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智能驾驶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新加坡的「自动驾驶」新名片:成于国小,忧也国小

作者:田哲 编辑:伍文靓
2021/09/11 13:48

新加坡的「自动驾驶」新名片:成于国小,忧也国小

编者按:回首十年汽车产业演变,自动驾驶已成科技强国抢夺未来出行话语权的主战场。各国政策竞相开放、企业技术短兵相接、配套产品层出不穷……汽车智能化时代正缓缓降临。

在这一过程之中,各洲诸国如何拥抱变化?又如何驶向自动驾驶珈蓝之地?

藉由此,新智驾推出《全球自动驾驶产业变革》专题,穿越浩瀚繁杂信息密林,聚焦各国自动驾驶产业应用。

本篇为新智驾《全球自动驾驶产业变革》系列文章第四篇,主角为:新加坡。

狮城、星国、星洲、星加坡……繁多别名的国家里,汇聚着华人、马来人与印度人等多个种族人群,印证着新加坡的多元与开放。

独立56年之后,世界排位前80名的科技公司在此开枝散叶,其金融科技、数字经济、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也领先全球。

前沿技术如雨点般接连落地,自动驾驶也毫无例外地成为其中一员。

根据KPMG发布的报告显示,新加坡在世界自动驾驶汽车成熟度中排名世界第一。

新加坡的「自动驾驶」新名片:成于国小,忧也国小

根据KPMG发布的《2020年毕马威科技行业创新调查》

当世界的目光在科技大国之中游移时,新加坡的自动驾驶之果在无声中接近成熟。

驶向自动驾驶之城

新加坡728.6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仅为北京市面积的4.4%,人口密度却高达每平方公里7830人,为中国的54倍。

谁能想到,人口如此稠密的新加坡,却是交通出行效率的世界优等生。在平均通勤距离为12.1公里的情况下,新加坡上班族搭乘巴士或地铁的平均通勤时间分别仅为37、45分钟。

高效快捷的交通运行,离不开新加坡的多种交通治理措施及合理的城市规划,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新加坡政府一手抬高汽车持有成本,另一手大力发展公共交通。 

为了降低私家车数量,新加坡政府自2009年通过增加各种名目的费用如汽车进口关税、增加额外注册费、特种消费税、消费税、拥车证、尾气排放附加费等,进口汽车的价格可翻番5倍以上。

以此方式,新加坡的机动车年均增长率由2009年前的3%,下降至目前不超过0.25%。新加坡政府得以借此减轻道路拥挤程度。

同时,新加坡政府针对公共交通动作频频,如将新加坡的城市交通结构建设为环装,通过卫星城减少主城区的交通运输压力;积极投资公共交通系统建设,2013年至2018年间,新加坡政府在公共交通系统的建设成本提升60%。

以上举措,或许仅能治标,而如何治本,新加坡的答案是建设智慧交通,试图通过科技赋能提高交通运输效率。

在全球多以企业自发研究自动驾驶,其它国家政府仍未注意的2013年,新加坡政府就已率先提出“新加坡自动车计划”,正式开启新加坡自动驾驶应用之路。该计划主要围绕自动驾驶汽车实际应用的可行性、区域内运输系统及可能涉及的技术及法律政策展开。

三条举措同时进行,并在政府、高校及企业之间的高效大胆的合作下,使得新加坡相比同期的其他国家更放异彩。

在自动驾驶汽车动议委员会监管下,新加坡在2016年开启全球首个面向公众的Robotaxi试运营。在6公里的测试道路中,公众可通过打车软件预约6辆Robotaxi。

新加坡的「自动驾驶」新名片:成于国小,忧也国小

因此,新加坡一跃成为全球首个推出Robotaxi服务的国家。

2017年,新加坡政府修订《道路交通法》,允许自动驾驶汽车在公共道路进行测试。

此后,新加坡的自动驾驶区域不断扩大。至2019年,新加坡计划将西部超1000公里的所有公共道路测试自动驾驶汽车,道路里程占其总里程的十分之一。

而此时其他国家的自动驾驶测试,大多数仍停留在封闭区域。 

新加坡政府披荆斩棘开辟测试道路之外,高校也化身连系产业、政府的纽带,承担着研发、测试之责。双双排名QS全球前15名的新加坡国立大学与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是其中的两大主力成员。

自2010年起,新加坡国立大学联合麻省理工新加坡实验室开始研发自动驾驶高尔夫球车,并于2015年后陆续在其校园内测试自动驾驶汽车。

而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内的测试场地,更是模拟城市交通道路,布置模拟摩天大楼、交通信号灯、公交车站等力图复现城市道路。

