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业界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独家对谈丨奥哲CEO徐平俊:ChatGPT冲击下的精彩半年

作者:胡敏
2023/07/20 15:05

AIGC究竟会产生多大影响?

有人将其类比为当年iPhone的横空出世,造就后来移动互联网的壮大繁荣;有人认为更类似蒸汽机的诞生,促进了第一次工业革命和生产力的飞跃;还有人将其类比为人类语言和火的发明,可能会掀开人类社会发展的新篇章。

确实,AIGC的出现被普遍认为将引发一场颠覆式的产业变革和创新,敏锐的资本和企业家早已开始抢滩布局,并陆续于线上线下展开「高调」宣传。

科技部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人工智能大模型地图研究》显示,迄今为止,中国已发布79个10亿参数规模以上的大模型,位居全球第二。

独家对谈丨奥哲CEO徐平俊:ChatGPT冲击下的精彩半年

国产大模型列表截选(来源:网络)

各种产业应用端也不甘落后。

近日,外界传言企业数字化服务商奥哲将于下半年发布AI低代码平台,引发了业内热议。而奥哲官方至今尚未对此事进行正式回应。

面对这位略显神秘的“邻居”,在争议流传半月后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造访了奥哲深圳办公总部,和创始人徐平俊进行了一次深谈,聊聊企业布局AI背后的考量,以及他们过去这半年来「跌宕起伏」的心路历程。

第一阶段:焦虑和兴奋并存,这一波AIGC能力边界在哪?

一段新故事的开始,往往来自于不经意的瞬间。

年初的一个晚上,徐平俊像往常一样驾车从享有"中国硅谷不夜城"之盛誉的科兴园区回到家中。当他推开家门时,发现孩子们正对着电脑屏幕爆笑,他凑过去一看,原来他们正在用一款AI写作软件写老师布置的作文——主要是为了“调戏”AI,因为出来的文字非常离谱,前言不搭后语,逗得娃们捧腹大笑。于是徐平俊突发奇想,试试最近备受瞩目的ChatGPT,跟孩子们一起感受一下最新的技术。

原本并没抱太大期望,因为过去AI技术虽然在诸多企业服务领域有广泛应用,其表现却总是破朔迷离,很多应用场景下甚至难逃“人工智障”的负面名声。然而,这次结果却让人出乎意料。“通过不断输入prompt,提示他作为一个父亲的特质和场景,ChatGPT撰写出了一篇「很够用」的小作文——「我的父亲」。”徐平俊感慨道,“我觉得这次跟以往真的不一样”。

原以为只是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没想到在B端已有一股舆论浪潮在悄然发酵。

三月中旬,当人们惊叹于ChatGPT可以编写代码、写作业、创作剧本,甚至代写辞职信等种种能力时,被AIGC取代的恐慌开始蔓延。诸多类型职业如“编辑”、“客服”、“程序员”等被视为替代重灾区,不少公司也因此被唱衰,就连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Google都被判过“死刑”,市值一夜蒸发7000亿。

独家对谈丨奥哲CEO徐平俊:ChatGPT冲击下的精彩半年

以低代码业务为主的公司也是其中一类。市场接连有声音认为,当AI可以识别人类自然语言的需求自动编写代码甚至直接生成应用时,低代码这类平台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AIGC的能力边界到底在哪?它是否会颠覆低代码行业?这些问题抛给3月份的徐平俊,他还没法给出清晰的结论。

“ChatGPT上线以来AI迭代发展速度太快了,以自然语言的应用交互带来了应用开发范式的变革。这促使我们重新思考企业数字化的终局形态以及未来AI跟低代码的关系走向。”

为了能快速扫清未知地带,带着被动的焦虑和主动的兴奋,除了狂啃资料外,徐平俊在公司内部组建起了研究小组,将一众核心高管纳入其中。他们每天分享互通业内的最新消息,并定期举办战略研讨会,以确保对这一领域有更清晰的认知。

“在办公室的白板上,张华还给我徒手画过好几次AI的原理图。”徐平俊说道。

张华是奥哲的联合创始人,也是早期微软SharePoint的成员。在探索AIGC的方式上,两人切入路径完全不同。徐平俊更关注自上而下的实际应用,张华则是研究背后的底层技术原理。

两种经验的碰撞和结合,双方摸清了AIGC的能力圈,并得出了一致结论:短期内AIGC要代替低代码还很难,反而会给低代码创造更大的市场机会!

为何会有这种推断?

在徐平俊看来,AIGC的本质是诞生了一种新的交互方式。这种新的交互形式会触发更多新场景的数字化,从而催生新的应用需求,进一步扩大整个数字化市场。

当下的AI尚存在着一些能力短板:AI语言模型无法真正理解语义,只是在语法层面完成文本生成;大语言模型并不能像大脑一样对世界进行建模;深度学习网络也没有解决知识表征问题,只是依赖统计信息和大量数据绕过这一阻碍。

“低代码可以利用自身DSL (领域特定语言)能力,实现LLM 输出的逻辑性和准确性;反过来借助 AI进一步降低用户应用搭建的门槛。”徐平俊认为,两者高度互补,低代码可能是AI在软件工程领域落地的最高效方式。

在低代码+AI的模式下,以往需要经过需求分析、建模、搭建、调试、上线等环节的过程将被缩短,直接从需求生成应用。开发协同的方式也会发生改变,AI Copilot(AI助手)将兼具BA、交付、研发、产品经理等多种角色的能力,公民开发者与Copilot的开发模式将成为常态。

80%的开发工作将由AI完成,程序员专注于核心的20%工作。比如关注管理解决大型复杂系统,将大问题分解成小的构建块,聚焦用低代码进行架构设计和整体解决方案的交付工作等。


