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未来医疗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依图医疗2020:两份重担与三个关键词

作者:李雨晨
2019/11/20 11:32

依图医疗2020:两份重担与三个关键词

“我们的目标、任务一直是怎么让技术真正和这个行业进行深度融合,当产品深入临床、落地应用场景不断增加,商业化这件事情也将会水到渠成,就是你把事情做好了,钱自然会来的。”

商业化一直是遮盖在医疗AI这片土地上的最后一块乌云。但是,在与雷锋网的采访中,依图医疗副总裁方骢并不避讳谈这个问题。

三年来,越来越多的医疗AI产品落地临床,进入早筛、诊断、随访、科研等各个领域。以依图医疗为例,其AI医疗影像系统已经应用于全国300余家医院,覆盖肺癌、乳腺癌、心脑血管、儿科等众多疾病领域。其中,胸部CT智能4D影像系统已实现了从病灶检出到管理的全流程智能化。

去年11月,依图医疗正式启动了“AI防癌地图”项目,计划在未来5年内投入1亿元项目资金,联合数百家医疗机构,覆盖19个省市自治区,为基层民众开展癌症早筛。

当时,依图医疗总裁倪浩并没有抛下豪言壮语,而是很简单地说,“创业公司的第一要务是活下去,做这件事情有些忐忑。但是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量力而为,努力做好。”

在今年的CCR 2019上,依图医疗发布了多组学智能科研平台并汇报了“AI防癌地图”的周年成果。

时隔一年,“AI防癌地图”的成果如何?新发布的多组学智能科研平台又与市面上的产品有何不同?雷锋网与依图医疗进行了一次深入采访。

面向基层的AI防癌地图

早期肺癌患者的治疗效果远优于中晚期,甚至可以达到临床治愈,每发现一名早癌患者,就是挽救一条生命,更是拯救一个家庭。

但是,癌症早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此前,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以下简称:广医二院)放射科副主任张振峰曾在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工作,研究肺癌相关的课题。为了能够扩大课题的样本量,张振峰想向医院申请面向公众进行公益筛查。

但是,免费筛查的成本太高,占用大量的医疗资源:要单独拿出大型的医疗设备做筛查,要有技师进行扫描,下级医生要阅片,上级医生要审核。“医院如果不收费,肯定是亏本的,一个病例的收费差不多是1000块钱,在广医二院,我们基本上免费做,这才容易吸引到大量的群众前来筛查。

也就是在肺癌项目开展的同时,依图医疗的AI产品落地到了广医二院,张振峰形容这是一次“天时、地利、人和”、“从无到有的合作”。

2018年5月到7月底,广医二院放射科依托全肺高分辨率低剂量CT及人工智能自动阅片系统,在广州市海珠区和番禺区开展针对50岁以上居民“免费低剂量CT筛查早期肺癌”的肺部体检公益活动。

张振峰补充说,这个活动并不是为了吸引患者来检查,而是要收集资料,进行更多、更好的系统性研究。

方骢表示,在拿到小规模、高质量的数据以及有意义的例证之后,也能去申请国家和各级政府资金的支持和课题项目。

“因为癌症筛查是一件利国利民的事情,国家各级政府在区域都会有响应的政策支持。作为企业,我们希望在癌症早筛上尽一份力。我们现在做的也是符合这个大方向的,资金的问题并不是特别担心,依图医疗也会有资源投入在这个研究上。”

除了资金和医疗资源的有限,更关键的困难还在于认知层面。“AI防癌地图”项目开展后,上半年病人入组的情况不太乐观。

方骢向雷锋网说到,“AI防癌地图”在基层的推广并没有想象中容易,特别是在中部和西部省份,“甚至是一期查出有阳性肺结节的患者,一部分会有怀疑和抵制的情绪。”

张振峰也表示,即使AI系统的准确率达到95%,也还是有5%的不确定因素。如果给老百姓筛查时,查出阳性肺结节,但是医生却无法告知是良性还是恶性,会让民众更加焦虑。“如果是你碰上了,你愿意是其中的5%吗?所以说,观念层面的斗争,是我们最大的困难。”

