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金融科技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蚂蚁集团前CTO胡喜离职:我来过,看过,也征服过

作者:周舟
2020/08/28 16:28

据悉,阿里巴巴合伙人、蚂蚁集团前CTO胡喜近日已从阿里巴巴离职。阿里内部人士透露,胡喜由于身体原因而离职。

作为阿里内部“少壮派”的代表、同时也是首批“80后”阿里合伙人,胡喜一直受到外界的关注。

无论胡喜未来是否继续效力于阿里和蚂蚁,他从大连到杭州,从英语专业转行学编程,从一个普通的程序员一步步走到蚂蚁集团CTO,13年来他和蚂蚁这家顶级互联网公司互相伴随、共同成长,胡喜本身的经历就是中国互联网历史变迁的一个缩影。

弃英文,学编程

1999年9月,离2000年的到来只剩下两个多月,一家名叫阿里巴巴的公司成立了。那时候,每个人都对21世纪充满了向往,每个人都希望在新的世纪里找到自己崭新的人生方向。

而从现在往回看20年,那时的阿里巴巴对于普通学子来讲无疑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也在那一年,18岁的胡喜刚刚步入大学校园,两年后他将因为不喜欢英语专业而退学,前途被一片迷雾笼罩。

胡喜后来回忆退学的原因,说道:“学英语,未来要么做翻译,要么当老师,要么做外贸。我觉得都不适合我,就毅然决然的退学了。我妈到今天还不知道我退过学。”

退学后,胡喜看到了《电脑报》上的一则广告:学计算机,月薪8000元。那时月入8000是妥妥的高薪,胡喜被这条消息吸引住了。

他从此不再思考英语专业方向的工作,一心自学C语言,在大连老虎滩租房子住,这一闭关就是一年。

一年后学成出山,胡喜就职于大连软件园,正式成为了一名程序员。

蚂蚁集团前CTO胡喜离职:我来过,看过,也征服过

“If not now,When?If not me,Who?”这是阿里巴巴成立之初的招聘语录,至今仍在沿用。

当时,在大连参加阿里巴巴招聘的胡喜并没有立即选择这家公司。但随后的一年里,每逢过节,阿里的HR就会给胡喜打电话,不问他么时候来,只问他过得好不好。这让胡喜很感动,也感受到了这家公司的特别。

2007年,胡喜加入支付宝,他的人生画卷也因此徐徐展开。

师从鲁肃,传承阿里

2017年,胡喜被任命为阿里合伙人,成为阿里巴巴史上最年轻的合伙人,而这一年,距离他入职阿里正好十年。

刚进支付宝,胡喜的职级是P6,每天不是在写代码,就是在写代码的路上,常常写到晚上2、3点钟。但那段时间反而是胡喜最开心的时光。

“第二天要写代码,我前一天晚上睡觉前会把要写的东西在脑袋里先过一遍。一想就很兴奋,恨不得赶紧去写代码。曾经有5年,我是这么度过的。不累。我非常喜欢写代码。”胡喜曾这样回忆刚加入支付宝的那五年时光。

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师傅程立(花名“鲁肃”)对他影响颇深。

阿里巴巴的师徒制是整个阿里巴巴管理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在阿里,每一个新员工到了公司之后,马上指认一位老人,让这个人成为他的师傅,不仅要带他去工作,还要带他去生活,去吃饭,帮他领电脑等等。员工入职当天的所有事情,有任何问题随时可以找他。胡喜说到:“在阿里,师父可能并不给你打KPI,他只是帮你落地。”

鲁肃被称为支付宝技术平台的奠基人之一,胡喜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找他。比如用什么方式和软件写代码,遇到难题怎么办,鲁肃有一套自己看问题的方法和思路,这对胡喜影响很大。

2007年,支付宝技术团队准备停机发布时出了问题:总账不平衡,差了3分钱。整个团队查了半天没找到原因。作为业务负责人,鲁肃的压力是最大的,但整个过程他非常淡定,稳住军心,和大家一起找差错。最后鲁肃找出某个公式颠倒了,顺利度过难关。

鲁肃表现出来的担当、责任以及做事做到极致的态度影响了胡喜。

胡喜的师傅是鲁肃,鲁肃的师傅是苗人凤(蚂蚁集团CTO倪行军),这些做事的方法和做人的品质就是这样一点点的传承下来了。胡喜热衷写代码,但并不喜欢带人、带团队,但是受到团队的影响,开始慢慢承担起更大的责任。

