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机器人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V-AMR“冲榜”

作者:王金旺
2020/08/28 17:44

V-AMR“冲榜”

作者 | 王金旺

出品 | 雷锋网产业组

现在的快递,为什么能在你下单当天送到你手中? 

从用户下单到快递小哥配送之间,仓库拣选是一个看似枯燥、却又费时费力的环节,正因如此,仓储物流机器人在过去几年里越来越多被引入……

据Tractica统计数据显示,早在2018年,仓储机器人全球出货量就已经达到19.4万台。

目前,国内仓储物流机器人也已经有诸如海康威视、马路创新、极智嘉、灵动科技、快仓智能、新松机器人、欧铠机器人、南江机器人等诸多玩家。

2020年7月,在IDC发布的一份全球机器人报告中,也难得将仓储物流机器人囊括其中,在这次统计中也可见两家中国移动机器人企业——一家是已经出货万台移动机器人的极智嘉,另一家则是主推V-AMR机器人的灵动科技。

8月26日,灵动科技在京召开线下新品发布暨渠道大会。 

“今年上半年大家是每个月都不知道该怎么过,下半年要将半年当一年来过,”站在中国村国家自主创新中心会议室的讲台中央,灵动科技创始人兼CEO齐欧笑称。

在今年这个机器人备受关注的一年中,仓储物流机器人或者说移动机器人注定需要再升一级,以改变现有生产、物流的数字化节奏。

移动机器人的“四个时代”

 将时间线拉长来看的话,整个移动机器人行业经历了四次大的技术迭代:

第一代,磁条导航;第二代,二维码导航;第三代,激光SLAM;第四代,视觉导航+激光雷达。

V-AMR“冲榜”

曾在2012年被亚马逊以7.75亿美元收购的仓储物流机器人明星企业Kiva Systems,所研发的机器人正是典型采用二维码导航的AGV机器人。

相对而言,采用激光SLAM和视觉导航+激光雷达方案的AMR机器人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这里需要解释两个概念:AGV和AMR。

AGV(Automated Guided Vehicle),即自动引导运输车,从市面上现有的产品体系来看,采用磁条导航和二维码导航的移动机器人普遍可以被认为是AGV机器人;

AMR(Automated Mobile Robot),即自主移动机器人,可以简单将AMR理解为能够自主导航、智能调度的智能AGV机器人,现在大部分采用激光SLAM和视觉导航+激光雷达方案的移动机器人普遍可以被认为是AMR机器人。

不过,其实二者并在导航技术上并没有明确的界限,例如采用激光SLAM技术的移动机器人,有人说它是AGV,也有人说它是AMR,二者真正的区别还是在于是否在不改造环境的情况下能够“自主导航”。

回到导航技术发展历路来看,目前正处在磁条导航、二维码导航移动机器人已经大量量产应用,激光SLAM和视觉导航+激光雷达方案移动机器人在逐渐走向成熟、上量上产的阶段。

不过,齐欧认为:

第三代导航是轮廓导航,通过激光雷达转一圈,做几百、上千个单点测量,然后构建一个平面地图进行导航。我们开玩笑说,这其实就像是你在扶着墙走路,以此来测量你和墙之间的距离。

而在2016年之后,随着计算机视觉对环境理解能力的增强,我们通过将视觉导航和激光雷达技术,实现第四代类人类的导航技术。 

V-AMR“冲榜”

8月26日,灵动科技Max600正式官宣发布。

据官方参数显示,这款全新的移动机器人最大负重600公斤,99.9%安全性、360度低矮避障、4小时快速部署,既可广泛应用于制造业的产线物料、尾料、成品运载,又可无缝衔接物流业的仓储搬运……

V-AMR“冲榜”

这款产品同时也被官宣为V-AMR的第四代移动机器人。

具体V-AMR机器人当下实际运行情况如何?

齐欧在发布会上以在西二旗附近的实验场地运营情况为例,解释称:

在北京西二旗附近的实验场地,我们在这一场地中尝试构建物流、制造实际场景,大家现在看到的(如下图)就是我们的移动机器人若干个摄像头的第一视角。

我们可以通过深度视觉看到托盘,可以用视觉摄像头看到车道线(自动驾驶核心技术之一就是车道线检测分割),也可以用视觉看到远处的AMR、分辨出移动的人,通过视觉实现对环境的全方位感知。

我们理解环境,然后检测标准标识,并对相关障碍物进行分类,从而最终实现决策和控制。

这就是类人类导航的一个核心技术。

V-AMR“冲榜”

齐欧特别提到:

