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未来医疗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GE医疗的“朋友圈”与“工具箱”:如何用 Edison 平台打造数字医疗生态?

作者:李雨晨
2019/09/27 11:31

GE医疗的“朋友圈”与“工具箱”:如何用 Edison 平台打造数字医疗生态?

“发明大王”托马斯·爱迪生缔造了通用电气公司,而通用电气也在百年的变迁中不断为“创新”赋予更多的时代内涵。

2018年6月26日,GE医疗首席执行官Kieran Murphy的一封内部邮件,有意让GE医疗成为一家独立的公司。这意味着,GE医疗将在更多市场中与西门子医疗、飞利浦甚至国产器械厂商,展开更为激烈的正面竞争。

当然,一个人的力量不足以吃下所有的蛋糕,GE医疗也很清楚。2018年的北美放射年会上,GE医疗发布了一个名为“Edison”、面向医院客户和技术创新企业的数字医疗智能平台,意在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朋友圈”。

十个月后的数字生态论坛上,GE医疗决定在中国正式发布这一平台。基于这个平台,临床合作伙伴可以调用数据、开发算法,技术合作伙伴可以把最新的数据处理成果应用于基于Edison平台的应用和智能设备上。

GE医疗还与中国的5家本土软件开发企业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数坤科技、医准智能、依图医疗、图玛深维、安德医智,共同开发基于Edison平台的数字医疗应用。

GE医疗的“朋友圈”与“工具箱”:如何用 Edison 平台打造数字医疗生态?

一场迟来10个月的亮相

2018年11月,GE医疗正式发布Edison平台。此前,Edison平台主要供GE内部数字应用开发者,以及英伟达、英特尔和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等战略合作伙伴使用。

但直到10个月之后的今天,Edison平台才选择正式在中国市场推出。为什么选择现在开放出来?

对于这个问题,GE医疗全球首席创新官Amit Phadnis向雷锋网表示,中国市场与全球其他市场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美国医疗市场的需求是在保证临床效果的同时,大大提升生产力;其次,美国医疗机构面临非常大的报销压力,从财务业绩的角度来考虑,就需要采用数字化的技术,优化医疗机构的运营;最后,医疗机构需要不断吸引人才,从而吸引更多的患者。当然,这也需要对数字化技术进行相当大的投资。

相比之下,中国的需求核心在于,让更多的病人很快看上病的问题,获得准确的诊断和治疗,解决供需不匹配的问题。

所以,无论是在普通的产品开发上,抑或是现在提出的数字化战略,GE医疗的一个关键词就是就是“全面本土化”。

戴鹰补充道,放射科指挥中心就是由GE医疗在上海的本土团队和上海一家顶级医院,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共同开发出来的。

只有本土团队了解本土的痛点, 才能发挥Edison平台最大的价值。一定要验证了有实际接入项目和价值产出,我们才会选择推出Edison平台。

此前,GE医疗中国副总裁陈金雷在接受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采访时曾表示,GE医疗的优势主要有三方面:最大的装机量和海量原始数据;AI等应用可以直接嵌入医疗设备,On-device AI application可以精准处理最原始的数据,提供影像等相关信息;应用平台和生态体系的优势、资源。

这也是GE医疗基于Edison平台培育生态的能力和吸引力所在。

目前,GE医疗已有多款基于Edison平台开发的数字医疗应用,包括资产云管家(APM)及其放射科指挥中心方 案、LOGIQ E20双引擎超声、CT智能订阅、影像科成像协议与序列中心管理平台(IPM)以及 Mural 重症监护指挥中心。

当然,对于GE医疗来说,临床合作伙伴和软件开发企业才是Edison平台最终的连接对象。

一个输出能力的“工具箱”

对于GE医疗的合作伙伴来说,Edison就像是一个“工具箱”,给他们一系列进行快速开发的工具。

Amit Phadnis说到,“我们发现,很多独立软件供应商特别希望能够通过功能模块组件,帮助他们很快推出自己的应用,所以我们在平台上有140多个不同的智能功能模块组件,让他们快速设计、开发、管理、保护和分发高级应用程序、服务和AI算法。

戴鹰表示,如果合作伙伴要编写AI软件,GE医疗有一个基于云端的开发环境,就像用浏览器访问网页一样。但真正在开发当中,需要调用更多的服务和工具,“现在Edison边缘计算机在北京、 在上海都有跟美国同步的样机,几个实验室都可以及时响应。”

