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互联网医疗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安想智慧医疗的「立身法则」:“大平台+专科化”、“柔性制造”以及身后的平安生态圈

作者:李雨晨
2021/05/26 15:40

“我去过一家著名的肿瘤医院,他们的化疗点滴大厅有成百上千人同时在滴化疗药,我内心深受震撼。很多外地求医的人,住在医院附近的小旅馆里,大半夜还要来做放疗。治疗的痛苦叠加心理压力,再加上逼仄的居住环境,肿瘤患者真的很惨。”

亲眼见到癌症病人的艰难求医之路后,安想智慧医疗创始人兼CEO林林很受触动,决心为肿瘤患者做点什么。在2019年两会期间,这个想法和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医卫委主任、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教授、北京大学首钢医院院长顾晋不谋而合,从而开始了在肿瘤业务上的战略合作。 

作为一名在IT行业摸爬滚打20多年的老兵,林林的一大代表作,是从2013年起主导推动与温附一的战略合作。

安想智慧医疗的「立身法则」:“大平台+专科化”、“柔性制造”以及身后的平安生态圈

安想智慧医疗创始人兼CEO林林

当年,全国两万多业内人士都来参观温附一这套“以患者为中心”的院内体系——温附一开创了多个先河,在国内率先引入自助机挂号、打印报告。

当时,温附一陈肖鸣院长提出的一个鲜明口号是,“让信息多走路,让患者少走路”,还有“让药等人,不要人等药”。现在听来稀松平常的话,在当时却是十分先进的理念。

实际上,与雷锋网的这次对话,是林林在2019年以后第一次重新出现在公众面前。而医疗信息化的 “大平台+专科化”、“柔性制造”则是这次对话中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关键点。

在新的公司形式(平安成为控股母公司)下、在新的医疗信息化建设需求下、在一个重新出发的自我认知下,林林对于未来的安想智慧医疗,显然有了更多的思考。 

“癌症本可以在基层治”

前段时间的张煜医生事件,在医疗圈内引起了沸沸扬扬的讨论和关注。对于癌症治疗中药物超适应症使用的争论,本质上是医疗指南规范和创新的尺度和边界问题。 

在对话开始前,林林对这个话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绝大多数的癌症治疗都应该进行规范,因为这是确定性流程下能拿到的现阶段最科学的结果。

不是每一个病人都是马进仓,绝大多数人停留在基层医院时,规范化癌症治疗应该如何保证?在林林的预想中,真正规范化的肿瘤治疗方案可以通过北上广中心医院的医生进行审核,基层医院更多承担的是执行的角色。

“如果治疗的过程可以规范化,那么放疗、化疗跟抽血是一样的,没有太大的难度,都可以在基层做。真正有难度的是手术,这个应该上级医院来做。” 

但问题是,谁来帮上下级医院之间,搭建一条治疗规范的信息之路?

 2019年6月27日,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医卫委、中国抗癌协会大肠癌专委会、北京大学首钢医院联合安想智慧医疗,共同推出了“中国结直肠癌肿瘤规范化诊疗平台”。在安想智慧医疗内部,该平台项目被定位为战略项目。

“因为这个项目打响了中国肿瘤规范化诊疗在基层医疗机构落地的‘第一枪’,具有很好的示范引领作用,同时具备很大的社会和公益价值。”林林介绍。 

安想智慧医疗选择从甘肃开始,逐步从西部地区向全国铺开,实现县级以上医院的全覆盖。林林认为,因为结直肠癌的症状并不典型,在初期很容易和其他的疾病相混淆,是最容易在基层出现漏诊和误诊的病种。而且,结直肠癌如果早期介入(一、二期)的五年生存率是90%以上,到了四期就急转直下,可能就只有10%左右了。从预防的角度来说,推广结直肠癌的规范化诊疗非常有必要。

这套平台的建设最初是由顾晋院长提出来,也是在北京大学首钢医院最先用起来的。

据了解,平台会对接医院现有的业务信息系统,在不增加医生工作量的前提下,规范医生的病历信息录入,给予智能诊断供医生参考。医生确诊是结直肠癌后,即进入系统的“肿瘤规范化治疗”阶段,系统将指导医生何时应进行何种检查,记录检查结果,然后提供合适的治疗方案、手术方案供医生分析。

如果遇到特殊患者,医生需要进行“不规范操作”时,系统只会提醒、警示,所有的决策最终都由医生决定,但是系统会将其记录,以供分析此决定是否合理。在林林看来,平台内置的指南细则,就相当于给基层医生的电脑配了一个“电子词典”。

