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工业软件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独家对话安世亚太田锋:国产工业软件不需要「反垄断」

作者:何思思 编辑:王德清
2021/09/02 20:57

独家对话安世亚太田锋:国产工业软件不需要「反垄断」

安世亚太高级副总裁、工业软件中心主任田锋

作者丨何思思

编辑丨王德清

“工业软件具有杠杆作用和支点作用,它能把国家的科技和工业撬起来。”安世亚太高级副总裁、工业软件中心主任田锋这样评价工业软件。 

如今,在推进“工业化”和“信息化”融合、产业升级、新型工业化、工业发展转型等国家战略的道路上,工业软件都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  

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工业软件产品实现收入1720亿元,2020年进一步增长,达到1974亿元,同比增长11.2%,据预测,2021年中国工业软件市场规模将突破2000亿元。 

可以看出,国内在工业软件发展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但放眼全球工业软件市场发展情况,中国工业软件市场规模占全球市场规模的7%左右,国外软件企业在中国工业软件市场规模的占有率在90%以上。

“国外垄断严重、自主研发困难”也就成为了业界老生常谈的话题。 

中国工业软如何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自主研发?如何应对国外长期的垄断?怎样消除国内企业“拿来”的思想?这些成为了业界关心并亟需解决的问题,借此契机,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与安世亚太高级副总裁、工业软件中心主任田锋展开了一场深度对话,试图通过此次对话,去寻找问题的答案。

工业标准化软件市场小,定制化软件市场大

以仿真软件为例,其作为工程类软件,是标准软件的一个门类。据数据显示,国外仿真软件在国内软件市场占有率达到95%,国内企业仅占5%左右。这与当前“中国管理软件强,工程软件弱;低端软件多,高端软件少”的发展态势吻合。

按工业软件门类来说,由于管理软件门槛低,是中国企业最容易做的。相比于国外,中国管理类软件更不容易标准化,因为管理学跟国家的文化、管理体系相关,所以说需要贴身服务,所谓贴身服务就是根据客户要求修改软件,做二次开发,这是导致管理软件不标准的原因。

鉴于中国和西方在管理体系方面存在很大的差异,国外管理软件到中国往往有很大的落差,所以说,中国的管理软件市场很大。

在田锋看来,相对于管理类软件,工程软件更容易标准化,因为它是爱因斯坦说了算、牛顿说了算,不是企业家说了算,它是自然科学的事、力学的事、化学的事,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自然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据《2020-2021工业软件行业研究报告》数据显示,从我国细分的工业软件市场规模来看,信息管理类软件占比最大;生产控制类次之;研发设计类最少。可见,在技术性要求较强的工业软件方面,我国份额依旧很小。

纵观中国工业软件市场发展情况,田锋告诉雷锋网,虽然,国外软件在标准化市场上占比较大。但是以仿真软件市场为例,国内存在一个隐形市场即定制化软件,这是一般机构注意不到的。

据雷锋网了解,定制化软件是每个行业的必需品,定制软件与标准软件不同,是不可复制的。目前,工业软件市场上标准软件中99%来自国外公司,定制软件99%是中国自己开发。但是从利润的角度讲,标准通用软件的利润最高,定制软件需要工程师一个个的定制开发,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

可以说,在定制化软件市场,国内企业占据了半壁江山。

田锋进一步解释道,“定制化市场实际上是借助国外软件做二次开发,以满足用户的特定需求,这是标准软件所不能满足的。定制软件是先有用户再做产品,标准软件是先做产品再找用户。”

谈到安世亚太在工业软件的研究,田锋告诉雷锋网,安世主要做自主研发软件、标准软件,目前已成功研发了一套自主仿真软件体系——PERA SIM,选择做工业软件自主研发是一个战略选择,发展到现在也是战略坚守的结果。

国外垄断严重,国内没有商品迭代市场

田锋表示,工业软件具有杠杆作用和支点作用,它能把国家的科技和工业撬起来,打击软件就是釜底抽薪,相当于把一个杠杆的支点拿掉,整个杠杆就撬不起来了。工业软件的GDP不大,但它的支点作用非常明显。

综合2019年国产工业软件市场发展以及专业机构对30余家知名工业软件供给侧企业和28家头部工业软件需求侧企业的调研结果得出,95%的研发设计类工业软件依赖进口,国产可用的研发设计类产品主要应用于工业机理简单、系统功能单一、行业复杂度低的领域;从龙头企业的数量来看,研发设计类各细分领域的前十大供应商中,国内企业数量处于明显劣势。

