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未来医疗

对话乔友林教授:我对腾讯觅影在宫颈癌预防上的几点期待

作者:李雨晨
2019/05/09 11:21

对话乔友林教授:我对腾讯觅影在宫颈癌预防上的几点期待

“现在国家经济条件好了,地方也富裕了,一些省市的人大政协代表都十分关注民众健康的事情。宫颈癌是人类第一个可防可治的恶性肿瘤,妇女的宫颈癌筛查是一件最值得做的事情。世界卫生组织 (WHO) 2018年号召全球消除宫颈癌。我们这样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经济大国,理应第一个站出来做这件事。”

说出这番话的是乔友林教授,他和宫颈癌打了多年交道。

1997年,在美国学习工作已经十多年的乔友林,应聘中国医学科学院/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跨世纪学科带头人”回国工作。20多年来,乔友林教授成为了宫颈癌流行病学以及预防控制领域的一张“中国名片”。他现在是中国癌症基金会副秘书长。同时,还是WHO总干事癌症防治专家组成员和WHO全球消除宫颈癌专家组成员。

农村妇女“两癌”检查项目从2009年开始。当时,卫生部、全国妇联、财政部决定,利用中央财政专项补助经费,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农村妇女“两癌”检查。十年的时间里,筛查工作虽然取得了积极成效,但相对于近3亿全国适龄妇女来讲,远远不能满足她们的需求和期望。

怎么扩大筛查工作的覆盖面和实际效果,这是乔友林比较关心的事情。2018年,腾讯觅影找到乔友林时,他感觉“眼前一亮”。在他的认知里,AI将是基层开展癌症早筛和预防的重要抓手,大众化、能托起基层医疗的病种,会成为AI应用的理想场景。

2018年9月的腾讯优图计算机视觉峰会上,双方第一次对外宣布了宫颈癌早期筛查AI系统的合作关系,乔友林成为腾讯觅影在宫颈癌筛查方面的指导专家。

打通预防链条的“最后一公里”

宫颈癌是女性生殖系统患病率最高的恶性肿瘤,位居全球女性癌症死因的第4位,占所有女性恶性肿瘤发病的前13%,严重危害女性健康。据WHO数据显示,2012年全球约有52.7万例新发宫颈癌,85%发生在欠发达地区,其中约25.5万例死亡。我国每年约有10万女性被诊断为宫颈癌,占世界新增病例的20%左右,其中约3万例死亡。

值得庆幸的是,宫颈癌是目前诸多癌症中唯一病因明确、可以早期预防治疗并且有希望彻底消除的癌症。只要定期坚持检查,就可以早发现早治疗宫颈癌。

《2017中国子宫颈癌综合防控指南》提出,二级预防的主要措施包括对所有适龄妇女定期开展子宫颈癌的筛查;对确定为子宫颈癌前病变患者及早进行治疗;对于已经接受HPV疫苗的女性,如果已经到了筛查年龄,仍然需要定期进行筛查。

乔教授表示,宫颈癌的主要筛查方式为三阶梯:第一是HPV检测或宫颈脱落细胞学初筛(TCT或巴氏涂片),第二是初筛阳性者的阴道镜检查与活检,第三是宫颈病理确诊,三个阶梯逐步推进。

具体而言,医生会先用HPV病毒等高敏感度初筛检测,随后将筛查阳性者转诊到阴道镜检查的环节,在电子阴道镜的提示下,医生会进行病理学的活检——这是最后一道关卡,是宫颈癌最终诊断的金标准。“医生必须要有目的的去做活检,因为活检是有创检查,能不做就尽量不做。”

可以看出,宫颈癌整个预防链条中的“最后一公里”就是电子阴道镜检查活检,阴道镜的检查结果将很大程度上影响医生最终是否需要活检与取活检位置的确定。

但这关键的一公里因为诸多因素,走的并不顺畅。

乔友林告诉雷锋网,一方面,宫颈的病灶不像一张白纸上的黑点能够一目了然,宫颈表面有很多诸如炎症、霉菌等干扰因素影响医生的辨别。

另一方面,中西部的基层地区,缺乏训练有素的医生,层次不齐的医疗水平导致很多漏诊误诊(假阴性、假阳性)现象的出现。

乔教授说,这是医生最害怕遇到的情况,漏误诊会让“宫颈癌的筛查落在基层”这个目标难以实现。

“中国有2.95亿的适龄妇女定期需要这项健康服务。如果基层妇幼保健院的服务能力不够,我们花了很大努力用各种方法筛查出的阳性病人,但在临门一脚的阴道镜活检确诊阶段却把病人漏掉了,这让人很无奈。如果筛查的‘最后一公里’没有打通,宫颈癌筛查的闭环就无法闭合,前面不管怎么努力,到了最后都要失败。”

