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网络安全

奇安信NGSOC:安全“望楼”的黑科技

作者:李勤
2019/08/31 09:44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一个有意思的历史典故:一个霸道君主为了取悦漂亮小姐姐,乱搞情报监测系统,然后自己华丽丽地狗带了。。。

红红火火吼吼,说的就是“烽火戏诸侯”。

奇安信NGSOC:安全“望楼”的黑科技

在古代,烽火台会根据不同的敌情传递不同颜色、浓度等形式的狼烟,完成最原始的情报监测和传递。

到了《长安十二时辰》里,情报监测和传递的黑科技玩得更 666 了:长安城一百零八坊,每三百步设一望楼。遍布整个长安的瞭望塔,楼上的兵卒时刻俯视街面;如发现任何异常,立刻向临近望楼传递信息,一楼接一楼,片刻即可传回靖安司总部,呈于李必面前。

奇安信NGSOC:安全“望楼”的黑科技

有的观众不服气了,这都是马伯庸和编剧瞎编的:“望楼在唐代是有的,但它只是野战时军营里搭建的瞭望塔,一般是由木头搭建的。电视剧里的情节应该是作者虚构的,它可以起到瞭望作用,但不叫望楼,也没有那么复杂的信号系统。”

好吧,虽然历史上的“情报的监测与传递”没有电视剧这么酷炫,但“情报监测”演化到现代企业的攻防对战中,可要比剧华丽多了。

13年前,有一家叫做网神的安全公司推出了国内最早的安全管理平台(SOC),那会传统 SOC 经历了“烽火台”一般的初期发展,主要对企业的安全日志进行分析,然后促进一下合规管理。 

“烽火台”——传统 SOC 慢慢发展,十年后,2016 年奇安信(网神母公司)推出了其中一个“迭代版”——新一代态势感知与安全运营平台(NGSOC)。

NGSOC 终于达到了比“剧版望楼”更黑的黑科技成就:应用大数据、威胁情报、流量分析和机器学习等多项新技术,对海量日志实现存储计算、高级威胁检测、响应处置闭环。

而且,它是能动手就绝不哔哔的实干派。

奇安信集团大数据与安全运营公司总经理马江波告诉雷锋网,NGSOC 更重要的是支撑实战化的安全运营工作,经过了 200 多家企业实际使用的盖章认定。在一次实战化攻防演练的过程(也就是传说中神秘的 XX 行动)中,NGSOC 作为部分政企机构的安全攻防作战平台,发现了数百起攻击行为。

至此,你可以把它理解为,这次“剧版望楼”终于运用到了现实生活中。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感兴趣的是,是什么让“烽火台(传统SOC)”演变成了“剧版望楼(NGSOC)”,NGSOC 的黑科技到底怎么用,以及未来企业中的威胁情报监测和响应又将发展成什么样?马江波,这个来自朗讯贝尔实验室,将安全管理平台做到市场占比第一的 20 年经验老司机决定讲一讲开车,哦不,NGSOC 的故事。

奇安信NGSOC:安全“望楼”的黑科技

[马江波:双手叉腰,毫不慌张。]

内外受敌

这要从企业资产中数据越来越值钱开始说起。

自打黑客和内鬼纷纷认识到了数据的重要性,他们的黑手就伸过来了。

比如,有偷酒店数据的。

最近几年,万豪集团旗下的喜达屋酒店疑似发生用户数据,直到今年一月才正式确定全世界超过 3.23 亿的客户资料被泄露,同时约 2500 万的护照号码也疑似被窃取。

你在哪里开了个房,你是谁,你用了什么支付,你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喜好,统统被收进了黑客的数据口袋。

有偷就有卖。

一个星期前,数据交易商已经出售超过 680 万条来自美国潮流服饰与运动鞋交易平台 StockX 的用户数据,这些用户信息是今年 5 月被黑客盗取的,用户名称、电子邮件地址、送货地址、用户名、混淆后的密码和购买历史等被打包带走。

外部黑客虎视眈眈,企业内鬼同步在挖墙脚。

7 月 23 日一大早,市民刘大妈来到南京市公安局鼓楼分局汉中门派出所报警。前一天刘大妈买菜时,女儿在家替她签收了一份 99 元的货到付款快递。“我闺女看姓名、住址、电话全是对的,就把钱付了。可我最近根本没有网购,打开一看是个太阳能壁灯,最多值十几块钱,这不明摆着被骗了吗?”刘大妈按照快递单上的寄件方电话拨打过去,结局可想而知。

这是最近南京警方破获一起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实施精准诈骗中的受害案例,谁能想到,靠着 99 元的“货到付款”,人家居然骗走了 1200 万!民警赴河南郑州抓获嫌疑人13名, 其 中 6 人是快递公司员工。

原来,这个诈骗团伙利用快递公司员工得到的内部客户信息实施精准诈骗。

里外都有黑手盯着自家宝贵的数据,企业也很头疼,一旦重要数据因为网络攻击或是意外事件而泄露,将会导致组织的数据资产和声誉遭受严重损失。

这是第一个需求。

第二,外部攻击越来越厉害了。

厉害到什么程度?

