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医疗AI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独家对话英矽智能CEO:2.55亿美元C轮融资及AI制药的未来

作者:刘海涛
2021/06/23 10:46

雷锋网消息,6月22日,国际AI药物研发企业——英矽智能,宣布完成2.55亿美元C轮融资。

本轮融资领投方为华平投资,跟投方包括现有投资方启明创投、蘭亭投资、斯道资本、礼来亚洲基金、创新工场、BOLD Capital Partners、Formic Ventures、BV百度风投等。

以及新投资方CPE源峰、奥博资本、韩国未来资产集团、波士顿投资集团B Capital Group、Deerfield Management、麦星投资、清池资本、统一集团旗下统一国际开发、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和锐智资本等,共19家投资机构。

从融资规模上来看,英矽智能这次的融资已经超过另一家知名人工智能药物发现企业Exscientia(2.2亿美元D轮投资),成为AI医药的一笔超大额融资事件。

在这个重要节点,《医健AI掘金志》与远在以色列的英矽智能CEO AIex Zhavoronkov博士,进行了一场独家对话。

AIex博士是借助GAN和强化学习从事药物发现和衰老研究的先驱。早在2015年,他就发明了具备特性新型分子结构的对抗性生成网络和强化学习领域技术。

他还在《衰老研究评论》、《遗传学前沿》等编委中任职,在欧洲最大的一个巴塞尔生命科学(Basel Life)担任年度衰老研究、药物发现和AI论坛(2020 年)共同主席,是巴克衰老研究所的人工智能兼职教授。

以下是对话的全内容,《医健AI掘金志》做了不改变原意的整理和编辑:

雷锋网:Exscientia最近也刚刚完成2.2亿美元D轮投资,今天英矽智能正式完成C轮融资,前几个月又研发出全球首例完全由AI驱动发现的靶点和药物分子,您觉得和Exscientia相比,你们存在怎样的差异?

AIex:我们非常欣赏和尊重我们的同行,包括Exscientia,这些企业都完成了很多意义深远的工作。

不过相比其他企业,英矽智能提供了真正结合生物、化学、临床数据端到端的深度学习模型,这是我们一个重要的壁垒。

我们最早发力点是基于多组学数据与代码的靶标+通路研究,以实现对疾病的破译。

2016年,我们进一步将其与化合物的深度强化学习结合,并利用AI去预测临床实验结果,改进临床实验设计。

据我所知Exscientia还在使用2012年开发的主动学习方法,来进行基于结构的药物设计、化合物合成与测试,并根据这些结果迭代,进行更优合成。

而且,Exscientia并不开发新的靶标,而是通过差异化手段跟踪优化已知靶标,这也是他们能够更早和大型制药公司合作,更早进入临床阶段的原因。

另外,Exscientia的营销团队也非常强大,很多合作客户不愿意公布他们的交易细节,但Exscientia堪比AI制药的营销天才。

我非常欣赏他们的团队,接下来我们也需要尽快组建一个同样的团队,我觉得英矽智能之前太过于专注技术领先性,而忽视了这一部分。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英矽智能这次完成C轮融资,和之前的研发出特发性肺纤维化(IPF)疾病新靶点和药物分子有什么关系,您觉得对于AI制药企业,进入C 轮融资阶段的几个重要标签是什么,是找出可以进入PCC阶段的新药分子,还是实现商业化营收?

AIex:一个靶标临床前候选化合物诞生,在医药行业是非常重要的大事。

多少制药公司的大型研发主管、生物学家、化学家用了很多年时间,都在致力于通过新分子来证实一个靶点的有效性,像我们这样的成功案例真的屈指可数。

过去,这些化学家都是从自然界或生物中获得一个已知靶标,并根据这个靶标找到新化合物,推进至PCC阶段,但这样做法的成功率非常低。

甚至都不是需要多少时间或成本的问题,而是更关乎运气与概率。

因此当我们第一次证明AI真的可以用到药物发现时候,对所有医药投资者都是一个巨大的轰动性,大家看看我们的投资者名单,他们都是这个行业最顶尖的机构。

对于他们而言,之所以投资英矽智能,和建立药物研发团队、建立CRO网络、聘请资深任峰博士与我共同领导公司等举措有着重要关系。

而对于AI行业投资者而言,我们的AI技术、软件已经在顶级AI会议上发表,我们的AI软件平台也已经在大型制药公司合作部署,让他们知道我们的技术不是一行行无趣的代码,而是真正有帮助的的AI平台。