对觅影功能的几点期待

回国之前,乔友林是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博士毕业,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国家癌症研究所工作。

他对雷锋网说,其实,二十年多前就已经出现针对细胞学的图像识别系统,把细胞学的几个特征找出来,然后电脑进行识别,这种方法对临床有所帮助,但谈不上人工智能。三年前AI技术的兴起,让乔教授看到了AI在医学影像分析方面的巨大潜力。

据腾讯方面介绍,针对基层医生的痛点,“腾讯觅影”的AI电子阴道镜辅助诊断系统主要解决医生在诊断宫颈癌与癌前病变时的两大问题:宫颈转化区的位置类型,以及病变位置的识别。因为这两个问题让医生无法可靠地通过阴道镜确定精准活检位置。

为了提高腾讯觅影AI电子阴道镜辅助诊断系统的性能,团队又在江西省妇幼、辽宁省肿瘤医院、重庆市肿瘤医院、成都市妇幼和河南省肿瘤医院等医院进性了产品定型前的测试,这些医院无论是在病例质量和样本的广泛度上,都能为系统的训练提供高质量的“养分”。

乔教授说,现在有很多平台都在入局医疗AI,很多人都在要数据,而数据的关键在于是否是有金标准的高质量典型病例。如果一些供学习的原始素材本身就是不准确或错误的,AI系统就会“越学越糊涂”。

在他的组织下,腾讯觅影和优图实验室推进宫颈癌早期筛查AI系统的研究,目前该系统的准确率已经能达到85%以上。

除此之外,乔教授还希望AI系统具备“给出病变的正确概率”的能力:“我要求第一个,告诉我这个病人有没有问题?如果有问题,问题在哪个位置?判断正确的概率?这三件事情解决了,医生的操作会更具目的性,减少不必要的活检。”

AI的能力是对医学图像进行分析,迅速给出是或不是的结论。但是,在临床诊断过程中,医生还想知道癌症的具体分级,因为有时他们也无法准确界定。“宫颈病变一共分为五个级别,如何让AI准确定级是接下来要攻克的问题。”

在系统形态上,乔友林希望AI电子阴道镜辅助诊断系统能够开发出两个版本,这两个版本取决于当地的硬件条件:如果地方医院有很好的设备条件,那么在机器上直接安装一个软件。

如果是很落后、很偏远的地区,只要有网络,基层医生用电子阴道镜对着病人的宫颈部位按时间序列拍好照片,AI能实时提供在线指导,形成一个信息实时动态获取、远程辅助诊断及随访管理等功能的远程诊疗服务系统。

“坦白来说,大医院的医生很有经验,AI对他们来说不是一个必选项。AI真正能发挥作用的地方在于基层。”乔友林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说到。

把AI贴上“中国制造”

作为宫颈癌筛查的前沿专家,乔教授现在对腾讯觅影的进展十分关注,在采访之前,他刚刚从第十七次全国子宫颈癌协作组工作会议上抽身出来。

他对腾讯的产品团队说,产品要加快速度做,然后拿到临床环境里测试。AI产品需经得住考验,才能把它贴上“Made in China”的标签,才能推广到全世界。

雷锋网了解到,腾讯的这套AI电子阴道镜辅助诊断系统,会在即将举办的2019年腾讯全球数字生态大会披露最新的成果。

“我一直在讲,做科研的时候认真做,也能做出好的世界性结果,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世卫组织已提出全球消除宫颈癌的计划,中国作为宫颈癌负担大国,将在实现全球宫颈癌消除目标的进程中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应该有所作为。将来,AI的贡献不仅是帮助中国欠发达地区的宫颈癌防控工作,而且也是腾讯承献给全世界其它发展中国家妇女健康(尤其是一带路国家)的善举。它将有力推动中国-WHO倡议的健康丝绸之路建设,服务“一带一路”国家大战略。”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