当两个AMR相向而行,当它们互相检测到对方是AMR时,它会知道对向AMR会和自己一样有一个向右偏移量、并做对向行驶的能力,这就像我们驾车时遇到对向来车会按照交通规则默认向右行驶绕行。

传统AGV遇到任何障碍物都会停下来,无法实现多智能体的自协同调度和规划,这就需要这个通道上只能为机器人使用,临时堆放的物料或路过的叉车都会对传统AGV造成阻碍,因而需要占用大量的的空间面积。

也是由此原因,灵动科技此前研发的Flex200、X-500均为V-AMR产品。如今,灵动科技的V-AMR产品已经在顺丰-DHL、伊藤忠、TCL等工厂中应用。

尽管V-AMR有不少优点,不过,就目前移动机器人市场出货量来看,与前三代产品相比,V-AMR的出货量仍是极其有限。

量产之难

作为灵动科技早期投资方,钟鼎创投合伙人汤涛回忆起灵动成立之初时的场景,也是颇为感慨。

三年多前,我们和齐总在创业的第一个办公室见面时,他们创始团队几个人“牵”出来一台奇丑无比的小车,并和我们说,“这个东西未来是可以自己在仓库中运行的。”

然后做演示时,跑了不到10米就卡住了。

我们当时也是觉得看着还行,就投了。

转眼间,这么漂亮的小车已经在国内批量生产,真得挺感慨的。

从技术到产品是考验研发团队能力的一个过程,在过去几年中,中国市场涌现出了大量机器人、人工智能团队,然而多数产品最终却只停留在了原型机上。

如何真正量产、走向商业应用,是横亘在多数技术团队面前一道难以逾越的坎儿。

正因如此,也就不难理解汤涛在发布会上为何会称,“这次发布会让我更加感到激动的不是‘新品发布’,而是‘合作伙伴签约仪式’……”

灵动科技显然也是希望在今年,进一步拓路、商业量产。

就目前来看,磁条导航AGV出货量已经达到十万量级、二维码导航AGV仅是被亚马逊收购的Kiva一家出货量已经有数十万台,激光SLAM移动机器人有一个问题——因为本质上是轮廓导航,鲁棒性(稳定性)不够好,只有在添加视觉能力后,才是一个更稳定的版本。

齐欧在接受包括雷锋网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

在他看来,放到大的时间线上来看,第三代激光SLAM移动机器人很可能只是一个过渡产品。

TCL惠州工厂应用案例

2019年3季度,灵动科技Max200开始商用落地,其中,就有联合华为、中国移动等为TCL惠州工厂提供5G解决方案。

TCL作为国际知名家电企业,2019年全球电视出货量达到3200万台,正是这样的产能,在实际生产环节,TCL表示,首要痛点是物流能力跟不上“惠州制造、全球组装”模式。

因而希望可以通过引入灵动科技的V-AMR移动机器人,将分拣、运输工人的数量从400人降低至100人,单位产品运输费用从3元/台下降至0.5元/台。

具体针对TCL惠州机芯厂生产部SMT车间的实际痛点,灵动科技推出了全球首台5G版V-AMR,在该工厂车间实现了高效人车混流、自动避障、跨楼层自动驾驶,从生产计划下达——原料齐套和拣选——原料上线——成品下线——成品智能仓管——成品智能配送下车间,实现了运料全流程闭环管理,产线降本增效30%以上。

V-AMR“冲榜”

也是在这一方案中,实际应用到了5G确定性网络(5GDN),因而交互延时可以低至20ms内。

齐欧告诉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由于有5G的确定性网络以及低时延的网络特点,我们也在努力把本地非常大的CPU、GPU算力放到云端,它会使单机成本和单机功耗进一步降低,并且使数据模型在做训练的时候能有更大的数据量,这是我们正在做的事。

此外,机器人调度是需要和云端进行通讯的,随着客户的业务创新,AMR可以在几万平米的空间到处跑,相对部署Wi-Fi而言,5G的覆盖率和部署性会使得企业主总体部署成本减少。

2020年,无论是从资本层面,还是从应用层面,机器人产业都备受关注。

这其中,仓储物流机器人作为相对成熟的一个领域,在技术产品体系上仍有很多不确定性,跑的比较靠前的灵动科技通过V-AMR在这一领域已经尝试了一段时间,在今天遇到了一个机会填补市场空白。

为此,灵动科技还宣布了Max200的RaaS(Robot as a Service,机器人即服务) 模式——在RaaS模式下,中小客户不必再像传统模式那样支出大量资金用于硬件、软件、解决方案的购买,而只需投入较少的租赁服务费用,既可应用Max200解决方案。

下半年要“将半年当一年来跑”的灵动科技准备好了吗?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