后来,依图医疗和医院联合开展宣教工作,也发动当地员工在不同地方医院进行讲解,把早筛的概念传达给亲朋好友。“我们需要通过不断的科普让民众将早筛和体检简单地划上一个等号,减少抗拒心理,让他们自发建立一个动态的随访机制。” 

动态的随访,也反向提升了癌症早筛的效果,对于医生判断肺结节的良恶性非常有价值。

经过1年的推广执行,“AI防癌地图”已落地广东、福建、河南、浙江、湖北、重庆、辽宁等多个省市的多个城市,累计服务数十万人次,实施肺癌智能早筛5000余次,筛查出疑似患者50余人。

在广东番禺,继2018年的1323例高危人群智能早筛之后,2019年,又有1271名高危患者接受了智能肺癌早筛,其中有177名在2018年筛出的高危人群主动接受随访;在福建宁德,1000名贫困人口享受到了肺癌筛查服务;河南新野,针对1000余名高危人群的筛查中,发现了9例疑似高危肺癌患者……

总结一年来的成绩,方骢说到,“AI防癌地图”所覆盖的还是侧重在发达地区,包括中东部、沿海、沿江等。接下来,依图医疗希望将智能癌症早筛普及到西北或一带一路地区,也会从肺癌扩展至女性高发的乳腺癌。

而且,除了地区要扩展,AI防癌地图”也在纵向延伸,包括为基层民众开展长期的随访追踪(继续二期、三期、四期筛查);优化结节管理模式,为肺癌高维人群建立健康档案,构建区域样本中心;与CTC、ctDNA等最新的早筛技术结合,建立综合性的早期肺癌筛查体系等。

目前,依图医疗已经和一些企业达成合作,例如利用ctDNA做早期癌症筛查的,依图希望通过液体活检配合影像筛查,基于多临床证据去支持医生的判断。

当然,方骢也说到,如果AI赋能的只是前端的筛查,与后面的诊疗链路连接不起来,实际发挥的作用就太小。依图医疗也会与政府及医疗机构对接,配合当地已经开展的一些筛查项目,由依图医疗提供AI能力支持。

以河南新野县的肺癌早筛行动为例,依图医疗不仅提供AI系统,还积极推动新野县人民医院与郑州人民医院、河南省健康科技学会肺结节多学科诊治专业委员会等机构密切合作,开展远程诊疗、MDT多学科会诊、学术交流等多种形式的活动。

此外,新野县人民医院成立了河南省内首个的县域结节筛查中心和多学科诊治中心,从根本上提升基层开展大规模筛查的能力,建立了一整条从“早筛-诊断-MDT诊疗-随访”的诊疗链路。

方骢说到,“防癌地图”是AI作为新技术将来产业化、规模化的很有意义的一个事情,因为它落地了基层,服务了大量基层民众,如果“AI防癌地图”能够在2000多家县级医院广泛铺开,将会产生巨大的社会价值。

做一个“不泛化”的科研平台

除了回顾“防癌地图”一年来的经验,在这次的CCR 2019上,依图医疗还发布了care.ai®️多组学智能科研平台。

方骢表示,科研平台是应“运”而生,这个“运”其实就是医生科研的需求,“合作医院专家们的很多项目已经有资金支持,只是没有找到合作、高效的工具来帮他们发文章。科研项目找到了我们,我们也把核心技术在项目上进行融合和孵化。”

事实上,“科研平台”并不是一个新概念,甚至多年以来,各种形式的科研平台已屡见不鲜,尤其是影像数据的标注和流程化训练方面取得了一定的科研成果。而且,医疗AI行业中主流的几家创业公司都相继推出了自家的AI科研平台,包括依图医疗自己,也在2017年的RSNA上发布了“医学影像人工智能科研平台”。

在这个时间点,推出一个全新的科研平台,其逻辑在哪里?与前代相比,是继承创新还是另起炉灶?

