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金融科技

全美FinTech创企估值No.1,Stripe能否坐稳这把交椅?

作者:周蕾
2019/04/15 23:45

CBInsights和普华永道联合发布的MoneyTree 2019Q1报告显示,支付创企Stripe以230亿美元的估值位列全美独角兽公司估值第五名,仅次于Airbnb。

全美FinTech创企估值No.1,Stripe能否坐稳这把交椅?

成立九年,Stripe已经完成多轮融资。尽管创始人表示2019年尚未有上市计划,但这并不妨碍Stripe继续受到市场追捧。

全美FinTech创企估值No.1,Stripe能否坐稳这把交椅?

这家公司今年1月才获得了来自老虎基金(Tiger Global Management)的1亿美元投资,它究竟是怎么一跃成为美国目前估值最高的金融科技公司的?

靠“复制粘贴”打下的支付江山

在创办Stripe之前,Patrick Collison和John Collison两兄弟还在爱尔兰给eBay的卖家们开发软件。可惜当地的投资者对此兴致缺缺,于是他们把公司带到硅谷,以寻求不同的金融环境和投资文化。

2008年,兄弟俩以500万美元的价格卖掉了手里的在线拍卖网站Auctomatic,又注意到了在电商领域中现行支付系统的不足:“整个在线支付机制是碎片化的,需要有一个统一的层将所有元素绑在一起。”

他们还认为电子支付市场的老大PayPal并不能满足市场需求,于是在2010年,Stripe在旧金山成立了,并在Y Combinator的帮助下获得了第一次注资。彼时,这对爱尔兰兄弟只有22和20岁。

比起PayPal当时更专注C端用户,Stripe选择瞄准B端市场,专门给企业和支付账户之间牵线搭桥。他们注意到在市场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中小型的创业公司试图在产品内部添加支付功能,但碍于高昂的开发成本和错综复杂的银行交易体系,迟迟未能顺利展开支付业务。

业内人士分析称,Stripe正是抓住了欧美支付行业滞后、低效率、收费高、程序手续复杂等痛点。

据了解,这家公司为企业提供的网络支付处理方案,与国内的聚合支付类似。不同于像银行支付系统那样混乱繁杂,Stripe号称无论是移动应用还是网站,只需要在产品后台里复制粘贴一小段他们提供的代码和API,就能获得对其支付设施的即时访问权限,从而让用户输入信用卡信息完成支付交易,而Stripe在其中收取手续费或者服务费盈利。

对于跨境电商平台而言,这样的现金流服务能大幅简化网站付费过程,消费者只要填入Email、信用卡号、CVC信用卡验证码就可结帐。

而相较于其他竞争产品,Stripe的优势在于要价低,创业公司只需要付出每单2.9%的交易金额加上0.3美元的统一手续费。另外,在涉及到不同的平台、不同的支付方案时,Stripe的操作都更为简单,不需要开发者进行复杂的选择和调配。

全美FinTech创企估值No.1,Stripe能否坐稳这把交椅?

值得一提的是,Stripe的客户并不局限于电商。据介绍,像“跑腿服务”TaskRabbit、设计平台dribbble、媒体网站Wired都是Stripe的客户,每一家都有不同的支付需求,比如交易分成、按月订阅收费等,Stripe就基于这些需求差异来提供不同的支付方案。

在打下支付服务的基础之后,Stripe开始研究副业。2016年,他们推出了Stripe Atlas服务,帮助初创公司快速、便捷地将业务拓展至美国市场,包括注册公司、开设公司银行账户、税务ID和提供在线业务及支付等一站式服务,解决厂商可能会面临到的问题。

然而,尽管Stripe一直在扩展产品线以支持不同的在线商业模式,例如电商、需要发行自己信用卡的公司等等,但在线下的支付流程始终没有统一,因此不得不与第三方供应商合作。这样的被动态势促使Stripe加快对线下支付的开发。2018年,Stripe Terminal上线,把自家的支付基础设施扩展到物理世界,开发人员能够像在线商家那样为现场交易构建定制支付体验。

同年,Stripe还开始测试为企业主提供小额预付现金的服务,周转资金会在申请后一至两天内发放。所借款项将按固定百分比率,从商家的日常销售中扣除。

全球化给Stripe带来了什么?

雷锋网注意到,在业务方面,Stripe是以在线聚合支付为起点和基石,衍生出以企业为主线的金融服务体系,由此与硅谷银行等金融机构展开了更密切的合作。

另一方面,经济全球化也是Stripe顺利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Patrick Collison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过,在成立之初,他认为世界正朝着日益全球化、经济稳定和国际贸易的方向发展。从Collison兄弟的职业经验和Stripe的起始业务都不难看出,通过构建软件和支付基础架构来帮助企业在线完成跨境资金交易,是其迅速占据市场份额、估值暴涨的关键点之一。

因此,这样的市场环境无疑成为了Stripe这样的支付企业成长的沃土,也使得他们制定下了全球化路线。

对于全球化战略的解读,Stripe团队曾举例称,这可能是一名身在新西兰的用户可以使用美国运通的信用卡,从一家来自肯尼亚的商家那里买东西,而那个肯尼亚的商家收款时使用的则是该国最常用的M-PESA短信支付系统。比特币甚至也可以汇入到巴西的Boleto转账渠道中。

据了解,目前Stripe业务已经覆盖包括美国、日本等在内的25个国家和地区。2018年7月,Stripe今年7月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合作,让其全球各地的商家用户可以接受数亿中国消费者的付款。

然而, Patrick Collison也强调,“如今全球经济一体化面临的阻力比过去20年的任何时候都要多。总体而言,这将加大企业在全球扩张的难度。”

这对包括Stripe在内的一众支付服务商都将产生更多机遇和挑战。首先,通过互联网和移动支付设备发生的购物量有望继续飙升;其次,跨境支付不再局限于电商和传统金融业务,其他行业的交易需求同样在增加;东南亚和拉美地区也因金融基础设施的缺乏,而有着更大的支付市场开发潜力。

同时,国际支付业务的流程短时间内难有统一的标准,并且可能受到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而变得愈加繁琐,因此也会越来越多的公司希望为像Stripe这样的服务付费。

此外,投资机构对于支付企业的青睐仍然不减。尽管中国大陆的支付天下已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双雄并驾齐驱,但在国际风投资金的动向来看,移动支付、跨境支付的确还是蓝海。据雷锋网不完全统计,单是今年年初以来,涉及跨境支付的国际投融资已有数起,例如全球跨境支付平台Airwallex(空中云汇)的1亿美元C轮融资,以及蚂蚁金服收购英国支付公司WorldFirst。

受益于全球化的市场环境和发展战略,Stripe已经走得比很多支付企业要远,但未来各国支付龙头难免要频繁正面交锋,Stripe会拿下更多的市场份额吗?

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