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智能驾驶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狂奔」的小马智行,有了「造车」新解法

作者:田哲
2022/11/02 11:34

「狂奔」的小马智行,有了「造车」新解法

继官宣合作三个月后,小马智行与三一重卡的合作又传来新消息。

今日,小马智行与三一重卡、华胥基金三方的合资公司——一骥智卡所生产的首批30辆智能重卡下线,并交付于青骓物流科技有限公司。

青骓物流是小马智行与中国外运共同成立的智慧物流公司,于今年4月1日开启运营。

在活动现场,青骓物流首席运营官刘勇表示,未来三年内,青骓物流将向一骥智卡采购500辆智能重卡,并投入至干线物流运营网络。

「狂奔」的小马智行,有了「造车」新解法(一骥智卡董事长容志诚与青骓物流首席运营官刘勇)

宣布合作不到100天,小马智行参与成立的两家合资公司便传出智能重卡交付、即将投入运营的好消息, 其速度可谓迅速。不过,这似乎也在侧面体现着小马智行的心急。

而结合今年小马智行所有动作更全面地看,似乎都指向着,小马智行在焦急中度过了2022年。

小马智行:不是自动驾驶重卡新人

在三一重卡的一间工厂内,小马智行与三一重卡、华胥基金合资成立的一骥智卡正式亮相,其董事长为华胥基金主席兼管理合伙人容志诚。

容志诚有着丰富的管理经验,曾担任大疆执行副主席、Intel中国的首席技术官、PMC-Sierra和Tesera首席技术官及资深副总等职位,在半导体及电子通讯领域的高级管理及投资合伙人经验超过25年。

活动现场,一骥智卡正式向青骓物流交付了30辆智能重卡。

「狂奔」的小马智行,有了「造车」新解法

事实上,一骥智卡本次交付的智能重卡基于三一重卡原有基础燃油车型改造而来。对此,小马智行智慧物流总经理、广州研发中心副总经理贺星向新智驾解释,因此次交付时间压力较大,所以首款智能重卡定位燃油车,后续将交付新能源重卡。

据新智驾了解,小马智行与三一重卡、中国外运于2021年年初开始商讨合作的可能。直到去年年底才正式敲定合作,共同打造智能重卡。合作过程中,小马智行不仅提供了自动驾驶技术,还基于干线物流的实际情况进行定制化改动,如参与了线控改造,并为智能重卡内置了与车队管理系统相连的数字化系统。

本次交付的30辆智能重卡,将投入至青骓物流的干线物流运营网络进行智能驾驶货运。目前,青骓物流的智能驾驶路线已包括山东至华南、华东至华南两条线路,智能运行的线路已达到20万公里。

活动结束后,新智驾近距离拍摄了一骥智行交付的智能重卡,其驾驶舱内布局与其它燃油重卡无较大差异。整体来看,主副驾驶座后有一条长椅可供驾驶员休息。在操作方面,除了主驾驶座前的中控屏之外,副驾驶座前方还有一块立式显示屏。

「狂奔」的小马智行,有了「造车」新解法(一骥智行交付的首款智能重卡驾驶舱部分)

如小马智行所建立的“黄金三角”,在自动驾驶行业并不少见。干线物流方面,智加科技、主线科技等公司深耕已久,小马智行作为自动驾驶干线物流场景的新人,又有何优势?

在贺星看来,小马智行并不是自动驾驶重卡赛道的后来者。事实上,自2018年,小马智行便已开始着手研发自动驾驶重卡,只不过因公司文化较为务实,所以此前未对外宣传其在干线物流的动作。

贺星进一步表示,在已有Robotaxi业务的基础上研发Robotruck,并不需要额外投入100%的资源及成本,而是两个业务共投入120%的资源及成本即可,因为Robotaix与Robotruck在核心技术上存在共通之处。

小马智行与三一重卡从一年前开始确认合作,到今天一骥智卡交付30辆智能重卡,对于小马智行而言,这意味着未来智慧物流的商业闭环已初步完成。对于小马智行与三一重卡、中国外运构成的“黄金三角”,小马智行CEO彭军称此联盟为开放式,希望未来更多上下游合作伙伴共同完善生态。