其实英矽智能还有几个,让所有核心投资者都很青睐的项目,不过现在还不能透露。

而且我们的确创造了营收,但估值和收入没有关系,而是与渠道和实力相关。

雷锋网:与Exscientia、Numerate企业相比,英矽智能为什么更加重视中国的本土化,背后是因为成本、还是产业,或其他什么原因?

AIex:中国市场是未来许多行业的必争之地,医疗保健尤为如此。

我个人非常喜爱中国,享受在中国的每一分每一秒,我们合作的CRO项目大多在中国,我们需要这些CRO生成并验证靶标可靠性,而中国是做这件事最优秀的地方。

大陆和台北都有很多人才,我们在香港也在着手培养人才,英矽智能肯定是更加奉行全球化发展战略,我们在六个国家或地区都设有发展中心。

国家有不同,疾病并没有国界,我也希望我们的产品能够造福地球上的每一个人。

雷锋网:英矽智能完成这次融资之后,下一阶段最主要的投入或目标是什么,是优先推进肺纤维化(IPF)药物分子的临床试验,还是在于寻找更多新药物分子?

AIex:首先肯定是将现有管线推进至临床试验阶段,其次还要尝试拓展更多管线。

此外我们还有很多更有突破性和里程碑意义的项目,将会在未来公布。

雷锋网:与中国的本土企业相比,像英矽智能和Atomwise、Numerate,这些企业和药企的合作,以及AI技术平台合作都要快于国内AI新药研发企业,背后原因是什么,是因为国外对于原研药的发展程度更高,还是AI科研更领先么?

AIex:大多数制药公司没有把早期药物研发放在中国,他们在中国更加专注于商业活动——如何更好地向客户销售产品,并在这一领域建立更多AI合作伙伴关系。

因为大型药企的早期研发活动都在总部进行,所以带给国外AI新药研发企业机会也更多,而且像靶标研究等敏感项目,更加需要和非常值得信赖且声誉极佳的公司合作。

因此,对于中国本土的AI新药研发企业来说,他们往往不能获得非常早期的项目合作机会。

AI新药研发往往需要更多的试验数据,拥有顶尖水平的科学家才能获得合作伙伴关系,并让算法进一步优化。

而中国本土的AI新药研发企业总是缺少创新,经常依赖于开源的东西来进行复制。这就像自己以衰老疾病为目标,开展深度学习研究一样,在开创性研发逆转衰老药物的同时,就可以发明出很多AI新药研发工具。

雷锋网: 目前,虽然有许多像Insilico Medicine的AI药物企业,都拿出了多个药物研发的成绩,但有的观点认为,AI新药研发谈成功还为时尚早,还没有一款AI独立开发出来的通过临床试验创造价值,而创新药的临床周期又特别长,还有很多的变数,这个产业真正发展起来还需要等相当长的时间,您认可这种看法么。

AIex:很多还没做出重要发明成果的科学家或公司,经常喜欢谈论为时过早。

但我想说的是,如果没有取得重大发现,你最好不要创办一家AI新药研发公司,因为即使你筹集到了创业资金,之后也很难在行业参与竞争。

我们看看Deepmind,他们的Alpha Go影响了15亿人,激励了无数年轻科学家进入人工智能领域。

英矽智能在医疗行业,也需要做同样的事情。

健康的生活是基本人权,“花钱买健康”是不可能且不公平的。

在医疗行业,AI每一个小进步都能增加一点人类生命力,这其实是一种巨大进步,这比起用人工智能制作短视频、游戏都要更有意义。

现在短视频和游戏正在大量窃取人类的时间。

我希望在任何地方,人们都只宣传人工智能在药物发现的应用,这才是大家应该关注的首要领域。

所以,那些唱衰AI新药研发成就和潜力的人,应该自己先去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否则应该保持缄默。