普通职员可以更低门槛参与到应用开发,在低代码平台使用AI Copilot辅助完成日常应用搭建,真正实现人人都是开发者


IT部门和CIO职能将发生本质变化。IT工作重心将从系统开发转向模型的知识管理,CIO可能会成为首席低代码知识官。

“毕竟如何向模型提供自身企业高质量的知识,是释放AI生产力的重要指标。”徐平俊告诉雷峰网。

总结而言,低代码+AI融合模式下,现阶段企业数字化领域中约60%到70%的工作有望实现自动化。这种判断也为奥哲确定了「低代码+AI」的战略模式。

第二阶段: 成立攻艰组,加速产品落地

判断之下,雷霆般的行动迅速在公司研发及产品端铺开。

5月初,张华带队组建了AI攻艰分队,推动旗下低代码平台氚云融入AI能力。一个月时间,氚云的内测客户已经能通过对话形式生成一些场景应用。

独家对谈丨奥哲CEO徐平俊:ChatGPT冲击下的精彩半年

产品AI能力展示片段(来源:网络)

据悉,对话生成场景应用只是氚云产品AI迭代功能的一小部分。要实现这一功能,一般需要攻克两个关键环节。首先是指令发布环节,不同的人基于所处行业、岗位、拥有的专业知识等有不同的指令表达方式,因此需要大量数据喂养,以训练出合适的模型;其次是应用生成环节,需要厂商覆盖的场景足够广泛,能为每个输入的指令提供对应的应用储备,否则用户体验会大受影响。

相比同行,奥哲在AI层面的落地节奏属实算快。

粗略盘点下,国内市场低代码选手大体分为三类,一类是互联网大厂入股布局,如阿里、腾讯;一类是老牌的IT公司开辟新业务,如用友、帆软;还有一类则是原生型厂商,如奥哲、Mendix。

在捕捉这波AI的机遇上,不同厂商也有不同弊端:大厂容易受限于其自研的大模型;传统的IT厂商非专注于低代码业务,对AI 的探索不会立即应用于低代码领域;而一些至今未能实现低代码商业化闭环的原生厂商可能会在竞争中加速掉队。相比之下,成熟的低代码厂商能快速融入 AI 能力,在赛道中加速驰骋。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奥哲作为国内唯一一家拥有完整零代码和低代码产品矩阵的数字化服务厂商,能够满足不同规模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需求。截至目前,已建立了10大服务中心,覆盖200多个大中城市,同时拥有1400+伙伴服务商,可在全国范围内提供本地化服务能力。此外,奥哲已与阿里、钉钉、企微、华为云、深信服等多家企业达成了战略生态合作,积极构建数字化服务的稳定生态系统。

当问及在几款产品中为何首选氚云进行AI落地时,徐平俊指出,氚云拥有众多客户数量和更为多样的应用场景,这使得团队能够快速获取并分析出高频的用户需求,使AI的融入速度更快。预计今年下半年,AI版氚云将会正式面向全量用户进行推广。

此外,奥哲旗下面向中大型客户低代码应用开发平台奥哲·云枢,以及零代码产品有格也会陆续加入AI能力,并计划在明年与市场见面。

第三阶段:稳定前进,坚守长期主义

风口之上,从不缺少急功近利的「勇者」。

这波AI浪潮的追逐中,也不乏有公司为了追逐热点,简单集成第三方AI模型套在自己的产品上就开始对外发行。

正如移动互联网兴起初期,许多创业者投身各个行业,试图用互联网技术把行业都改造一遍。但事实证明,产业经验和行业壁垒是难以逾越的鸿沟,许多人最后只能铩羽而归。

“我认为没有任何意义。”徐平俊表示,“我们最忌讳的就是头脑发热,未经验证就把一个不成熟的东西直接应用到产品中。对于客户而言,并没有太大价值。”

与3月份相比,徐平俊内心多了一份平静。从原来每天沉浸于刷新AIGC的相关资料,变成了每周抽出固定时间了解相关信息。这种频率下降并非是对AIGC的热情褪去导致,而是他意识到拥抱人工智能并非在短短数月下功夫就够了,需要坚守长期主义的心态。

这种长期主义也体现在公司的人才培养端。相较于大模型公司开展的「AI人才争夺战」,奥哲更倾向于先培养内部的产品经理和开发同事,而且此前有相应的人才储备,为这种方式提供了落地基础。

在整个AI研发过程中,徐平俊经常向内部团队强调做TO B不能舍本逐末。他认为AI是赋能千行百业,而非替代行业。类似早期的“互联网+”到“+互联网”,奥哲认为将来也是“产业+AI”,因此秉承的亦是“低代码+AI”的理念。低代码始终为本,AI发挥的是赋能作用。

据悉,奥哲在结合AI的产品规划层面已经制定了长达三到五年的时间表。正如当年决定研发氚云一样,专注于客户价值,做好产品及业务,或许是奥哲做出所有战略调整的出发点和立足点。

尾声

网上有人戏言:目前AI的发展方向出现了偏差。原本是希望AI帮助人类扫地洗碗,这样人类有时间去写诗画画;目前情况变成了AI在写诗画画,人类还在扫地洗碗。

在访谈即将结束时,雷峰网希望徐平俊给这波ChatGPT的出现做一个类比时,他用了「文艺复兴」打比方。“就像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前夜,AI取代人类工作的时间被大幅提前了,所有人在思想观念上深刻探讨AI带来的变革,这为更深层次的产业革命提供了认知框架。我认为给AI一个物理世界的具身,可能真的会看到下一波工业革命的到来。保持开放和探索的态度,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雷峰网

长按图片保存图片,分享给好友或朋友圈

独家对谈丨奥哲CEO徐平俊:ChatGPT冲击下的精彩半年

扫码查看文章

正在生成分享图...

取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