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金融科技

备付金100%上交大限将至:支付行业的来路与远方

作者:XF 编辑:陈伊莉
2018/12/31 19:05

备付金100%上交大限将至:支付行业的来路与远方

随着2019年新年钟声的临近,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100%集中交存大限也将至。从今年6月29日央行发文正式明确支付机构100%交存备付金的时间表,到不久前央行再度下发特急文件明确这一截止期限,2019年1月14日完成备付金100%上交已是板上钉钉。

随着第三方支付的兴起,支付机构备付金一路走来,从未摆脱过来自各方的争议。如今站在即将落幕的关口回望过去,这个中国互联网金融高速发展的剪影经历过什么,又留下了什么。

万亿规模背后的乱象与风险

通俗来讲,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是指:支付机构预收客户的待付货币资金。比如消费者在网上消费时通过支付宝、微信等第三方支付付款、但商家尚未收到的付款资金,以及消费者在支付宝上的余额和在微信上的零钱等。这些被暂时“寄存”在支付机构的资金,规模巨大。

2017年6月,央行开始在“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中更新“非金融机构存款”数据,据了解这一数据主要体现的就是第三方支付机构交存到央行的备付金存款。

据此数据显示,非金融机构存款的资金从2018年1月初的存款1237.57 亿,截至2018年10月存款增加到9956.91 亿。而央行近期最新金融统计数据披露,这一数据已突破万亿。

这样庞大的备付金在2017年初之前一直由支付机构自行在多家银行开立的账户分散存放。有数据显示,平均每家支付机构开立客户备付金账户13个,最多的开立客户备付金账户达70个。

再加上支付机构通过虚拟账户与多家银行卡绑定,实现在自有账户内完成模拟跨行汇款。这让规模巨大的、分散的资金流动游离在央行的监管之外,衍生出了一系列金融风险。

上海畅购恶意挪用备付金使5.14万人权益受损;

广东益民旅游休闲服务有限公司挪用备付金引发兑付风险,资金风险敞口达6亿元;

浙江易士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挪用备付金5420.38万元;

西安银信商通电子支付有限公司挪用、占用备付金3,393.73万元;

安易联融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挪用、占用备付金9,462.13万元;

湖南星广传媒有限公司挪用、占用备付金2,363.56万元;

广西支付通商务服务有限公司挪用、占用备付金9,953.91万元。

除了挪用风险之外,支付机构不受监管的跨行资金清算,也存在为洗钱等犯罪活动提供通道的风险;同时支付机构通过备付金赚取利息收入,也偏离了提供支付服务的主业,一定程度上造成支付服务市场的无序和混乱。

基于这些乱象,2016年底2017年初国家开始整顿支付行业,在“断直连”背景下开始了对备付金的监管历程。

“断直连”背景下备付金的监管史

首先,“断直连”与支付机构备付金存管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果将“断直连”看作是让第三方支付机构“交出通道”,那么备付金存管便是让支付机构“交出筹码”。

央行对备付金的监管离不开“断直连”这个大背景,从去年央行一系列“断直连”管理通知的发布,备付金集中存管多份文件通常都是伴随而来,究其原因在于,“断直连”和备付金上交两者对于打破支付、清算功能合体、屏蔽央行监管的“三方模式”、实现向监管开放的“四方模式”来说,缺一不可。

比如在条码支付收单的场景下,以前微信支付、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走的是银行直连模式,而“断直连”是在原先的交易路径环节中,加入银联/网联,不仅可以让监管机构清晰看到资金流动方向,同时还关闭了第三方支付机构直接代扣通道,从而让消费者的预付资金无法沉淀到支付机构里。

也正是在“断直连”大背景下,央行对支付机构备付金的监管在近两年内快速推进。

早在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国办发〔2016〕21号)中要求,“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挪用、占用客户备付金,客户备付金账户应开立在人民银行或符合要求的商业银行。人民银行或商业银行不向非银行支付机构备付金账户计付利息”。

2017年1月,央行发布《关于实施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有关事项的通知》规定从2017年4月17日起,支付机构应将客户备付金按照一定比例交存至指定机构专用存款账户,首次交存的平均比例为20%左右,最终将实现全部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

2017末央行央行发文指出,2018年1月仍执行集中交存比例20%,2月至4月按每月10%逐月提高,至2018年4月将集中交存比例调整到50%左右。

2018年6月,央行再度加码:自 2018 年 7 月 9 日起,按月逐步提高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到 2019 年 1 月 14 日实现 100%集中交存。

2018年11月底,央行支付结算司下发《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关于支付机构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有关工作的通知》的特急文件,其中指出,支付机构能够依托银联和网联清算平台实现收、付款等相关业务的,应于2019年1月14日前撤销开立在备付金银行的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

伴随着一系列监管文件的下发,支付机构备付金100%上交可以说是几近落定。

2019年支付行业新变化

在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AI金融评论看来,不同于前两年的争论、博弈、观望、摇摆不定,支付机构在“断直连”和备付金100%上交后的2019年将会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首先,在“断直连”大背景下,实现了支付机构转账交易透明化,监管方可以看到第三方支付机构“完整的资金转移链条”,有利于监控洗钱、行贿、偷漏税等行为从而防范金融风险。

此外更重要的是,央行通过银联网联还可以获得更多的金融大数据,所有的支付清算数据,最终都通过银联网联这两个数据引流器汇总到央行,而这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完整的社会征信体系的建立。

其次,在备付金方面,支付机构首当其冲迎来变化,除了不能再靠备付金利息“躺着赚钱”之外,更深刻的影响是失去了在通道费率议价上的优势。

据了解,此前支付机构可以凭借备付金集中存管账户开立在哪家商业银行,作为与商业银行谈判的筹码,如今这一筹码已失。而支付也将越来越回归到其本来的生态入口角色。

而对支付行业来讲,伴随着备付金100%上交,行业洗牌也将在2019年格局初定,尤其是对一些靠备付金流水提成支撑的小体量支付机构,如何找到新的盈利模式活下来将是一个生死考验。雷锋网雷锋网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