如果他们自己在这次浪潮和竞争中已经走向失败和落后,那他们更不应该用唱衰的方式,来解释自己的失败和缓慢。

这就像宝马和大众等传统汽车企业,和特斯拉在电动汽车领域的较量一样,已然进场晚了,但却无能为力。

雷锋网:目前大家对于AI新药研发的真正市场规模和潜力还没有明确的看法和认知,有很多AI新药研发成果的宣传,也有人未来AI平台会像造香肠,持续不断发现新药分子,您怎样看待这样的看法,未来药物分子发现的速度瓶颈,真的要被AI打破了么?

AIex:人类疾病非常复杂,发现一个药物需要十年或更长时间,平均需要花费23亿美元,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去年是人类历史上获批药物第二多的年份,美国FDA批准了52种新药,其中35个是小分子,只有不到十个创新药。

所以大家看到,即使拼命开发,获批的新药数量也只有10种。

因此,如果未来AI真的可以加大新药发现速度,在2025年的FDA获批药物中,有30%都是人工智能研发出来的,那将是一个巨大的成功。

18年前,当我决定从计算机科学转向生物医学时,我希望看到包括癌症在内的大多数疾病都可以得到治愈。

但不幸的是,这并没有实现,使用传统方法已经无法取得太大进展。

但当人工智能在2014年开始超越人类,并在自己的实验室也同样发现重要价值的时候。

我再次发现了科技的加速,不过这种加速,并不是预期那样呈指数增长,因为行业发展需要很长的时间。

今天,英矽智能已经获得非常多资源,我们也将进一步提速发展。为了解决人类生物学和疾病复杂性真正瓶颈,大家可能需要更多关注AI新药研发领域,送孩子去学习生物学,更多关注这个话题。

目前,美国直接在军事上支出已经超过1万亿美元,而在医学研究上支出仅为350亿美元,如果这个数字倒过来,世界可能会完全不一样,因此,大家需要摒弃悲观,助力医疗保健发展提速。

雷锋网:Insilico Medicine迄今为止已经发展近七年时间,经历了整个产业从萌芽到爆发,如今众多资本和创业者开始涌入,并开始出现各种新成果,您是怎样看待这个产业的,是真的突然创造出了一个新兴产业,还是经过多年的积累达到了质变的阶段。

AIex:我觉得AI新药研发行业,特别像1998年的IT行业——正进入一个繁荣期,现在的英矽智能就好比当时的亚马逊。

如今,大家可以看到整个产业有非常多的新兴公司,他们为了筹集资金经常谈许多过分的噱头。

但当行业头部企业已经开始整合,我们看看那些新兴AI制药企业,有一个能拿出靠谱的AI新药研发技术和产品,又有几家是端到端公司?

所以对于行业角度,公司数量增加是一件好事,当自己的企业成为这个细分市场的头部企业之后,自己会很高兴看到这个领域不断发展。

而如果这些新兴AI新药研发公司,能够开发出很好的AI制药技术,我会非常希望收购其中的一些公司。

我不会犯下五年前那些大型制药公司或科技公司,当时没有收购我们的错误,如果他们的潜力或进步很大,我们一定会尝试买下其中最好的。

不过,这个行业发展过热也是一个问题,优秀人才招聘成本越来越高,留存率越来越低。

目前,英矽智能也在尝试通过国家级别竞赛来招聘,我们不在乎你是否去过麻省理工,只要你能解决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那就是人才。

但这件事运作非常困难,工资过高使得人们不再是为了使命和理想,而是单纯为了钱进入这个行业。

所以适当市场调整,并不会给这个行业带来什么冲击和震动,2021年的亚马逊就依然活的很好。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