田锋认为,国外垄断是一个必然结果。任何一个国家,工业愈发强大,企业对工业软件的需求越高。在这个时候国外厂商看到中国工业体量和市场规模持续增长的现象后,一定会采取措施打压,通过垄断工业软件市场,制约工业发展从而打击中国经济。 

国外厂商以美国为例,其打击中国有两套组合拳,即贸易战和科技战,贸易战打的是工业,就让你的产品卖不出去,科技战打的是具有创新性的东西,工业软件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方面。

据了解,目前,国内企业大多使用的是盗版软件,并且来自国外。 

盗版软件的流入主要是基于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保护不足,田锋向雷锋网举例道,软件跟硬件的不同在于软件可以通过解密免费拿到,但硬件不可以。比如,苹果手机没法解密,所以说必须买苹果手机或者仿制机,这也是国内“重硬轻软”思想导致的。

国外垄断不是别人从国内市场拿走了多少钱,得到了多少收益,而是垄断了整个工业软件市场,让国内软件没办法生存,田锋进一步解释道。

众所周知,由于管理类软件门槛低,大多数中国企业都是以管理类软件起家,并在这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就。但是经调研发现,国内有些企业在创建初期使用国产ERP软件,但当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时,因国产软件功能难以支撑业务需求,企业将国产ERP软件替换成国外软件,出现了逆国产化现象。

对此,田锋解释道,这种局面的出现,一方面,不是因为技术水平差,而是中国没有商品迭代的市场,无论是商品迭代还是技术迭代都在与国外厂商合作。另一方面,由于投入成本大,担心收不回成本,国内企业不敢做,总之就是因为国内工业软件市场需求小。

田锋谈到,目前,入局工业软件的企业很多,一是跟风做工业软件的企业,二是有代码基础的企业,三是想要拿到国家资金支持,投机倒把的企业。这些企业的盲目入局对工业软件的良性发展是极其不利的。

谈及安世亚太的入局,他表示,安世亚太以卖国外软件起家,卖到一定程度后具备了自主开发能力,开始做定制化软件的开发。然后通过商业判断,开始进行标准化软件的研发。这是一个业务自然发展的过程,并非灵机一动就要做自主仿真软件。

四大“新赛道”出现,反垄断并不存在

“在中国,无论是个人,企业还是国家,都认为用别人的软件是占便宜。现在才意识到偷别人的东西,杀死的是自己。”

目前,我国工业软件处于较多关键核心技术缺失,由引进应用向自主研发转换、技术迭代能力建立的关键阶段。

如今,国内企业也逐渐认识到了国外垄断的严峻性,国人对国产工业软件的态度,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在田锋看来,虽然国外垄断现象仍旧严重,但并不存在反垄断的说法,主要在于国内出现了4个新赛道在一定程度上抵制了国外的垄断。

他主要从四个方面进行了诠释:

一、军品企业,美国政府不允许美国企业向中国军品行业售卖仿真软件。目前,这个赛道不需要企业去反垄断。
二、像华为这样被列入实体名单的企业,这些被卡脖子的企业自然不能用国外软件,所以说这属于一个新的民品赛道。

三、国家开始注重知识产权保护,打击盗版,新的一个空间被释放出来。

四、因为性价比不高,国外厂商很少触碰中小企业,这也是一个新赛道。

也就是说至少三年之内是不需要去跟别人竞争的,目前大多数企业都在做备胎计划、替代计划。以仿真软件为例,3~5年的时间,国产仿真软件的技术水平应该能达到了国际水平的百分之七八十。

田锋坦言,当然也有一些企业需要反垄断,针对这些企业,安世亚太提出了一套企业赋能体系,它不是一个软件,而是一个咨询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把软件带进去,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实现对国外软件的替换。

写在最后 

要想实现制造强国的目标,必须摆脱国外的长期垄断,摒弃“拿来”主义,实现工业软件的自主研发。 

访谈最后,田锋表述道,工业软件属于奢侈品。实际上目前中国工业的水平并不高,对工业软件的需求也不高。国外软件固然非常好,但百分之七八十的功能中国公司是用不上的,就像我们不会用到Word 80%的功能一样,工业软件也是如此。

企业理解刚需的重要性,仔细审查自己的需求,选择自己需要的软件而不是最贵的软件。不要只买国外最好的软件,因为它的功能远远超过你的需求。

国家给予正确的引导,相应调整工业软件采购体系和审批机制,剔除奢侈品制度,让企业不要花费大量的金钱去买奢侈品。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