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业界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俞永福卸任前夜:再次告别,阿里本地生活业务沉疴久矣

作者:王超
2024/03/04 01:07

阿里集团今日官宣,俞永福卸任阿里本地生活集团董事长。

此前,就曾有接近俞永福的消息人士曾告诉雷峰网,“俞永福之前就在筹备退休事宜,且曾计划将eWTP生态基金转给蒋凡,但蒋凡对广告基金毫无兴趣。俞永福在管期间,eWTP生态基金,因市场环境趋冷,以及偏早期成长期的投资策略问题,导致被投项目表现不佳。这一定程度上招致了集团部分人士的不满。”      

eWTP生态基金的出现,颇具渊源。这与俞永福在UC历史最高位卖出了UC,并顺势成为阿里移动生态业务的主事人相关,且当时的俞永福还是阿里集团最高决策团队——阿里集团战略决策委员会的成员。

在2018年的一次拜访中,雷峰网曾见到俞永福。彼时,俞永福的私人办公室中,挂着马云的题字。俞永福也才从阿里大文娱淡出,成为eWTP的负责人。这是一个荣誉多于实质的项目,俞永福等于在阿里开始了第一次韬光养晦。

当时财富自由的俞永福,多了一大新爱好雪茄。不熟练的加温烟体的动作,以及时断时续的吸燃过程,当时俞永福也才刚入门,解甲归田,俞永福还没有学会真的享受。拜访中,当谈到eWTP究竟是什么?他在eWTP想干什么?俞永福语焉不详。

本质上,eWTP就是一个PR项目,俞永福也很难讲的特别详细。

但站在今天回望,俞永福2018的韬晦实在明智——他在阿里战功累累,从战略决策委员会,顺利成为阿里上市后第一批合伙人,这已经是当时的极限。以他的成绩,再带一个事业群,明显过于高职低就,可比事业群老大更好的位置,又无处可寻?

自古功臣多凋零,就是因为建功立业到了“功高难赏”的地步,所以难免有鸟尽弓藏之晦。而俞永福世事洞明、抽身退步,不仅免祸,又给自己留下极大的想象空间。和UC系同仁何小鹏出去独立创业不同,俞永福明白,在内卷严重的互联网江湖,一次外部创业能大成的机会已经难以寻觅,而他更看好阿里体系内的机会。

于是,阿里本地生活的溃退,就成了俞永福的转折点。本地生活业务,在阿里的重要性,远超俞永福曾经负责的移动、文娱等板块。王兴的一句“本地生活做好了就是又一个淘宝”,让马云寝食难安,但阿里内部人就是不争气,所以俞永福等来了这个机会。

但就事实而言,俞永福在管的本地生活业务,一番努力过后,也仅是缕清了业务逻辑。 整个市场份额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一直是三七分。 目前,高德到店、饿了么组成了阿里本地生活业务所有。饿了么负责到家,高德到店则借助出行流量,改变竞争策略,大力招商。本地生活的业务逻辑,变得略微清晰。

具体业务深度参与不多。俞永福仅是站在更高角度,提供不同意见。在饿了么内部,俞永福曾提出一个概念叫超算。所谓超算就是中台,其直接对标美团商分和BI。这类似自动驾驶的 L0到L5。中台策略有助于提升饿了么的运营效率,实现商家、配送以及消费者三方的良性互动。2022年度,饿了么单年亏损依旧在100亿人民币左右。2023年部分缩亏的主要原因,更多与新广告系统上线相关。

阿里一直非常重视运营,当时饿了么针对流量加权,作了改进,并提出了流量货币化概念。饿了么新广告系统的逻辑是,流量估值货币化,而非传统的定坑位。这样,饿了么业务员与客户谈判的时候,可以直接说以多少货币化价值的流量,换取多少客户资源。同时,也可以有效避免寻租问题。这一有效率且有价值的改变,带动了饿了么2022、2023两年广告投放的增加。

即便如此,俞永福在管时期的饿了么,亏损依旧。饿了么对外宣传,完成了UE为正的短期目标。实际上,所谓UE为正,仅是“前端打平”。

一位前饿了么管理层人士告诉雷峰网:“外卖市场几乎已是定局,且规模到顶。饿了么的下单率才一直是大问题。为此,处端曾通过'猜答案免单'的方式解决,并在市场后期上线了即时零售来扩大业务规模。”

前述饿了么管理层人士告诉雷峰网:“俞永福在本地生活业务上,更多是教练角色,他会提出一些抽象的前沿概念。在俞永福的设想中,自己往前走一两步,希望团队可以走半步。对比之下,昆阳属于一竿子插到底的那种人,话语权非常大,其更像是一个真正的CEO。

上任后,尽管俞永福推行了很多动作,比如汇报数据、统一语言用词,以及通过实时大屏统一内部认知。更甚者,俞永福还定期组织圆桌会议,收集一线数据和声音,定期走访城市。这些举措也仅是提振了业务信心。”

在阿里内部,俞永福口碑不错,不少阿里人都说,阿里最能打的人有两个,一个是永福,一个是蒋凡。但俞永福也是一个敢于直言的领导。

阿里内部打绩效,每个人都怕被打325,但是年年都要有325。有些人不服,就去找各级领导review,要改绩效,但是从没成功过,所以不服气的人就越来越多。

有一次阿里内网上,又有人在review绩效的事情,俞永福就参与了几句。“其实公司不在乎老板给你打什么绩效,以及这个老板的绩效打得公平不公平。公司在乎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老板有没有让你们拿出足够的产出。只要有足够的超出,哪怕他任人唯亲,哪怕他对每个人都不公平,那都没关系。”上级评价这个老板,是以他有没有满足上级的需要为标准,而不是他对下属好不好为标准。绩效,就是公司给老板用来管理下属的手段和工具,他怎么使用这个工具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使用这个工具的结果。

这几句话,在外面看来一点也不政治正确。但在职场环境下,又无可辩驳。真实敢讲,不搞表面文章,而且脑子清楚,愿意担责,这也是俞永福与阿里集团内部人不同的特质所在。

此次卸任及业务交接过后,阿里本地生活将走向如何,依旧未知。但无可否认的是,阿里本地生活业务迎来又一次“漂流”。

本文作者王超,长期关注大消费领域。欢迎消息人士加微信 MR_137524 交流探讨、互通有无。未来,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将推出深度文章《俞永福的做局与破局往事》,敬请关注。 

长按图片保存图片,分享给好友或朋友圈

俞永福卸任前夜:再次告别,阿里本地生活业务沉疴久矣

扫码查看文章

正在生成分享图...

取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