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生物医药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最大地区性药品集采联盟来临,各地政府为什么越来越抱团

作者:刘海涛
2021/06/14 14:07

器械集采中流传着一句名言“将高值医用耗材打骨折。”

随着医改政策的不断推行,从2020年开始,带量集采开始迎来更大规模的动作。

2020年11月5日,医疗器械集采第一单——冠脉支架在天津实施,将均价一万三的冠脉支架降至700元左右,一举开启了冠脉耗材的“百元时代”。

此后,这种政策的巨额福利逐渐被更多省份所效仿。

近期,广东牵头16省区集采联盟,一举成为药品和器械行业的双重焦点。

据了解,此次药品目录暂时拟定了281种之多,超过了国家第五次集采种类四倍之多,除了药品,此次集采还囊括了高值耗材的超声刀头;

在范围上,这次16省联盟,牵头山西、福建、江西、河南、湖北、湖南、广西、海南、贵州、云南、陕西、甘肃、青海、宁夏、新疆、新疆建设兵团等省(自治区)共同集结,堪称中国医疗市场的半壁江山。

据悉,该项目5月中旬已经启动,药品由广东省平台负责、耗材由深圳耗材平台负责具体实施,采购文件另外发布,目前相关医院正在进行超声刀头的数据采集工作。

至此,在内蒙古等14省(区、兵团),跨省联盟集采联盟之后,集采中正式诞生了体量最大的地方性联盟。

器械集采,地方省份为什么越来越抱团

相对于国家集采,地方集采的初衷就是按照地方性医疗需求按需供给,那么在各地医疗器械市场和发展完全不同的情况下,这些省份这次又为什么要抱团行动?

从区域分布来看,这次器械集采联盟的省份分布在西北、西南和华南等地区,这些地区过去在全国市场的话语权并不高。

最大地区性药品集采联盟来临,各地政府为什么越来越抱团

根据国内器械耗材三巨头之一威高集团的财报显示,2018年,这些地区加在一起也仅占其总营收的23.63%。

如果从更大的医疗投入来看,根据2020年国家卫健委发布的《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在人均卫生总费用排名一项,在倒数10个省份中,就有这次集采联盟的五席。

除了广东地区,这里面很多省份因为较弱的医疗能力,在以往的集采面临话语权不足和难以压价的问题。

以河北省曾开展的两病用药带量采购为例,其中阿卡波糖的入围者就是华东医药子公司中美华东,中选价格是0.61元/片。

而在全国集采中,河北省的阿卡波糖中选价格折算下来是0.32元/粒,这个价格比中美华东阿卡波糖的价格便宜将近一半。这意味着河北地区同一类患者,却要吃着价格相差一倍的药物。

和全国集采的大幅降价相比,像河北这样试点的地方集采落差现象并不在少数。

2020年,在辽宁省的地方骨科耗材集采中,虽然成功博得1100余家企业参与,但各家企业对于产品的降价热情都十分有限,平均降幅仅有17.3%,这和江苏81.9%的降幅存在较大差距。

究其本源,医药企业态度不足有限,还是在于这种单打独斗的市场太小了

一位负责地方集采的专家表示:“地方市场难以达到以量换价的目的,对于企业来说,博得中标都没有太大的动力。”

此外,集采还有一个重要问题——玩家过于集中。

以冠脉支架为例,根据2018年机械研究院数据显示,我国冠脉支架市场份额80%,被乐普(20%)、微创(18%)、吉微(15%)、雅培(11%)、美敦力(10%)、波科(20%)这六巨头所占据,其他玩家仅占20%。

此外,置换人工关节市场也存在类似的情况,前五大厂商强生、捷迈、史赛克、施乐辉、邦美,占据整个市场66%的市场份额。

这就意味着,地方集采要想真正落地就必须与巨头作战。

拥有同样经历的一批人,更容易走到一起。

2020年,重庆医保局率先宣布联合云南、河南、贵州、重庆四地开展医用耗材跨区域集中采购,至此诞生了全国首个器械采购联盟。

随后,京津冀联合采购平台也发布了《京、津、冀、黑、吉、辽、蒙、晋、鲁医用耗材(人工晶体类)联合带量采购议价谈判方式拟中选结果公示》,标志着3+6的九省人工晶体集采联盟正式成立。

此后,在各地的集采项目中,又陆续诞生了陕西省际和六省二区等多个医疗联盟,继续扩散了集采的团队作战思路。

地方抱团,企业怎么看?

虽然从地方意愿来看,集采越来越愿意抱团作战,但博弈的另一方“医疗器械企业”,显然持有更加复杂的态度。

截至2020年9月,全国已有多个省份相继开展地方性高值耗材带量采购试点工作,省级以上试点方案数量就达16个,其中省际联盟试点方案就有4个,省级带量采购方案有12个。

在和这些地方集采打交道过程中,器械企业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规则和玩法颇为复杂。

一位医疗业内人士表示:“地方带量采购的规则,相比国家方面要复杂许多,对各个企业都是一种考验。”

具体从案例来看,江西出现了“双信封+带量采”模式、福建采用了“八标+带量采”模式、在湖南又成长出“分类采购+带量采”的模式。

玩法最为复杂的就是湖南的“分类采购+带量采”,将所有投标产品按照专利期内、专利期外、国家重大创新分为三个层次,再按照层级实施集采。

许多参与湖南地方集采的从业者则认为,按照这种划分不明的一刀切非常不合理,次序颠倒,十年前的组合物专利居然被放在第一质量层次,甚至出现部分品种高价中标的现象。

每个省这样的集采特点,过去需要医疗企业依次解读其采购文件,再决定每个市场是中标还是只想参与。

对于医疗企业来说,这种联盟形式的地方集采,也更符合他们的胃口

当然除了这点,联盟形式的集采,还能很好的解决地方保护问题。

同济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与竞争法研究中心曾向媒体表示:“各地议价能力不同,省级采购权力过大,容易滋生地方保护与贪腐。需要预防将来可能发生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限制竞争行为,更要保护好本可以存续的竞争。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雷锋网

结语

迄今为止,集采政策已经实施超过三年,但目前各地的集采规则还并未统一,依然还处于探索期,像广州集采这样的新玩法和新情况,或许未来还将不断出现。

而对于医疗企业而言,随着集采逐渐进入深水区,这样每一次变量和政策或许会给市场带来进一步的重构,只有不断根据市场调整战略,才有机会在集采的“大考”中胜出,在市场中博得最后的胜利。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