为确保自动驾驶汽车与新加坡环境完美契合,该测试中心还配备天气模拟系统,可模拟热带季风雨季。

此外,近期外卖平台Foodpanda联合新石器在内的三家自动驾驶公司,计划在南洋理工大学提供无人配送服务。

新加坡的「自动驾驶」新名片:成于国小,忧也国小

以上举措,不仅主推本国的自动驾驶产业发展,更是以贴近产业落地的实践,向世界范围内都输送了自动驾驶人才。

阿里巴巴、京东、华为、元戎启行、一清创新等公司的自动驾驶业务中,闪动着出身这两所高校的人员身影。其中,元戎启行副总裁刘轩博士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计算机科学系。

开放的政策环境,以及政产学研的高度配合,着实引来不少国外公司对其频频回眸。

nuTonomy、德尔福、福瑞泰克、四维图新、沃尔沃、标志雪铁龙、ComfortDelGro等在此布局,同时本土企业康福德、MooVita、ST Kinetics、ST Engineering也在此测试其技术。

一方面,自动驾驶相关公司可以在相对成熟的自动驾驶环境中测试,迭代技术;另一方面,在打通完整的研发应用流程后,可回到其它地区打包出售其自动驾驶方案。

自动驾驶汽车的顺利测试,也鼓动着新加坡扩大测试区域,将实现全面无人驾驶的目标前移。

今年,新加坡首次开启无人小巴公开道路的商业化试运营,并力争2022年前在榜鹅、登加,以及裕廊创新区三个新城镇实现无人驾驶巴士的常态化商业化运营。

自动驾驶破局社会困境

当一切回到原点,我们或许不禁会心生疑问,为何相对于全球科技强国,新加坡在自动驾驶方面的布局如此急切?

答案的关键词或许为老龄化、以及“智慧国”战略。

早在2000年,联合国在一份关于老龄化议题的报告中就已指出,人口老龄化已经是全球普遍现象。不过,这一问题在新加坡尤为严重。

根据联合国对于老龄化社会的定义,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7%,即可视为该地区已进入老龄化社会。而在2012年,新加坡的这一数值就已达到9.9%。

与快速老化的人口相对应的,是新加坡2010至2020年间的年均人口增长仅为1.1%,增速创下新加坡建国以来新低。

劳动力严重短缺,大量行业急需劳力补充,由此导致新加坡用人成本飞涨。在此情况下,新加坡政府不得不大量引入外籍劳工减轻这一问题。

目前,新加坡的外籍劳工人数近140万人,约占其常住人口总数的31%。

由此,发展并应用自动驾驶等技术代替人力,成为新加坡解决劳动力短缺的一大方式。

而早在40年前,新加坡政府便已预见这一困境,试图利用科技推动新加坡良性发展。

1980年,新加坡超65岁人口占其总人口的5%,距离进入老龄化社会仅有2%的数值。

彼时恰逢计算机技术的迅速发展及大规模应用,新加坡政府尝试通过信息技术提高政府公共管理能力,以及推动产业转型。

在此背景下,此后发展出250多套计算机管理系统的“国家计算机计划”于1980年开始实施,这一计划也成为新加坡“智慧国”计划的基础。

1980年-2015年之间,新加坡政府在“国家计算机计划”之上不断升级,目前共提出六大计划。

在“智慧国2015计划”进行期间,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与新加坡智慧交通协会于2014年共同制定“智慧移动2030”计划,内容包括智慧路口号码与标志管理、自动驾驶车辆研发等。

“智慧国2015计划”结束后,新加坡于2015年提出全球首个智慧国家构想的“智慧国2025计划”。

该计划共有三个建设理念,分别是连接、收集、理解。

连接,通过部署在新加坡公共空间的7500多个通讯基础设施,将社会所有阶层连接为一个整体,消除信息孤岛。

收集,通过遍布全国各个场所的传感器,为新加坡政府提供实时、精准的数据。如新加坡政府已在家庭浴室、公共泳池、车辆等安装传感器,为市民提供服务。

理解,将收集而来的数据整合,通过算法演绎与模型设定等方法进行预测,为市民提供及时的服务。

而代表便利、互联、信息技术高度发展的自动驾驶技术,毫不意外地成为新加坡政府积极推动的技术之一。

在政策推动的影响下,高速的网络传输,以及发达的交通运输系统也成为新加坡自动驾驶快速发展的原因之一。

目前,围绕着信息化社会建设的目标,新加坡在政策、法律、基础设施、民众观念等方面已率先布局,其自动驾驶成熟度全球领先也不足为奇。

不过,自动驾驶真的能在新加坡顺利发展吗?

