融壹账通用于研发投入的总费用指出为13.70亿元,同比增长16.8%;最近四年的研发总投入,超过38亿元。截至去年年底,金融壹账通的全球专利申请也已累计达4836项。

基于这一庞大的科技投入,以及背靠平安集团的先发优势,使得金融壹账通对金融行业数字化转型的理解,走在同业前列。财报也披露称,截至2020年12月末,金融壹账通已累计为642家银行、106家保险类机构提供服务。

未来金融壹账通能否以TaaS平台的身份,在金融科技服务行业中站稳脚跟,真正完成“自体造血”的目标,值得期待。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