目前,这套系统已经在北京大学首钢医院先行试点,并且试运行了一年多,今年筹备正式上线。接下来,甘肃和贵州这些县域庞多的省份将是安想布局的重点区域。而且,该平台面向基层不收费,未来通过医联体、医共体的形式去探索变现可能。

林林表示,安想的目标很纯粹,就是在肿瘤诊疗上把“圣经”变成“法律”,加强指南的“可执行性”。每三个月升级一次国家卫健委最新的肿瘤诊疗指南内容,让基层医院的医生用起来; 

其次,让基层医院的治疗方案得到中心医院专家的审核; 

最后,对于疑难杂症,打通“转上级医院治疗和转下级医院随访”的绿色通道。让基层医院拿到经过上级专家认证的规范化治疗中心的“认证”,让患者愿意在基层接受治疗。

柔性制造:像“造汽车”一样做专科系统

2013年,安想从联想内部孵化,2016年独立为联想旗下医疗领域战略性发展业务,全面布局医疗信息化行业,并在北京、上海、天津成立研发中心。

2019年,安想获平安集团战略入股,正式接入平安科技生态布局,成为平安旗下专注提供智慧医疗整体解决方案的“紧密型”成员。

目前,安想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有两个:医疗信息化的个性与标准之争、集成平台与专科系统的进一步融合(结直肠癌肿瘤规范化诊疗平台就是其中一个专科系统)。

为什么要做这两件事?

在业内人士看来,医疗信息化主要分为两类,一类采用纯定制的方式,较好地满足客户个性化需求。尤其对于大型三甲医院而言,较多采用定制模式。

但是,由于开发团队众多,开发质量及服务质量存在参差不齐的可能性;此外,这种模式的成本也相对较高,就好比每做一套衬衫都需要一个裁缝。

“这种模式会产生很多分公司、很多小团队、很多套代码,最后客户的体验和定制的效率都很难体现。因为满意度取决于当地团队:第一,技术水平是否可以;第二,客户服务意识是否好。团队技术水平好跟待遇有关系,医疗信息化厂商的待遇可能是所有信息化行业待遇较低的,这就造成了低层次的定制很多,人员素质鱼龙混杂的情况。”

另外一类则是纯标准化的方式,收集好医院的需求后进行版本的集中更新。这种模式的质量和服务具有高度标准化特征,成本也相对较低。这种方式对于医院的个性化需求响应较慢,甚至不会响应过于小众的需求。

但是,对于医院来说,半年以后再来实现一个需求肯定很难接受。

因此,这也是很多大医院对自己的信息化厂商不甚满意的原因——大医院的定制需求和厂商实现方面存在一个天然的“冲突”。

对此,安想提出了一种“柔性供应链”的概念:通过“柔性”方式来兼顾医院对于效率和定制的需求。用汽车的柔性制造来举例可能更好理解一些——大多数的部件是标准的,但是以柔性的方式来满足客户个性化需求,这样就可以兼顾效率和客户定制需求。

此前,林林表示,“安想智慧医疗系统产品70%的模块是通用的,30%是根据医院特点进行个性化定制,尽管定制化会增加院方额外支出,但其对医生成本的控制及医院工作效率的提升是大有裨益的。”

“我们希望,通过软件先进的系统融合架构技术,来快速定制医院系统。通过系统标准模式的积累,在软件开发融合架构的平台上实现从动态业务需求到系统标准模式组合的聚合。与此同时,程序代码可以借助人工智能自动生成,从而实现高效的软件系统柔性生产,快速定制医院系统。”

安想要做的第二件事是,集成平台与专科系统的进一步融合。

安想的立身之本,是做医院的核心业务系统,例如HIS、LIS等医院信息化系统,是安想发展的基石。

为什么一开始不做专科化系统?

这是因为,所有专科化的系统都要与HIS对接。很多AI应用的产品在医院推行过程中会“受很大的气”,因为拿不到核心业务系统的接口,甚至需要交“接口费”。

所以,安想“一气之下”自己先去做了核心系统。有了核心系统,才能在后续的医院信息化过程中,把握更多的主动权。

但是,林林也坦言,和行业其他厂商一样,这一块业务的发展进度并不会很快,因为不是所有的医院都是新建院内系统,更多的是进行更新换代。

因此,专科化的道路,既有市场需求的引导,也是安想拓宽自身边界的必由之路。

这也是为什么在前段时间的CHINC 2021大会上,安想陆续发布森睿智慧透析解决方案、医废管理解决方案、医院信息平台三大智慧医疗解决方案的原因。

透析的市场非常大:中国肾病人群1.3亿,仅22%应透析患者接受治疗,约3000万患者需慢性管理。安想的智慧透析解决方案,是由安想与费森尤斯医疗合资的医疗科技公司森睿软件推出,在2020年7月研发完成。

这套方案基于“大人物”的逻辑,可以打通透析设备与院内信息化系统:

“大”代表大数据,可将质量过程数据“一键上报”至质控中心;

“人”代表人工智能,也就是基于SOP业务流程结合人工智能向医护推送信息;

“物”则代表物联网,通过物联设备实现医护数据无缝传输。

据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了解,医废、透析产品发布后,安想希望能够覆盖200家以上的医院。在第四季度,透析解决方案就覆盖了12家医院,今年第一个月就再增加12家医院。   

为什么透析产品的速度能够这么快?