成于国小,忧也国小

新加坡前交通部长许文远曾表示,新加坡的目标是成为“城市交通解决方案的全球参与者”,并将推动城市“大规模部署自动驾驶汽车”。

结合新加坡此前极力推进自动驾驶汽车应用的种种动作,不难猜出,新加坡政府试图首先将新加坡打造为全球自动驾驶应用城市样本,再将建设经验及方案对外输出,以此扩大全球影响力。

得益于政府的推动、高校的配合、企业的参与,新加坡的自动驾驶测试速度已领先别国数年。

新加坡的自动驾驶成就如此,究其原因在于国家规模较小,并由此产生一系列天然的优势。

极为狭小的国土面积,意味着新加坡政府层级无需繁杂冗长,即可将其政策意志快速而准确地传递至各区域。 

新加坡的政府结构精简,只设有可直接管辖全境的中央政府,以及40个法定机构、近20个类似行业协会的机构。

此外,新加坡政府也可将有限的资源全部集中调用,将资源利用最大化。

而在此过程中,以清廉著称的新加坡政府的政策执行,也促使着资源在项目中得到充分利用。

迅速、准确、高效,新加坡在三座引擎的强力推动下,正飞往自动驾驶应用之地。

此外,新加坡政府将科技发展视为国家发展政策之一,投入大量资金补贴以吸引国外科技企业入驻。极为开放的文化环境、宽松的政策支持,以及发达的金融市场吸引着众多跨国企业在此设立总部。

根据多份报告显示,新加坡在全球经商难易度及经济自由度中排名全球第二位。

而被视为站在前沿科技浪潮的自动驾驶公司,自然也相应受到新加坡政府的欢迎。

更为重要的是,新加坡以小巧灵活的身姿在各个细分领域砥志研思,较小的沉没成本,使得它难因试错所累。而躯干壮大的大国在试错后的转身,无疑更为吃力。

然而,成于国小,忧也国小。新加坡过于单一的道路环境,及较少的本地自动驾驶企业,使其难以将建设经验及方案对外输出,扩大国际影响力。

在新加坡政府严格控制私家汽车保有量的情况下,新加坡市民的主要出行方式为公共交通工具,道路汽车量较少。

新加坡的「自动驾驶」新名片:成于国小,忧也国小

较为简单的道路环境,难以拓展其ODD,其自动驾驶难以应对更为复杂的场景。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顾清扬曾对媒体表示,新加坡的城市交通建设参考世界多个城市的交通系统,糅合各家长处,吸取经验教训才取得今日成就。

这意味着,新加坡自动驾驶测试或许契合其较为特殊的城市交通系统,但转移至车流量庞大、城市道路环境复杂的地区,可能面临严重的水土不服。

厚此薄彼的自动驾驶布局,更是直接扼制新加坡试图通过自动驾驶对外发声。

新加坡发展自动驾驶的主要目的为发展公共交通运输系统,提升市民出行效率。

因此在过去数年,新加坡的自动驾驶测试主要聚焦于Robotaxi、大巴等通勤、接驳领域,在末端配送、机场、港口、干线高速等领域布局较少。

而这也将成为“偏科”的新加坡,转移其城市自动驾驶应用经验的另一大先天不足。

自动驾驶应用以公共交通运输工具为主,并不复杂的道路环境,以及特殊的城市交通规划,注定新加坡的城市交通解决方案仅此一例,难以复用至其他地区。

法国工商管理学院的教授陈国立直言,“因为国家较小,所以想在整个行业中引领国际地位困难较大。”

总结

建国之初,新加坡在土地资源稀缺、邻国争端不断的内外交困中,将自强的希望寄托于象征未来的科技。

近60年后,新加坡的科技之树在地缘的夹缝中生根发芽、郁郁葱葱。

目前,全球第三次科技革命正在进行,新加坡已率先押中自动驾驶。

多方并举的齐心协力之中,自动驾驶已在新加坡初见落地可能,并暂时独步群雄。

世界大国产业盘根错节,自动驾驶应用仍未可知。而新加坡则身轻如燕,无悬疣附赘之忧。

假以时日,自动驾驶或将成为继“花园城市”等美誉之后,另一张烙印着新加坡字眼的名片。

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