另类组合,不容小觑

随着自动驾驶技术加速落地应用,自动驾驶公司纷纷选择对外合作以加速技术应用的速度。根据过往的新闻披露,自动驾驶公司大多数合作对象为主机厂、物流运营商,而像三一重卡这类出身于机械工程背景的企业,称得上是自动驾驶公司的“合作另类”。

不过,就小马智行与三一重卡的合作而言,双方可谓互利共赢。

先看小马智行。

与小马智行合作的三一重卡,是三一集团推进实体经济和互联网深度融合的智能制造项目,自2017年年底成立至今已推出三款智能卡车。

尽管三一重卡已推出的车型数量不多,但其卡车制造实力不容小觑,三一重卡的不少团队成员来自三一集团。

经过数十年的发展,三一集团成为了中国首家"破千亿"的工程机械企业,其产品种类包括数十种工程机械用车。而三一重卡和小马智行共同设计研发智能重卡一年有余,便已向青骓物流交付30辆智能重卡。

三一重卡扎实的工程用车制造基础,可加速小马智行的首款L4级自动驾驶卡车面世,这无疑是小马智行所看中的优势之一。按照规划,双方的合资公司将于2022年内小规模量产交付,2024年开始大规模量产。

除了制造产品之外,三一重卡还可帮助自动驾驶卡车尽快应用。

在双方对外宣布合作时,三一重卡董事长梁林河曾表示,三一重卡将与小马智行共同打造几个重量级标志性的应用场景,快速落地实际运营而不是停留在样车阶段。

之所以有如此信心,建立在三一集团多样的产品,以及广阔的国际市场基础之上。

三一集团仅电动化产品一栏,据包括干线、港口、矿区等多个场景的电动卡车,这意味着双方合作的产品,有着多种应用场景。

更重要的是,三一集团的产业集群覆盖中国、美国、欧洲、印度、巴西等多个区域,双方合作的自动驾驶卡车有着大量的应用机会,甚至能借着三一集团的全球市场布局出口至海外。

小马智行卡车事业部负责人李衡宇对新智驾表示,小马智行与三一智卡计划合作之初,讨论过这一可能。如果小马智行参与设计的自动驾驶重卡性能足够优秀,且在国内规模应用效果不错,的确可能借助三一集团的全球销售渠道出口。

因此,对于小马智行而言,与三一重卡合作可谓一举多得。

而三一重卡看中的,或许更多是其转型所需的新思想冲击,以及数字化经验。

根据三一重卡网站显示,三一重卡要用“平台、大数据、众创”的思维做卡车,以全新的商业模式改写重卡行业。三一重卡选择与小马智行合作,无疑将助力其转型速度。

在数字化转型时代,诞生于传统制造企业的三一重卡需要跟随时代趋势自我调整,而较为传统的机械制造思维需要外部的新思想冲击、碰撞。

李衡宇也向新智驾表示,他能感受到除了智能化,打造数字化产品也是目前不少整车厂最大的核心诉求之一。

就公司团队而言,小马智行的初创团队来自互联网科技公司百度,同时其人员主要为中美员工。对于三一重卡而言,与具有互联网思维的国际化团队深度合作是较为新鲜的经历。

就产品应用而言,小马智行的Robotaxi先后在广州、北京、深圳多地开启载人测试,已有长期的Robotaxi运营经验。其合资公司青骓物流,也于今年4月1日启动运营。在技术积累与应用方面,小马智行的实力已经得到证明。

而从产品出售角度来看,中国自动驾驶公司小马智行在多国有着一定的知名度,日后若自动驾驶卡车量产出口,或许也将更为轻松。

因此,这类不寻常的合作组合,未来可能有着更多的动态披露。

三一集团,小马智行的不二选择

过往的种种案例表明着,与工程机械企业合作制造自动驾驶重卡,而非主机厂,可能是小马智行当下的最佳选择。

典型的案例之一,即为图森未来。

图森未来自2019年起,便陆续与国内外各大主机厂合作生产自动驾驶重卡。国内主机厂如陕汽、北汽福田,国外主机厂如Navistar、PACCAR,无论哪一家企业,都在重卡制造方面有着深厚积累。

其中,图森未来与Navistar的合作当属最为紧密。为了确保前装量产 L4 级自动驾驶卡车能按期交付,图森未来不仅每年向Navistar支付数千万美元费用,并邀请Navistar入股。

