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智能驾驶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两年时间研发一款车载HUD,这家公司有哪些黑科技?

作者:张伟
2016/12/02 09:23

两年时间研发一款车载HUD,这家公司有哪些黑科技?

▲ 光晕网络科技(Halo)创始人&CEO 何杰

两年前,何杰和他的团队还在深圳华侨城一栋居民楼内探讨产品外观设计;两年后的11月30日,他站在北京MeePark的聚光灯下,精神饱满,稍显激动,以具备仪式感的方式发布了这款产品——Halo H1,一款后装车载抬头显示器(HUD,Head Up Display)。

两年时间研发一款车载HUD,这家公司有哪些黑科技?

▲ Halo H1 HUD

Halo H1是光晕网络科技(Halo)首款可量产的智能硬件产品,这家公司两年前由何杰创立,致力于交互技术研究,具体聚焦于车载HUD研发。此前,何杰有过十数年的BAT工作经历,在百度负责过车联网项目,团队中很多人去到光晕前也在百度内部做HUD产品。

但是,具备丰厚经验的团队并未帮助光晕迅速推出产品,而是扎扎实实经历了两年多漫长的调研和技术突破周期,可谓“难产”。这段时间也鲜有媒体消息,只在去年5月份于深圳柴火创意空间办了一场HUD产品分享会,当时还只是工程机,尚需调试和优化。

此外,从整个行业角度看,车载HUD的窗口期在2014年开启,到2015年陆续有厂商推出产品,国内HUD鼻祖Navdy、车萝卜以及CarPro等都在其列。后续还不断有团队踏足这个领域,竞争不可谓不激烈。

宁愿错失风口,蛰伏两年的光晕,最终交出了答卷,“手势识别、AR导航、语音控制”三位一体成为Halo H1最鲜明的标签,也是整场发布会出现最多的字眼。

“手势识别”和“AR导航”方面,光晕选择自主研发。而“语音控制”方面,Halo H1直接使用语音技术服务商“云知声”的现成方案,两家公司两年前便开始合作,据悉,云知声也是光晕的Pre-A轮投资方。

其实,在过去两年多的行业研究中,何杰也发现,很多汽车行业大厂已经在“手势识别”和“AR显示”方面开始布局。

手势识别大玩家中,宝马便是其中之一。10年前这家公司便有手势识别相关的专利技术,去年在宝马7系的量产车上已经配备了手势识别功能,未来三年将在所有的车型上搭载这一技术。此外,奔驰和奥迪也在做相关的布局。

AR显示方面,大众公司已经将AR显示器整合到其车载系统中,特斯拉也挖走了微软Hololens全息眼镜团队的设计师,或许能在其新款车型Model 3上看到相关的AR显示技术。

这些大厂的实际行动,也在表明着这些领域的可塑空间。所以何杰和他的团队在过去两年中一直在技术的自主性和稳定性上做文章。

何杰在发布会上提到,针对手势识别功能,他和团队在过去两年中大概处理了200多万张手势样本,一年下来有5T的容量,经过一年机器学习的方式反反复复训练,将其变成5M不到的算法字典库,成为其核心算法。整个算法据称几乎不占用系统资源,识别准确率超过98%,并且还在不断完善中。

同时,手势识别应用到车内环境中,不像Leap Motion和Hololens,识别的场景比较简单,找到手相对容易。而车内所有场景都在动,包括车的震动,背景干扰多,对硬件计算能力的要求很高。过去两年,光晕也花了很多时间在场景的优化上,致力于算法抗背景干扰能力和抗震动能力的提升,使其适应绝大多数车型。

两年时间研发一款车载HUD,这家公司有哪些黑科技?

▲ V字形手势操控

此外,自定义手势还可以通过云端升级到系统中去。同时光晕采用摄像头来做手势识别,而非红外线,所以有更多可开发的空间,比如驾驶者疲劳驾驶监测、人脸认证等。

整个手势识别体验据称可以和宝马相媲美(还需取决于消费者),但成本(创业公司的痛)收缩到其十分之一。

AR(增强现实)近年来因为微软Hololens全息眼镜的发布和Pokemon Go游戏的火爆而风行。而这也成为光晕重点着墨宣传的一部分。

目前其AR显示技术还仅仅整合了导航方面的功能,未来可能有更多的应用结合。

具体而言,光晕将传统的复杂路面信息进行简化,剥离出最重要的一些导航细节和画面,置入3D引擎进行渲染,通过算法对需要的路径进行裁剪,直至达到需要的程度为止。然后,通过Halo H1的屏幕投影,将整个画面投射到车辆正前方2.2米外的位置,供驾驶者观看。

两年时间研发一款车载HUD,这家公司有哪些黑科技?

▲ AR导航

此外,一些简单的ADAS(驾驶辅助)功能也被集成到导航画面中,包括车道线检测、车辆检测以及行人检测。目前,光晕有专门的合作伙伴来跟进此项功能。

虽然有这“三位一体”的交互内核进行加持,但是车载HUD要面对的散热、显示效果以及内容等问题,Halo H1也一样逃不掉。

这款硬件据介绍采用的是DLP投影方案,而非TFT光学成像方案,因为后者的成本是一个门槛。但是DLP投影方案的显示效果不好以及散热差的问题也是与生俱来的。为何依然选择DLP投影方案,可以从此前光晕联合创始人梁宇涵接受雷锋网采访时给出的回应中得到答案,“量起来了,TI(德州仪器,研发DLP芯片)不会袖手旁观,肯定会做一些改进,DLP还可以变得更好。”当然,什么时候起量还不得而知。

针对散热,除了在通风线路的设计上着手,Halo H1采用了比较讨巧的方式,并不安装在中控台上,而是绑定在遮阳板的位置。这也规避了很多车型适配方面的问题。

两年时间研发一款车载HUD,这家公司有哪些黑科技?

▲ 悬挂式安装方式

而内容方面,目前Halo H1主要集成了导航、音乐、电话这些常见功能,未来会开放一些其他应用的接口。但是怎么样做内容的取舍,富含哲学,这还需要留待设计者去思考。

从2013年初兴,走到2016年底,车载HUD行业并未如预想中爆发,如今处在不温不火的阶段。这是否意味着HUD是个“伪需求”?

对此,何杰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表示,“现在你觉得很多人不接受,一是这个行业在发展,它需要更好的技术实现;二是它上面显示的东西才是关键,如果只是显示一个转速没有意义,但以后肯定会显示更多,所有你想看到的信息,很安全的让你看到。站在这个角度,它绝对不是个伪需求。”

面对后装市场,Halo H1将在之后的1个月时间内开始预售,价格不低于2000元,线上线下渠道都有,明年3、4月份发货。何杰对产品的销售持乐观态度,虽然现阶段销量并不是他看中的东西,还表示此前投资的产业基金背后会有一些渠道资源来消化一部分产品。

当然,对于硬件最深的坑——供应链方面,光晕不会触碰生产线,会有众多供应商来做这件事情。

未来,何杰和他的团队会不断往前装HUD努力,同时在一些专门的技术领域进行深耕,比如怎样将车前挡全部用作投影屏幕来提升体验。但是,这还要取决于整个行业的发展,因为,作为一家创业公司,光晕还羽翼未丰。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