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智能硬件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Facebook VR年拱一“卒”

VR
作者:王金旺
2020/09/30 15:43

Facebook VR年拱一“卒”

作者 | 王金旺

出品 | 雷锋网产业组

从 PC VR到VR一体机,Facebook算得上是VR领域一个十足的激进派。

前不久,圈内人期待已久的Oculus quest 2终于在Facebook Connect开发者大会上发布,同样是在这一大会上,Facebook宣布了另一个颇具决心的消息——PC VR产品Rift S将在2021年停售。

这意味着,自2021年起,Facebook将会把VR硬件的工作重心放到VR一体机上。

VR真地进入了“最好的时代”了吗?

Oculus quest 2:被兄弟抢了风头的“神作”

Oculus quest的出现,对于VR行业从PC VR向一体机时代过渡有革命性意义,这是行业公认的一个事实。

作为Oculus quest的下一代产品,Oculus quest 2仅仅是一次产品迭代,还是同样具有时代意义?

这是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

在探讨这一问题之前,首先要看一下2代产品带来了哪些更新。

如果只从马克·扎克伯格在Facebook Connect上抛出的新品来看,可以说二代产品除了主色调换成白色之外,其他外观设计基本沿袭了一代的风格。

Facebook VR年拱一“卒”

也正是在这样一个几乎没做太多重新设计的外壳下,研发团队对其中两个核心硬件单元进行了重新调整——那种更换方案的调整。

显示单元,显示屏从两块OLED屏换成了一整块LCD屏,单眼分辨率提升到1832x1920像素,官方数据显示,画面清晰度提升了50%。

由于材质不同,理论上,二代产品色彩还原度相对一代产品会差一些。小扎在发布会上解释称,这样的调整是为了更高的清晰度。

当然,这是官方的说法,也有行业人士猜测,这样的方案替换其实还有小扎希望通过降低这款产品的成本,让二代产品成为一款真正走量的产品。

毕竟,小扎是希望这款产品销量可以破千万的。

处理单元,CPU从原来的骁龙835直接换到了高通去年年底最新推出的XR专用平台XR2平台。

这是这一代产品一个最主要的看点,不仅采用了高通为XR最新设计的专用平台,而且也弥补了去年出的初代产品在性能上的诟病。甚至也有行业人士认为,采用XR2的Oculus quest 2在处理性能上甚至能和Facebook自家的Rift S有得一比。

Facebook VR年拱一“卒” 

除此以外,其它正常的硬件版本升级也有不少,诸如内存从4GB到6GB、重量从571g到503g……

以至于,当被问及如何看待Oculus quest 2这款新品时,不少行业朋友告诉雷锋网:

不考虑这款产品需要用国外账号登录这一问题的话,如果推荐一款VR一体机产品,这款产品会是首荐。

那么,问题来了:这款产品能否继续封神?

其实,如果再翻看上一代产品Oculus quest来看,这款产品确实在VR一体机领域有里程碑式意义,然而,搭载的在当时来看性能明显略显滞后的骁龙835处理器一直都是这款产品的槽点,甚至在Oculus quest 2发布后,有不少人认为,这款产品才是VR一体机“该有的样子”。

因而,只从产品上来看,这款产品确实对VR行业将会有一定的拉动性,就像小扎在发布会上那句自信爆棚的那句:

如果我们的团队将这件产品做出来了,那将会是一件伟大的事情……

不过,只从产品代系上来看,上一代产品抢了太多风头,让这一代产品没能承载太多“时代感”。

倒是售价从399美元到299美元的调整,更加注定这款产品还将带有另一个任务——在消费领域进一步下沉,跑量,扩大用户群。

让更多人开始相信:VR真地会改变一些什么。

不要高估游戏,不要小瞧游戏

一谈到VR,大多数人想到的会是在某个大型商场或游乐场中的VR体验店中的令人胃里翻江倒海的过山车或满屏丧尸的恐怖游戏。

其实,VR能做的远不只这些。

以此次小扎在发布会上极力强调的内容来看,Oculus quest在包括社交、商用领域做更多尝试。

作为主营业务聚焦于社交领域的Facebook而言,砸钱买Oculus也好、投钱在内容生态构建也好,一个主要原因正是看好VR的社交属性。

小扎是“VR是下一代主流计算、通信平台”的信奉者,他认为,VR(产品形态当然不是现在的VR头盔)未来的地位将不亚于现在的智能手机。这就不得不提到VR的社交属性。

除去现有的社交功能外,小扎在发布会上还公布了还在内测阶段的Horizon——用户可以建立自己的场景,并邀请朋友来玩耍。

Facebook VR年拱一“卒”

