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机器人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扫地机器人攻占写字楼

作者:王金旺
2021/06/28 19:08

扫地机器人攻占写字楼

作者 | 王金旺 

编辑 | 李帅飞

商用扫地机器人是不是一个新物种?

这是雷锋网今年年初得知面向商用领域的扫地机器人即将面世时的一个疑惑。

毕竟,商用场景与家庭场景中间隔着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要将扫地机器人从家庭场景带入商用场景,也就意味着要对此前被定位到消费品的扫地机器人的一次彻底重塑。

或者说,商用扫地机器人,已经不再是扫地机器人。

商用扫地机器人,“新物种”的出现

2020年,石头科技市值飙升到800亿,科沃斯市值破千亿。

同样是在这一年,两家合占中国扫地机器人市场半壁江山的企业,相继提出要进军商用清洁赛道,商用扫地机器人应运而生。

不谋而合的战略延伸,由此带来了一次对扫地机器人概念的重新定义……

扫地机器人攻占写字楼

今年3月,石头科技创始人昌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

今年(我们)将会推出可用于商场、地库等大面积清洁场景下的商用机器人,避免这些场景再寻找夜间清洁工。

石头科技商用扫地机器人至此正式提上日程,据雷锋网了解,石头科技这款商用扫地机器人虽然尚未发布,但相关产品信息已经对外公开,并已经开始在线下实测。

扫地机器人攻占写字楼

就在石头科技发布商用扫地机器人正式对外发布之前,国内另一家扫地机器人独角兽企业——科沃斯,在今年5月正式对外发布了商用扫地机器人「程犀」。

这次发布商用扫地机器人的是科沃斯旗下全资子公司「科沃斯商用机器人」(以下简称:科沃斯商用),这款商用扫地机器人的研发团队也并非科沃斯(家用)扫地机器人研发团队的原班人马。

不一样的研发团队、不一样的应用场景,为这一“新品类”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科沃斯:我们为什么要做“商用扫地机器人”

科沃斯集团专注于地面清洁23年,如今将清洁从家里走出去,进入到住宅楼的公共区域和写字楼、酒店、医院等场景,是合乎逻辑的发展路径。

对于科沃斯推出商用扫地机器人这件事儿,科沃斯商用机器人CEO高倩在5月20日的发布上如是解释。

而谈及这款产品,官方更愿意将其称作:商用清洁机器人。

如果深究科沃斯推出商用清洁机器人的原因,其实既有市场因素,也有科沃斯自身发展因素:

我们希望将清洁这件事儿做深做透,逐渐做出一条新的发展曲线。

 显然,高倩是希望用这款商用产品做出科沃斯新的增长曲线。

于是,2020年5月,科沃斯商用清洁机器人正式立项,在金融、零售、地产领域摸爬滚打五年之久的科沃斯商用开始耦合家用、商用积累下来的技术、经验,着手研发第一款商用清洁机器人。

虽然,对于科沃斯商用而言,这款产品是一个从0到1的产品研发过程,这其中的研发难点诸多,诸如清洁机构、定位导航算法、运营管理平台、产品在具体场景中如何落地等问题,我们都需要考虑到,这也是过去一年里我们研发团队一点点在攻克的难题,集团层面在制造工艺、供应链、核心技术、品牌方面给了我们大力支持,大大加快了整体的研发进程。

科沃斯商用机器人CTO邵长东告诉雷锋网。

科沃斯商用此次发布的商用清洁机器人虽然要比现在市面上的扫地机器人在个头上要高出一倍,但整体设计上仍然继承了扫地机器人诸多设计思路,诸如小个头、自主建图、扫洗一体……,不过,二者在研发上其实有一个明显的思维模式的转换。

扫地机器人攻占写字楼

B端对这类产品除了有清洁、智能化的功能性需求外,还有一个本质区别在于我们要为B端客户算清楚这笔账。

例如,我们需要为B端用户提供一个运营管理平台,在这个平台上,用户可以方便地看到用了多少台机器人、这些机器人替代了多少人工、为公司创造了多少收益,以及每天运行过程中哪些机器人在运行、哪些机器人出现故障、哪些机器人需要更换耗材,这些都与家庭扫地机器人不同之处。

