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业界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字节跳动一收再收

作者:肖漫
2021/01/20 15:28

字节跳动并不能一直成功。

最起码,在最近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字节跳动先是官宣关停 “悟空问答”,接着又确认暂停手机业务——这对一向高歌猛进的字节跳动而言,可以说是节节败退。

不过,这样的消息并不令人意外。

毕竟,悟空问答虽被字节跳动给予厚望,却早已被认为是失败的产品;而锤子手机业务虽颇受关注,但已经无法在竞争惨烈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激起波澜。

或许,及时止损,才是避免业务倒退的最佳方式。

出道即高光

“来时轰轰烈烈,去时悄无声息”——用这样的一句话作为悟空问答三年多的注解,再合适不过。

“悟空问答”最早是由头条推出的“头条问答”功能孵化而来——2017 年 6 月,“头条问答”更名为“悟空问答”,上线 App 并进行独立运营。

为了进军问答社区,字节跳动对“悟空问答”可谓是给予了厚望,且不遗余力地投入重金推进发展。

在 2017 年 11 月今日头条创作者大会上,今日头条高级副总裁赵添表示,今日头条将重点发力“微头条”和“悟空问答”两个产品,并将在悟空问答中投入 10 亿元签约补贴答主。

这对一个刚起步的产品来说,无疑吸引了众多注意力。不过,让“悟空问答”一经推出便受到关注的,还是张一鸣亲自下场参与了一场“口水论战”。

字节跳动一收再收

当时,用户名为“恶魔奶爸”的网友在朋友圈的一番话语被截图公开,他表示,今日头条一口气签了 300 多个知乎大 V,且签约今日头条的作者以后所有内容不可以再发知乎。

在这一消息不断发酵之后,知乎联合创始人张亮在某群聊中回应称,“太好了,赶紧让他走。他以为中国就 300 个写作的人?”。

不久后,张一鸣也亲自下场回应,顺势给悟空问答带了一波热度。他在悟空问答中表示:

知识应该分享的。我们只是鼓励创作,一如既往,我们会覆盖长尾,从阳春白雪到下里巴人,只是要做好匹配。大家别吵了,上来答题吧。

字节跳动一收再收

而这,也成为了悟空问答唯一的高光时刻。

据今日头条 2017 年 11 月公布的数据,悟空问答推出仅 5 个月,触达用户已过亿,每天会产生超过 3 万个提问、20 万个回答。

同时,QuestMobile 报告的数据显示,2017 年 10 月悟空问答 MAU 达到 121 万,虽然与知乎的 1351 万 MAU 有一定差距,但已逼近百度百科的 159 万 MAU。

光环渐褪,直至消失

在舆论热度之后,砸重金进行补贴、挖人的悟空问并无走向蒸蒸向上的发展之势,而是一路下滑,发展优先级逐渐靠边,直至最后走向停止运营。

字节跳动一收再收

QuestMobile 数据显示,2018 年 4 月~7月,悟空问答 MAU 节节下滑,二季度期间还有 85 万左右,到了 7 月便仅剩 67.9 万。

值得注意的是,悟空问答全面发力却遭遇颓势之时,正值知乎用户快速增长——数据显示,截至 2018 年 8 月,知乎注册用户突破 2 亿,其在 2018 年前三个季度的用户增长已突破 8000 万。

2018 年 7 月,悟空问答被并入微头条,团队内 100 多人转岗,市场总监离职。虽然当时字节跳动官方否认了“战略放弃”悟空问答的说法,但从后续发展的优先级来看,悟空问答已越来越不重要了。

之后,在近两年的发展中,悟空问答再未激起过水花。2021 年 1 月 14 日,官方发布公告称将于 1 月 20 日从各大应用市场下架,并将于 2 月 3 日正式停止运营,关闭服务。

至此,悟空问答即将画上句号。

值得一提的是,悟空问答之死同时也是字节系 App 的首败。

而这样的败仗,其实在侧面印证着——互联网领域繁冗复杂,烧钱扩张,算法推荐固然是快速成长的优选方式,但“大力不一定总会出奇迹”。

尤其对 PUGC 内容为主的内容社区而言,内容沉淀,用户运营、社区氛围等这些需要“老火慢炖”的时间性产物,“烧钱+算法”这种快餐式出品便会适得其反。

最终,字条跳动按下了悟空问答的停止键,这并不意外。

锤子手机,殊途同归

同样是 2018 年,在悟空问答逐渐走向没落之时,字节跳动正在另一领域上发力——以上亿元收购锤子科技坚果团队和部分专利使用权,组建了新石实验室。

需要注意的是,这是字节跳动少有的大并购,多数情况下,字节跳动的并购多在千万或百万元级别;足以想见,字条跳动当初发展硬件产品之决心。

然而,有了新靠山的锤子科技并无重获新生,而锤子手机曾经泛起的点点浪花也逐渐在一波又一波的产品浪潮中退去。

字节跳动一收再收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注:图为坚果 R2

在被收购的两年里,新石实验室(即原锤子科技团队)只发布了两代坚果手机(包括 2019 年 10 月的坚果 Pro 3 和 2020 年 10 月的坚果 R2)、TNT 显示器和周边产品,后来还进一步将坚果手机 R2 和显示器 TNT Go 整合成为“LKP”套餐,主打办公场景。

尽管在发布坚果手机的同时还发布了锤子系统 8.0 以及 TNT OS 2.0,但从其销量来看,市场反馈并不乐观。

相关数据显示,坚果手机 R2 在京东和淘宝上的销量不到 10 万部,办公组合套装的销量仅有三位数。

不仅如此,坚果手机 R2 上市不到 3 个月,其售价已由 4499 的上市价格降到 2999,降价幅度达到 1500 元。

于是,1 月 13 日,字节跳动小范围宣布,原锤子科技团队组建的新石实验室,并入 Musical.ly 原创始人阳陆育负责的教育硬件团队。

之后,字节跳动的硬件团队由阳陆育统一负责,向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教育业务负责人陈林汇报。

业务上,合并后的硬件团队将聚焦教育领域,不再研发坚果手机、TNT 显示器等其他无关产品。

字节跳动按下了手机业务停止键——未来,再没有锤子手机了。

无论是在内容社区上的首败,还是在硬件产品上跘了脚跟,从表面上看,字节跳动正接连败退。

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选择放弃的字节跳动实则正在精简枝干,放弃不挣钱或者难以盈利的业务,集中精力发展重点产业;这对互联网大厂而言,其实也是常态化之举。

尽管是节节败退,但在错误的道路上,后退,也是一种前进。

参考资料:

【1】https://36kr.com/newsflashes/3278285635585

【2】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577174696787647686&wfr=spider&for=pc

【3】https://mp.weixin.qq.com/s/rVSj07WCF5suyNorwdn-tQ


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