一个核心原因在于,血液透析技术列入了国家的等级评审,透析的子系统是等级评审必备的。所以,透析业务必须得上系统。

另外,透析科室是院内较大的科室,而费森尤斯医疗在透析科室里面的设备占有率很高,这也从另一个方面推动了解决方案的落地。

“专科未来会越来越精,我们提出要做某个专科就要努力做到中国顶尖的水平。现在,我们在肾科已经是较高水平了,在专业性上绝对是名列前茅的。”林林进一步补充道。

另一款医废管理解决方案,则涵盖了全流程监控监管平台、全流程业务信息化系统、全流程行为追溯软件系统,以及互联网套件。

安想智慧医疗的「立身法则」:“大平台+专科化”、“柔性制造”以及身后的平安生态圈

从去年疫情到今年的两会,每个省都在出台医废的政策。2020年2月26日,国家卫健委、生态环境部等10部委联合发布《医疗机构废弃物综合治理工作方案》明确,到2022年6月底前,实现每个县(市)都建成医疗废物收集转运处置体系。

同时,据前瞻产业研究院估算,2023年医疗废弃物处理市场规模或将达到107.37亿元,同时医废产生量将达到249.56万吨。到2025年,我国医疗废物处理市场规模将近120亿元。

但是,林林也表示,“安想医废解决方案是近两年才开始研发,借助联想软硬件一体化的研发体系来快速入局。”

晚入局不代表没机会。因为,目前我国医废领域布局的企业较少,暂未形成激烈竞争的局面。

同时,这一解决方案也与平安的主营业务结合,加入了平安产品险和公众责任险,解决医院后勤处理难题,更有助于方案在医院内外部场景的落地。

专科化趋势下的“国产化”医院信息平台

专科化的路线是医院和厂商想要实现精细化管理的必走之路。在雷锋网走访CHINC期间,多家厂商的负责人也对这样的趋势深表认同。

其中,百度智慧医疗副总经理刘军伟就表示,细分领域的专业化、精细化程度不断提升,竞争日益激烈,涌现大量行业新星,其解决方案小而美,直击医院痛点,吸引医院驻足。

在雷锋网看来,安想上述专科化的路线,正是以信息化、智能化驱动,赋能医院智慧专科建设,助力医院精细化管理。而随着专科的发展,医院的数据量不可避免会越来越大,医院的价值会越来越以数据为基础,也会更强调专科之间的共享。

这也是为什么安想要做医院信息平台的原因。

作为自主研发的代表作,补天集成引擎是安想医院信息平台的核心组件。在医院,各个厂商提供的系统基本各自为战,安想的补天集成引擎,就是为了连接各个系统,具有形成数据和应用互联互通的重要作用。

对于安想来说,医院信息平台的一大核心要素就是数据安全。

林林说到,大多数医院信息平台嵌套的数据总线基本99%的都是购买国外的,比如美国或者新西兰的。为提前预防”卡脖子”的事情发生,防治数据泄露,安想的智慧医院信息平台是首批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平台。安想希望从数据安全、信息安全的角度开始一场“巨变”。专科产生信息方便医生、患者,数据通过国产化平台充分耦合并服务于医疗科研及教学。

结语

成为平安控股子公司后,安想智慧医疗可以充分借用平台生态圈内的资源。比如,DRGs领域的望海康信、互联网医疗的平安好医生、医保信息化领域的平安医保科技,和各个生态圈成员单位之间,形成一个整体的联动效果。

前段时间,中国平安宣布并购方正集团,方正旗下的北大医疗资源和平安集团现有健康体系有望形成有效互补。目前,北大医疗集团旗下医疗机构床位数超过1万张,综合实力位居中国“社会办医医院集团100强”榜首。

在雷锋网看来,安想可以借助平安生态的线下实体医疗机构,进行业务的铺展,相关的解决方案均有了着力点。例如,深圳罗湖医共体的建设项目,借助平安的体系,安想得以充分参与进来。

林林对安想的中长期发展充满信心。他表示,“我更愿意去做一些中长期的事,越是困难的事情越要去做。”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