这是邵长东带队做商用清洁机器人时的切身体会。

作为科沃斯商用操刀的第一款商用清洁机器人,为了更容易实现量产和规模化复制,「程犀」的定位是面向1000㎡以下商超、写字楼等场景的一款扫洗一体商用清洁机器人。 

这款机器人配备了10L水箱,一箱水可以清洁700-1000㎡,每小时可以清洁300-500㎡,续航约为2.5小时。 

「程犀」可以说是科沃斯冲击商用清洁机器人市场的一个集大成者,仅从产品技术上来看,它融合应用了家用扫地机器人沉淀下来的定位导航技术和AI识别能力、添可(芙万)的滚刷结构、商用机器人的运营管理平台,相当于将此前几年的技术积累都用到了这款产品上,可以看出,科沃斯对这款产品寄予的期望。

在这类商用清洁机器人出现之前,机器人在商用清洁领域其实已经应用多年,只不过,彼时这一品类的刻板印象是体型更大的清洁车或清洁机器人。

商用“土著扫地僧”们的这十年

2020年,腾讯、美团共同参投了一家商用清洁机器人公司,这家公司正是高仙机器人。

高仙机器人成立于2013年,布局商用清洁机器人领域是在2015年,彼时,其首批商用清洁机器人最早落在了新加坡圣淘沙,进入国内市场还是三年后的事儿。

据高仙机器人CTO秦宝星此前向雷锋网透露,“从2018年下半年,高仙机器人的业务重心开始转向国内。

在拿到腾讯、美团投资的同一年,高仙机器人也曾被传出接下来或将筹备科创板上市的消息。

即便如此,规模化量产仍是商用清洁机器人难以跨越的一道门槛,这一领域中年出货量能够达到百台的企业已经十分可观。

商用清洁机器人赛道另一个较为可观的现状是:这是一个还没有被巨头完全渗透、又在逐渐被唤醒的市场,尤其疫情进一步加速了人们对商用清洁机器人的认知,让这一赛道再度火热起来。

在这一赛道再度火热之前,商用清洁机器人领域已经存在了一批这样的“土著”——他们多以生产大型商用清洁机器人为主,经历了商用清洁机器人在中国从萌芽到觉醒。禧涤智能正是这一赛道中的另一个“土著”。

商用清洁机器人这一产品的出现已有10年之久,“在过去10年里,整个行业解决了两个问题——如何将技术与行业结合,如何整合供应链、做好生产工艺将这类产品量产出来”,禧涤智能CEO史航告诉雷锋网。 

整个行业基本成熟起来是在2019年。

到2019年,国内已经出现高仙、禧涤、艾可、女娲在内的一批商用清洁机器人创业企业,这些企业研发的商用清洁机器人大都个头较大,外形上看上去更像传统的清洁车、而非机器人,这些大个头的商用清洁机器人在过往几年里逐渐进驻机场、码头、车站,大型商超、写字楼也偶有它们的身影。 

扫地机器人攻占写字楼

以禧涤智能的商用清洁机器人为例,在过去两年里,禧涤智能的商用清洁机器人已经在浦东、虹桥、白云等机场已有应用,在北京部分地区的大型商超、写字楼也开始落地。

相对于百万量级的扫地机器人市场而言,商用清洁机器人明显受众偏窄,为什么还会有如此大的吸引力?

对此,史航算了这么一笔账:

国内一线城市商用清洁领域从业人员超过1000万,以此推算,国内商用清洁机器人的市场空间在数百万台。

相对这样巨大的市场潜在空间而言,现有的玩家数量和整体出货量还远远没能调动起这个市场的活跃度,这正是商用清洁机器人赛道涌入的创业团队看到的机会。

“小型化”不是趋势

在机场、高铁站看惯了一人高的商用清洁机器人,当科沃斯推出小个头的「程犀」时,会将商用清洁机器人带向小型化吗?