然而超出图森未来预料的是,Navistar并没有如期交付改装后的自动驾驶卡车,因为生产进度过于缓慢,图森未来不得不推迟产品交付时间。无奈之下,图森未来前董事会主席陈默不得不负责亲自成立公司“图灵智卡”,生产符合自动驾驶车队需求的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图森未来与其它主机厂合作制造的自动驾驶重卡,也因各种原因进展缓慢。

至于主机厂生产制造自动驾驶卡车较慢的原因,多位业内人士对新智驾表示,自动驾驶公司的生产订单对于主机厂而言,数量较少且需要重新设计生产线,主机厂因收益较少而缺少动力。更重要的是,主机厂担心自动驾驶卡车量产后,可能抢占自家产品的市场份额。

因此,许多主机厂不愿为了眼下利益,而舍弃更长远的利益。

而小马智行的自动驾驶重卡生产合作方三一重卡,其不仅在业内有着深厚的制造经验,同时其背后靠山——三一集团的产品种类繁多,有着全球多国市场,这意味着即便双方合作的自动驾驶卡车量产后,对三一重卡现有业务的威胁较小。三一重卡却能在此次合作生产的过程中,学习其智能化、数字化发展所需的自动驾驶技术。

除了与其它企业合作造车之外,自动驾驶公司自己生产自动驾驶卡车也是另一条可选道路。前有图灵智卡,后有智加科技CFO韩文带队成立苇渡科技,两者都面向中美两地生产新能源重卡。

不过,2021年小马智行调整收缩自动驾驶卡车部门,某种程度说明其已暂时不会向自动驾驶卡车投入过多的人力资源及资金。

自造自动驾驶卡车无望,合作生产队友实力雄厚,三一重卡对小马智行而言,正在成为最亲密的战友之一。

2022,小马智行焦急的一年

不可否认,小马智行无论在技术、政策以及合作伙伴方面均有着一定优势,这得益于小马智行长期的技术积累,但在更看重技术落地应用的新阶段,过往的技术优势似乎正在失效。正如Argo.AI未在投资人预计的2021年实现L4级自动驾驶技术应用,被大众、福特两大汽车巨头抛弃。

正因如此,察觉到这一点的小马智行近两年不断对外合作,打造所谓的Robotaxi、Robotruck“黄金三角”,分别形成“自动驾驶公司+出行公司+主机厂”、“自动驾驶公司+物流公司+重卡制造商”的合作模式。

尤其2022年对于小马智行而言,是一个极为关键的一年。如果技术落地的动作稍慢,在全球经济形势不明朗的大环境下,小马智行有可能陷入外无资金输入,家中余粮耗尽的情况。

仅在今年,小马智行密集对外宣布合作进展,完成了在自动驾驶技术Robotaxi、Robotruck应用的初步布局。

Robotaxi方面,小马智行与广汽、如祺出行宣布合作,共同打造自动驾驶车队。目前,小马智行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已接入如祺出行平台。

Robotruck方面,小马智行与招商局集团旗下物流企业中国外运联合成立青骓物流,三一重卡则为小马智行生产制造L4级物流运输所需的自动驾驶卡车。此外,小马智行在今年6月获得广州出租车及物流车示范运营资格。

在贺星看来,小马智行与多个类型企业合作,推动技术落地的原因是自然而然的。小马智行的技术积累已经接近了规模化应用,而物流企业也有意采用自动驾驶卡车以更方便、高效地进行物流运输,因此双方合作顺理成章。

但不能忽视的是,刺骨的寒意已经在自动驾驶行业渗透。不久前,大众、福特宣布不再为Argo.AI提供资金,而最近,自动驾驶第一股图森未来的创始成员已全部离开公司,许多令人不安的信号已经开始闪烁。

总体而言,在商业化运营之路上,小马智行仍在铺路阶段,生存的焦虑将是其未来一段时间的主题。能否缩短焦虑的日子,取决于小马智行技术的实际应用情况。

至少目前小马智行的上上下下可短暂地松一口气,2022年一系列迅速而果断地合作动作,已经为其L4级自动驾驶技术商业化运营争取了一定时间。

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雷峰网雷峰网

长按图片保存图片,分享给好友或朋友圈

「狂奔」的小马智行,有了「造车」新解法

扫码查看文章

正在生成分享图...

取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