早在2017年,Facebook就曾推出VR社交平台Facebook Spaces,用户可以在这一平台个性化定制自己的Avatar卡通形象,个性化定制自己的场景,一个房间最多可以容纳8人同时在线。

在Facebook Spaces面世后,官方对这款产品很是重视,甚至还做了不少活动用来引流,而Horizon相当于这款产品的后续产品。早在Horizon发布之前,官方就在去年10月停运了Spaces,把团队的主要精力放到了Horizon上来。

Facebook VR年拱一“卒”   

社交之外,Facebook还想让自己的VR进入商用领域。

没有人能拒绝得了做商用产品的诱惑,还记得创维在今年9月新成立的创维商用(SKYWORTH BUSINESS)吗?Facebook其实也一早就发布了商用解决方案Oculus for BUSINESS,甚至在前不久的发布会上宣布,将在今年推出在线办公系统——Infinite Office。

Infinite Office这套系统可以在VR空间中通过类似巨幕显示器的效果显示出你的工作界面,配一个物理键盘,既可替代传统办公电脑。

Facebook VR年拱一“卒”

尽管这样的办公方式在降低成本、节省空间、提高效率等方面,都带来了一定的想象空间,但现在来看,操作起来还算不上方便。

而真正吸引C端消费者购买的,目前仍是VR设备的游戏属性。

据官方统计数据显示,目前Oculus quest平台中已经有超过35款游戏收入超过百万美金,用户在quest上的消费已经超过1.5亿美金。

Facebook VR年拱一“卒” Facebook Reality Labs内容副总裁Mike Verdu接受采访时表示:

VR游戏已经相当成熟,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是我们的一项重要业务。与此同时,游戏也是用户参与度和消费的主要驱动力。

就像智能手机从最初的偶尔接打电话到逐渐出现了QQ、微信、手游、短视频等应用生态,全球日均使用时长从最初只有十几分钟到2019年的5.4小时(数据来源:APUS研究院正式发布了《2019全球移动互联网用户行为图鉴》)一样,VR也需要一个强大的应用生态。

游戏,就是这个生态的起点,更何况,现在看来,这个起点已经逐渐夯实,并开始多元化。

君不见,小扎甚至将酷似智能可穿戴主打的运动健身功能也开始搬到了Oculus quest上,并赋予其一个全新的名字Oculus Move。

Facebook VR年拱一“卒”

被“放弃”的PC VR

Oculus PC VR产品Rift S将在2021年停售。

这个消息来得看似略显突然,其实内有深意,还需细品。

停产Rift S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显然是:Oculus Link将使得Oculus quest 2支持90Hz PC VR游戏,明年最新更新版本将会把PC VR游戏和quest VR游戏全部收纳于平台中。

就像Facebook开发的VR社交应用Spaces给Horizon提前让路一样,显然,官方也是认为明年(或未来几年)全新的Oculus quest将可以完全取代PC VR设备Rift S。

实际上,说起Rift S的停售,Facebook AR/VR业务负责人Andrew Bosworth在接受采访时曾给出另一个原因:

停产Rift S的另一个原因在于要更好地分配Facebook的团队资源,从而实现更广泛普及VR的目标。

这也使得我们不得不再为Facebook贴上另一个标签:VR移动平台的坚实拥趸。

VR“最好的时代”

疫情困住了大家云游四方的脚步,刚好碰上芯片、内容、显示方案积累到了一个小的产业周期,让今年的VR行业变得有所不同。

也是在这波热潮中,不少VR从业者开始兴奋起来。

有从业者认为,出货量将拉动内容需求,内容需求将刺激产业生态快速成长;

有从业者认为,最近两年将是AR/VR内容创业者的红利期,内容开发者要抓住这次机会。

不过,据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了解,即使Oculus quest 2潜力巨大,在显示方案的清晰度和色彩还原度上也不得不做取舍,在瞳距调整这样细微之处仍有槽点……

即便如此,Oculus quest 2刚开始接受预定,就卖断了货(部分地区显示延迟发货)

可以说,无论是在硬件承载能力上,还是在内容生态构建上,Oculus quest 2都为消费VR带来了一个在观感、体验上更有潜力的产品。

至于这款产品是否如小扎所愿真能卖出第一个千万,能否再次创造奇迹,尚且难以预期。

至少,它为整个VR行业再次点燃了一支火炬。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