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业界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徐直军回应华为云架构调整:希望云业务更加独立、与硬件不要有太多牵连

作者:杨丽
2021/04/12 18:07

雷锋网按:不做云等于自绝未来,但难就难的是华为是一家经营性公司,即便没有上市,一切也是需要向盈利、向生存看齐。而加之2017年以来美国对华为的数次制裁,一系列传导作用下华为云与其他代表新业务特征的业务一样,都可能会面临相似的困境。

最近半个月以来,华为云组织人事架构经历了剧烈的震荡,这种震荡让内部员工看不清、让外界众说纷纭。华为云与计算BG究竟是拆是离?在华为云过去几年的发展,从始至终都离不开徐直军的推动。

在4月12日下午举办的2021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上,华为副董事长、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就华为整体战略以及外界高度关心的华为云最新进程进行了分享。

徐直军回应华为云架构调整:希望云业务更加独立、与硬件不要有太多牵连

就华为云人事组织调整一事,徐直军的回复也侧面印证了这一情况确认为实情。

徐直军表示,华为未来的战略之一是强化软件能力,减少对芯片的依赖,提升软件和服务收入占比。他提到,云的核心是软件,华为对云业务的调整,是希望强化软件的组织,与硬件不要有太多牵连,从而实现软件收入的增长。

徐直军还提到,过去美国对华为的制裁,持续性的伤害还会逐步体现,但这种做法还破坏了全球产业链的发展,迫使更多国家考虑半导体的安全性问题。他呼吁尽快恢复全球产业链的合作,发挥全球产业链的优势,或许华为的问题也许可以解决。

接下来,云业务的方向有哪些调整?徐直军直言:

“2017年到2019年的三年间,其实是没有太多时间思考是不是能够真正活下来。经过最近的一些盘点和业务调整,我们发现活下来是很有希望的,而我们今年希望活得能不能好一点。


华为云不同于其他业务,一直是一个端到端独立运作的BU。我们成立华为云之初,是希望把服务器、存储跟华为云协同运作,但是协同运作的时候发现有一些问题,反而消耗了云团队的精力,让云BU(云与计算BG(英文名Cloud&AI BG)已宣布撤销)集中精力发展云。


我们强化华为云BU的定位,强化在软件投资的举措,希望更加独立,结合产业规律,放开手进行发展,提升华为软件服务在整个华为业务的收入占比。”

徐直军提到未来五项战略举措之一,即优化产业组合,增强产业韧性,尤其是增强软件能力、加强先进工艺弱相关产业投资和智能汽车部件产业投资。

为了加强这一点,华为希望进一步加入在软件方面的投入,以提升软件工程的能力。

徐直军表示,“2018年底,华为宣布要投入20亿美元全面提升华为软件质量,打造可信的高质量产品。两年多过去,应该来讲我们的软件工程取得了可喜的结果。我们也会继续坚定不移地投资下去,计划在未来五年内将整个华为公司的软件工程能力提升一个台阶。


我们希望进一步通过软件能力的提升来减少对芯片的需求和依赖,同时增强产品的竞争力。”

同时,华为也在计划软件产业方面的新机会,一旦找到这样的机会点,会加大投入,以切实提升整个软件及服务的收入占比。

徐直军还表示,“我们认为云的核心是软件。我们希望强化整个软件组织,跟硬件不要有太多牵连,同时加大投资,以更好地面向未来,以实现软件产业的增长。”

关于云BU组织架构的调整方面,徐直军没有明确说明。或许,关于华为接下来要怎样做,还有一些还在讨论过程中。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整理了华为云组织架构理念调整脉络:

Cloud&AI BG,中文名云与计算BG,业务包括Cloud BU、计算产品线(服务器等)、存储与机器视觉产品线。


Cloud&AI的前身为Cloud BU,最初是为入局公有云而设立的业务部门。2017年,华为整合了IT产品线、2012实验室、软件产品线、全球公有云业务部、流程IT等具备公有云能力的团队,正式成立了华为云。毕竟当年,华为轮值CEO郭平先生也曾公开表示希望华为云未来成为全球5朵云之一。


2018年年底,华为对“ICT基础设施业务”进行了组织架构的重组和优化,将公有云、私有云、AI、大数据、计算、存储、IoT等与IT强相关的产业重组为“计算与云”产业群,并在此基础上组建了“Cloud&AI产品与服务”。2019年的一季度,华为又将IoT、私有云团队合入Cloud BU。


2020年1月14日,Cloud&AI升至华为第四大BG,与运营商BG、企业BG、消费者BG并行。

雷锋网同时注意到,在近期各独立信源透露的一系列人事调整中,并未对原华为公司副总裁、华为云总裁郑叶来的下一步职责透露半分。而实际上,郑叶来在过去十多年对华为、对云业务的发展做出了开拓性的贡献。

比如在软件产业生态层面,郑叶来一直都有非常深刻的了解和投入。华为云也曾发布过SaaS耕“云”计划等围绕软件生态的一系列举措。在去年的一次企业软件生态大会上,郑叶来分享了他对中国软件产业发展的一些思考。

郑叶来当时指出,当前中国软件发展的障碍主要有四点:商业模式不合理、软件定制模式占据主导地位、小作坊式开发、基础软件平台和商业生态缺失等等。基于自身实践,他提出,SaaS是中国软件产业实现发展的必由之路;开发和运营有竞争力的SaaS,需要值得信赖的云基础设施和好用的工具;华为云致力于成为最佳应用构建平台。

结合上述种种,随着华为云BU相对更为独立,郑叶来或许在未来这一层面会有更多可施展的空间。

2021年是华为机遇与挑战背景下,终于有空隙时间能够重振旗鼓的一年。

(雷锋网)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