以前,可能只是小毛贼黑客单兵作战,现在他们的攻击越来越组织化——黑客组团出击,分工明确,目标长远,现在在网络上已形成了制造木马、传播木马、盗窃账户信息、第三方平台销赃、洗钱这一分工明确的网上黑色产业链。

漏洞也渐渐纳入进网络军火的范畴。原来只是一个看似简单的系统漏洞,很可能成为横扫 150 多个国家、全球 20 多万家机构电脑中的 Wannacry 翻版武器。

企业已经不能够再向以前一样防御这种武器和黑客的进攻,单纯地被动防守已经扛不住了。监测、防御、响应和预警得一条龙跟上来,主动地发现自家的薄弱之处,实现主动防御。

而第三个不得不面临的大环境是,新的法律法规明确提出了安全监测预警的要求。

不是吓你,捅了娄子就要被警察蜀黍抓进去,就问你担心不担心?

(不担心,因为我不是 CSO 或安全负责人???)

放羊的孩子也很难

道理我都懂,但还是不能好好过这一生。

企业可能面临这种终极困扰的人生哲学:你说得都对,但是到底什么是主动防御,什么是监测、防御、响应和预警形成闭环?

我们以两类处置方法进行对比:

第一种,听到了狼的叫声,狼好像朝这边过来来了,放羊的小孩自己干不过狼,他想直接去叫村里的防卫队过来,没有权限,人家说,一个小孩懂什么,万一不是狼,你听错了怎么办?当然是要听村长的命令。小孩只能去找村长,谁想到村长正在开会,谁也不能打扰,等到村长开完会,找人处置时,羊圈已经被扫得一干二净。


第二种,狼来了,村里安置了报警器和各种自动的陷阱,狼一踏进来,被捉。

“过去攻击来了,判断后你要找一个安全研究员,把防火墙再加强,这个周期非常长,现在检测出攻击以后,第一反应就是阻断,一键响应,自动给防火墙下指令,阻断这个报警,这就是一种主动防御的能力。”马江波说。

另一层主动防御是,小孩长大了,具备了自己分析判断的经验,可以自己进行不太复杂的判断,减轻村长判断的负担,只有在情况比较复杂时,才需要村长出马。

“NGSOC 把调查的上下文为安全分析的人准备好,比如相关的流量,甚至终端日志的多维度关联,让安全分析员的效率有很大的提升,这是一种主动。”马江波说,在这错综复杂的分析中,一部分是自动处置,其他依靠人工,但这已经大大减轻了安全分析员的工作量,但在本质上,要建立以人为中心的安全监测预警体系。

高阶“望楼”也有难处

说了半天,还是需要高级分析人员的参与?

是的,但我们先看看 NGSOC 还能为人做些什么。

马江波告诉雷锋网,NGSOC 建立大数据技术架构之上,运用 Hadoop、Spark、ES 等大数据组件,解决海量数据的采集、存储和计算的难题。传统的数据库只能处理亿级数据且查询速度在分钟级,以前可能安全分析人员抽了根烟回来,平台还没算完,但现在 NGSOC 支持分布式大数据架构,可以处理百亿级数据,查询速度达到秒级,这是第一个技术创新点。

第二个创新点是,将威胁情报和全流量分析技术引入安全运营平台。

威胁情报就是敌方的攻击策略和攻击手法,而流量分析有效弥补原有日志数据不足,有攻击就会留下流量产生。流量分析与威胁情报结合,又产生“1+1大于2”的效果,在数百起 APT 攻击和勒索病毒的事件的发现和溯源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已经成为安全分析人员进行高级威胁的发现和溯源的最有效手段之一。

第三,搭载首个分布式事件关联引擎,关联引擎每秒可以处理高达 10 万条安全事件,支持弹性业务扩展,也就是说将两件看上去没什么关系的事情挖个底朝天,结果发现了其中的勾连,就好比让人的思维发散式延展,平台自动帮你呈现其中的关系,建立精准的模型。

这个很好理解——比如某姑娘说要去做头发,突然有个神器分析了她最近做头发的频率,去的地点,社交网站发的图片和博文,闺蜜点赞数和闺蜜动向,然后告诉你,这个姑娘很可能不是去做传统意义上的头发。

说到这里,讲一个更正经的八卦。

熟悉安全行业的读者可能知道,几个月前,奇安信的前世版本“360企业安全”正式与 360 分家。不久以后,360 就收回了此前给“360 企业安全”的技术、品牌、数据授权。

这种情况下,NGSOC 会不会受到影响?

