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智能驾驶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独家 | 华为智慧公路军团或将与海关和港口军团合并

作者:韩永昌
2022/11/05 09:30

独家 | 华为智慧公路军团或将与海关和港口军团合并

华为军团再迎变革。

新智驾获悉,华为智慧公路军团或将与海关和港口军团合并,相关流程已推进大半,近期将对外官宣。除此之外,其他军团亦有合并计划,同在推进之中。

智慧公路军团与海关和港口军团均是在去年10月份成立,作为华为第一批军团,二者在华为内部颇受重视。

华为第一批军团共有五个,原华为运营商BG总裁邹志磊任煤炭军团CEO、杨友桂担任数据中心能源军团CEO、陈国光担任智能光伏军团CEO、荀速担任海关和港口军团CEO、马悦担任智慧公路军团CEO。

今年以来,华为再次成立十五大军团,分别为涉及互动媒体(音乐)、运动健康、显示芯核、园区网络、数据中心网络、数据中心底座、站点及模块电源、机场轨道、电力数字化服务,以及政务一网通等。

独家 | 华为智慧公路军团或将与海关和港口军团合并

二十大军团与华为三大BG(运营商BG、企业BG、消费BG)运作模式虽不同,但同属于一个级别。军团领袖可直接向任正非与三大轮值董事长汇报。

华为的军团模式在业内独树一帜,但也算得上是不得已而为之。究其成立根源可以追溯到科技公司“去IT部”浪潮之中。

早期的科技公司均以职能来划分部门,IT部、产品部与人事部等同属于公司独立的一级部门,IT部的领导CTO或CIO可直接向CEO汇报。

但随着各大公司的业务线和产品线逐渐增多,独立的IT部往往无法灵活地服务所有产品线,公司内部组织变革就此开始,即拆分IT部门,将工程师们分发到各个业务线上负责具体工作。

IT部独立集中化与分散化各有优劣,科技公司们在两条路线上各有选择,华为便是后者的坚实拥护者。

2021年,华为受美国打压持续加重,在营收端的影响初步显现。华为2021年的营收约为6368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28.6%,而此前数年其收入增长幅度均在20%左右。

独家 | 华为智慧公路军团或将与海关和港口军团合并

图源:华为官网

营收下滑的原因,当时的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在财报公告中总结道,To C业务受到较大影响,To B业务表现稳定。也就是说To C业务上受挫,要在To B业务上找回来。

关于这一点,任正非之前就说过,“华为以前的通信网络主要是联接千家万户,为几十亿人提供联接。但是到了5G时代,主要的联接对象是企业,比如机场、码头、煤矿、钢铁、汽车制造、飞机制造等等。”

在这样的背景下,华为开始生产自救和业务转型,2021年2月,华为在自己的内部心声社区就发布公告,成立“华为煤矿军团”。军团模式就此诞生。

华为的军团不仅仅是技术和业务的融合。任正非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华为的军团是把基础研究的科学家、技术专家、产品专家、工程专家、销售专家、交付与服务专家全都汇聚在一个部门,缩短产品进步的周期。”

按照任正非的说法:通过军团作战,打破现有组织边界,快速集结资源,穿插作战,提升效率,做深做透一个领域,对商业成功负责,为公司多产粮食。

不难看出,华为的军团模式是砍掉IT部、把技术建在业务上之后更为激进的做法。这样组织调整,更像是短期内下一剂猛药,确实有助于在几个垂直领域集中火力做深做透,以解燃眉之急。

但军团分立过多,也不利于公司内部合力办大事,实现重大技术创新,完成彻底且高效的转型。从长期看,急于增长而大量放权,极有可能导致诸侯分立,势力割据。

军团配置越强,地位越高,其发展壮大后“失控”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今年8月份,华为发布了2022年上半年经营业绩,公司实现销售收入3016亿元,较去年同期为3204亿元同比下滑5.87%。对于上半年的业绩表现,华为方面称:“整体经营结果符合预期。”

当前,华为供应链危机尚未解除,军团模式在营收上似乎起到了部分止血的作用,但也没能完全改变营收下滑的困境。

此次军团合并,似乎是华为又一变革的开端。

雷峰网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雷峰网

长按图片保存图片,分享给好友或朋友圈

独家 | 华为智慧公路军团或将与海关和港口军团合并

扫码查看文章

正在生成分享图...

取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