另一方面,对于医疗机构的客户来说,他们更关心的还在于院内工作流程的优化。

数坤科技董事长毛新生向雷锋网说到,现在一家创业公司跑到一家又一家医院交付的时候,要做连接、整合其实挺费力,而且那件事情并不是我们核心价值。

数据集成对医疗机构来说是一个大问题,很多医院数据分布较散,没有也无法很好的集成,所以AI技术很难在里面进行应用。

Amit和中国很多大型医院都接触过。在他的观察里,这些医院的心电科、放射科都有自己的数据化解决方案。大部分的情况下,不同科室之间的数据没有办法进行流转。“所以我们想要做到的就是,把不同科室的数据一体化地集成起来, 能够实现共享。 ”

因此,GE医疗在数字医疗方面的整体目标是,建立起多科室之间的信息共享和数据共享渠道,打造一个能够连接解决上下游所有问题的全方位生态系统。

“所谓上游,更多是体现在患者体验。从患者入院,在各科室间流转、诊断以及接受治疗时的整体体验,我们现在有很多的设备、应用来帮助完成这些工作;而下游则是更多体现在效率提升上。图像的质控、后处理,帮助医院在随后的流程中提升整体效率。”

但这种数据聚合能力的提升,需要凭借专为医疗设计的功能模块组件来实现,包括 AI、高级可视化和工作流优化,以及高效能的医疗设备。

医疗行业需要非常关注数据隐私,因为患者对数据非常敏感。

戴鹰说到,通常,在数据处理上有两种做法,一个是建立数据引擎作为中心,然后把这个数据输入到引擎里边去,另外一种做法就是把这个平台带到本地,然后在当地让这个平台和应用靠近数据、接近数据。

“GE医疗的做法是后者,让数据通过AI 算法在本地起到作用,为本地服务。”

所以,Edison平台就是一个有效的、集成各种各样数据的整体平台,向用户提供统一应用选择接口,在院内或云端对应用实现集中生命周期管理与访问。在这个平台之上,医院之间不同的科室可以共享信息,而不再是一个个信息孤岛。

最后,就是把这些应用运用到医院的医疗体系当中,但不改变医生惯用的工作方式和工作流程。Amit Phadnis说,“这是我们过去到现在学到最关键的东西。”

“我们不愿在大潮中消失”

创业公司和器械商的创新体现在不同层面。对于依图医疗副总裁方骢来说,Edison提供的是一个平台和面对不同问题所解决问题的机会——平台方更多是在销售渠道、资源调配和市场化的层面进行创新,而创业公司则在算法、算力和底层研发上进行创新。

在她看来,在医疗AI行业里,商业化是一个结果、是一个副产物,一个创业公司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盯的东西肯定不只能是赚钱。“Edison平台更大的意义在于打开了很多大门,让医疗AI公司能够用最有效的资源投入,完成之前单打独斗做不了的事情。

方骢说到,创业公司和医疗器械商合作,是新技术发展的必然规律。“资本、市场会支持一批创业公司,这些公司会点状或者区域化地进行‘探路’,当整个传统行业认为AI的确是一个大方向,数字化医疗、精准化医疗的概念在行业里达成共识的时候,传统行业就会和一些头部的创业公司创建一个生态,资源互补、项目互补会把双方的力量发挥的更大。”

数坤科技董事长毛新生表示,一个创业企业很难什么事都包揽下来,也没有医疗市场深厚的渠道资源。尤其是医院院内各种整合的事情,创业公司自己做起来也很辛苦。

“每个人可能选择一条细分的路径,最终大家还是要合起来。大家都在数据化的大潮推动下往前走, 同时我们也在推动这个大潮。有的公司可能被大潮带着走,有些公司在大潮上落后消失了,我们更愿意在这个大趋势里面。”

共同构建Edison生态体系,是GE医疗在“数字化”转型和“本土化”策略上的重要一步。

戴鹰表示,GE医疗想发挥各自的专长,今天5家合作伙伴只是一个开始,将来50家、500家这种规模也一点儿都不夸张。“希望各界再耐心一段时间,后续会有更多基于Edison平台的应用发布,而这些应用才能证明Edison真正的作用。”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