当雷锋网向包括科沃斯商用在内的多位从业者问及这一问题时,得到的答案十分一致——不会。

「程犀」在一定程度上延续了科沃斯在扫地机器人上的技术沉淀和研发思路,但这款作为科沃斯进军商用清洁赛道的首款产品,并没有强行覆盖所用功能。

邵长东告诉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我们当前选择入局商用清洁领域的起点是这样一款适用于1000㎡以下的洗地机器人,后面我们的商用清洁机器人也有可能会向更小或者更大的方向发展,也可能会横向拓展抛光、结晶、推尘等清洁业务。

普通人眼里看到的商用清洁机器人或许仅仅是形态各异的机器人,实际上,这些机器人有诸多场景、功能和类别之分。

仅以商用和民用划分的话,秦宝星将商用清洁机器人和民用扫地机器人的主要区别总结为以下三点:

从应用场景来看,机场、高铁站这类面积更大、环境复杂度更高(诸如有玻璃、扶梯、广告牌等)的场景,需要技术难度更大、工程结构更复杂、体型更大的商用清洁机器人;商超门店、写字楼这类面积相对较小的场景,需要的则是体型相对较小的机器人。

对此,邵长东解释称:

从产品侧倒推,类似机场、高铁站这样的大型场景需要一个更高的清洁效率,这就需要将滚刷、刷盘这样的清洁结构做地更宽,由此也将带来对水箱容积、电池容量的更高的需求,因而体型自然也就更大。

除了技术难度、工程结构方面的要求外,“还有安全方面的考虑,”史航告诉雷锋网。

诸如大型商场会是一个相对家庭更复杂的环境,有玻璃反光,有高低不同的障碍物,如果在这种商用环境中出现安全问题是一个很大的事情,为保证安全性,就需要在软硬件及系统设计上有诸多考量,这也会导致最终研发出的机器人的体型大小的不同。

大型或小型是企业根据目标场景考量在产品研发过程中形成的一种选择,商用清洁机器人需要有诸如清扫、吸尘、去污、抛光、结晶等产品功能上的需求,以及越来越多创业团队进入这一赛道带来的产品差异化的需求,未来必然会出现更多体型各异的商用清洁机器人。

多样化,也必然是商用清洁机器人未来的一个常态。 

扫地机器人攻占写字楼

随着技术越来越成熟,市场需求逐渐被释放出来,相对于2016年-2017年我们刚开始进入这一领域时,这两年的市场已经好做很多。

这是史航在商用清洁机器人市场这些年感受到的一个变化。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目前商用清洁机器人市场仍处于艰难的起量阶段。

谈及今年商用清洁领域类扫地机器人产品形态的出现,史航坦言:

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事儿,有这类相对成熟机器人企业进入这一领域,无论是说将为这个行业带来更高的关注度、认知度,还是带来对于商用清洁机器人更多不同的理解方面来看,这对于整个行业来说都将会带来一定的推动作用。

而现有的体量完全还没有到红海阶段,这个行业也需要更多的玩家来一起推动它走向成熟。

在机器人领域耕耘23年,在供应链、品牌、技术上积累多年的科沃斯进入商用清洁机器人领域后,能否起到鲶鱼效应、为行业带来更多惊喜,整个行业都在拭目以待。

这一年,商用清洁机器人出现了诸多变数:

疫情提高了人们对商用清洁机器人的认知,物业公司集体上市带来数字化管理的需求,商用清洁机器人赛道吸引了互联网巨头入局,科沃斯开始面向商场、写字楼推出首款沿用了扫地机器人技术能力的商用清洁机器人,石头科技偏大型的商用扫地机器人也已经在测试中……

而就目前商用清洁机器人的产品力来看,激光雷达成本下降、传感器技术不断成熟,少数商用清洁机器人在工作过程中基本不再需要人为干预,各家研发团队也在继续提升自家机器人的无人值守能力。

这一年,扫地机器人开始攻占写字楼,商用清洁机器人再次被预言为“量产前夜”。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