从2015年开始,胡喜便开始寻找技术人才。就像当年HR问他过得好不好一样,胡喜也用同样的真诚去寻找人才并培养他们,一点一点的从带几个人,到负责三千人的技术团队。

最年轻的“阿里合伙人”

“天猫双十一就是金融新技术的最佳演练场。”这是胡喜经常说的一句话。

双11背后,其实出现过很多次惊心动魄的事情。比如因为交易数量暴涨而出现宕机,比如商品的价格折扣错了。但双十一同样还是金融新技术的最佳演练场。

为了让宕机问题不再出现,胡喜和团队一起把系统拆解的更为精细,升级相关基础设施。遇到一个问题,就解决一个,慢慢的支付宝的技术实现自主研发,开创了蚂蚁金融云平台,而这也成为他在支付宝工作13年来最大的成就之一。

2017年年初,马云的秘书找到胡喜,他和范禹、蔺相如、闻佳一起进了马云的办公室,彭蕾恭喜他们4位成为阿里的合伙人。胡喜就这样懵懵懂懂的成为了当时阿里最年轻的合伙人。

胡喜后来总结自己十几年来的工作经验,他认为在蚂蚁技术相关的层面主要做了几件重塑的事。

第一个重塑支付,蚂蚁做的事情是在不断的重塑支付的形态。

第二个重塑微贷,以前的贷款都是给中大型企业贷款的,而中小商户很难拿到贷款。

第三个重塑技术,胡喜和团队一起把蚂蚁所有的系统推翻重写了一遍。

“做事情时,所有人觉得最远的地方是目标,那最关键的就是我们这群人舍我其谁的往前冲。不要问过程中的困难,困难都是靠人去解决的。做很多事情都有困难,就看你能不能一颗心、一场仗的去做。”胡喜说。

胡喜语录

胡喜作为蚂蚁金服前CTO,对整个集团的技术体系都有着深刻的洞见,也曾在不同场合下谈论到自己对于各项技术的观点。

关于区块链,胡喜认为,目前,区块链去中心化的机制只能按照交易顺序处理,交易并发能力较弱,因此现阶段最迫切的技术目标是如何提高处理效率。特别是对于蚂蚁金服、阿里巴巴这样的企业而言,数据处理是海量并发的,背后需要每秒百万级的性能支撑,这对区块链的效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关于数据库,胡喜表示,蚂蚁金服选择自研OceanBase数据库,是因为国外的技术体系同样不支持中国金融科技的发展,自己做研发是唯一出路。自主研发的领域越宽广,基础越深厚,我们能把握的主动权就越大,并且能反哺整个产业链的创新,从而更好的支持中国金融科技的发展。现如今,OceanBase数据库不但支撑了4200万笔每秒的数据库处理峰值,还在性能相当的前提下把硬件成本降到了集中式数据库的十分之一。金融交易技术的核心是金融分布式中间件,关键是分布式数据库的能力。

关于安全风控,胡喜介绍到,除了区块链、AI,金融当中最核心能力就是安全。怎样给客户提供更好的安全风控,而且必须是实时的毫秒级的风控能力,必须要相应的有一个安全的核心大脑。在数字世界中最大的挑战是识别你自己,要知道你是谁,很多时候安全在解决身份识别的问题,怎样做身份识别,包括数据隐私、安全加密方面的保护,安全是关键点。

关于芯片,胡喜认为,产业不是只需要研发芯片,而是要让软件和芯片形成联动。英特尔从286、386起步,慢慢将复杂指令集更好的通用化,这不是单纯对芯片性能的优化,还支持起了从操作系统到应用软件的完整产业链。芯片产业必须正视差距,在别人制定的游戏规则下,想要实现“弯道超车”是很难的。国内有志发展芯片产业的公司只能在下一个阶段,即IOT成为主流的阶段寻找“换道超车 ”的机会。

对于未来技术的发展方向,胡喜称,未来一定会朝着量子计算、生物计算的方向发展,计算机的体系结构必然会经历一次重新定义。

文章参考链接:https://xueqiu.com/7790583626/132499331,https://xueqiu.com/3334489344/132611071(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雷锋网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