负责科研平台研发工作的是依图医疗副总裁石磊。

他向雷锋网表示,科研平台是一个容易被泛化的概念,包括影像组学的科研平台和医疗大数据的科研平台——主要是基于电子病历去提取文本信息(类似于一个筛选器),但是用这些信息做什么才是科研。

2018年,依图医疗和华西医院合作构建了肺癌临床科研智能数据库。石磊表示,构建智能数据库并不是最终目的,而是要基于华西医院高质量的数据,开展更大数据、更大样本的临床研究,探寻更多的医学规律和价值。

在石磊看来,上述两种角色的平台是完成了数据治理的过程。“今天,这两个维度对于医学科研而言都不太够,原因是:第一,图像信息很重要,但是仅仅基于图像而不关联临床信息,图像的意义会大打折扣;第二,临床信息如何和影像信息关联,在技术层面是一个难点,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的科研平台产品,要不只做影像,要不只做文本。”

因此,这也是依图医疗此次发布“多组学智能科研平台”的原因所在。

他表示,“多组学”相当于将多种组学、多个模态的大量数据融会贯通构建科研平台,这种融汇多种组学、多种模态数据的科研平台对于企业的综合实力提出了考验。

具体来说,针对解决临床信息和影像信息关联的难点,依图医疗纳入了包括了图像处理、自然语言以及医学知识图谱等多项技术,在这些技术架构的基础上,把影像图像、临床的文本数据乃至病理、基因这些多模态的数据最终整合,作为一个在科研平台当中的数据进行整体输入;

在处理方式上,不仅仅用传统机器学习、影像组学的方式,还包括了深度学习的方式,即提取医生关注的问题点,作为科研当中重要的输入;

第三点则是算法创新,设计一套算法适用于医学小样本,包括让算法去设计算法、优化训练以及提取特征和定义特征。“相对于组学,为什么用深度学习做医学问题的科研比较少?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组学门槛低,深度学习用于小样本的门槛比较高,如何真的去设计一套算法适用于医学小样本,才是我们需要关注的问题。”

对于科研平台未来的商业化方向,石磊表示,科研平台的目的是为临床医生提供能够满足复杂科研需求的科研工具,变现并不是它的主要目标。“临床科研可能不是一个短期内投入和产出就能直接兑现的事,但是我们一定要做。”

依图医疗的三个关键词

相对于2018年,随着医疗AI产品的逐步深入,社会各界对于医疗AI的认知逐渐清晰,资金开始真正理性地进行最有价值的领域,行业各界也开始具备分辨真伪的能力。因此,2019年的医疗AI市场颇显冷清。

方骢对雷锋网说,2018年可以感觉到“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医疗AI”。但是在CCR 2019上,很多往年能见到的企业,今年也没有来参展。

她表示,2019年撇去泡沫后的“冷清”是令真正踏实专注于AI领域的企业欣喜的。

方骢表示,依图医疗未来的发展将有几个非常核心的关键词:赋能基层、软硬一体、走向海外。“我们将围绕医疗AI产品的核心能力,不断开发出更多适配场景的解决方案,服务生态链上的不同环节,打造医疗AI良性发展的生态链条。”

以骨龄检测产品为例,依图医疗既和爱康这样的体检机构合作,进行SaaS化的部署,服务发达地区的孩子;也可以搭载到骨龄智能一站式解决方案上,走到农村去,覆盖那些SaaS服务不到的城市,让目标客户能够以最低的成本用起来。

而解决方案和产品本质的区别就是以什么样的形态,让目标客户能够以最低的成本用起来、用好。

“我还是想重申,我们的目标、任务一直是怎么让技术真正和这个行业进行深度融合,当产品深入临床、落地应用场景不断增加,商业化这件事情也将会水到渠成。”

雷锋网年度评选——寻找19大行业的最佳AI落地实践

创立于2017年的「AI最佳掘金案例年度榜单」,是业内首个人工智能商业案例评选活动。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从商用维度出发,寻找人工智能在各个行业的最佳落地实践。

第三届评选已正式启动,关注微信公众号“雷锋网”,回复关键词“榜单”参与报名。详情可咨询微信号:xqxq_xq

依图医疗2020:两份重担与三个关键词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