马江波微微一笑,给雷锋网列出了“数据驱动 NGSOC ”背后的数据源:

NGSOC 针对的是企业级用户,有 4000 万企业级终端数据,这一部分并未受到分家的影响。

奇安信有自己的网关,这些网关设备可以产生数据,会提供警情、URL的数据,这对企业级市场更有价值

国内最大的漏洞平台“补天”可以提供 35 万的漏洞信息。

情报除了来自于大数据,还有国内外的情报厂商。”

“我们更在意的是企业级的终端数据。”马江波强调。

奇安信NGSOC:安全“望楼”的黑科技

八卦完毕,回到正题,马江波提到,NGSOC 是重服务的,以人为核心的安全运营服务,但是一般企业哪有那么多经验丰富的高级分析人员?

靠奇安信派驻高级分析人员。

客户:我们木有厉害的安全运营人员,能不能派高级分析人员驻场?

奇安信:好的,我来了。

100个客户:我们木有厉害的安全运营人员,能不能派高级分析人员驻场?

奇安信:我。。。。?????

NGSOC 的客户属于政企端,客户将大数据严严实实地揣在怀里,要想通过第三方供应商运营分析数据,很多客户犹豫了。但是,总体上高级运营分析人员数量有限,到底分配给谁?

马江波原来想的是,在每一个省建立一个一级运营中心,大概配备10人的高级分析团队,在市级设立二级驻场分析人员,因为这些政企单位在省和市的内部通道可以打通,那么,二级的数据可以流向一级,一级的分析能力能流向二级,这样的模式能从一定程度上打消客户的顾虑。

这种模式目前还在试行中。

但是,NGSOC 运营服务的终极思路还是“云端运营”:实现30%-40%的云端运营,客户有疑问时,派高级分析人员实地“上课”。

面对谨慎的客户,马江波还想再劝说一下:“如果甲方慢慢认可这种模式,其实对他们的响应效率、能力的提升、成本的降低都有帮助的。真正运营起来需要的是人才,人才不足的情况下,企业也应该解决人才匮乏的问题,为什么我们不做呢?我觉得不光对乙方好,对甲方也好。

NGSOC 在为这种终极思路铺路:奇安信在青岛和绵阳的安全人才培训基地招募了很多种子选手,计划在2019年培养超过1500名安全服务工程师。“ 现在这些种子选手像学徒一样进入中心,和高级的人才在一起。如果能够坚持下来,他们慢慢不就从初级变成中级了嘛”。

在人不够和急需人的矛盾下,NGSOC 的另一个目标是自动化响应。

一个安全分析师每周能审查并响应的安全警报撑死能达到 1.2 万个,一般每周有几十万个警报,部分已知的安全告警的分析和响应其实可以通过标准化流程进行,SOAR(安全编排、自动化和响应平台)将机器可标准化执行的数据采集、威胁分析和响应行为编排为安全剧本playbook,通过工作流引擎来自动化执行,让机器承担大量已知告警的分析和响应工作,高级安全分析人员则可以专注于新型的攻击事件。

马江波说,这事马上就提上日程,2020 年上半年,NGSOC 计划推出 SOAR 组件。

除了人和工具,企业要想真的用好安全运营平台,日常随手拎出潜伏的妖魔鬼怪,还要靠自己。

已经有人为你们踩过了坑。

第一个坑:永恒之蓝来临时,微软已经提前一个月发出安全预警通告,但是,由于资产脆弱性管理和补丁管理制度的缺失,无法有些协同企业内部的不同部门协同工作。从而造成大量企业没有及时安全补丁,造成百万级电脑数据被加密,无法恢复。有效执行安全运营的相关管理流程太关键了!

第二个坑:安全产品买了一堆,但是缺乏标准协同标准和接口,NGSOC 无法做到与网关设备、终端 EDR等联动响应,以及与企业内外部资源共享威胁情报、协同处置安全威胁。

睿智的将军看清了一切,做好了神勇的决策,但是调动不了士兵作战,这是将军的悲剧,也是大厦倾覆的前兆。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