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金融科技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BATJ的金融高管们,正在「默契」回归传统机构

作者:梁程敏 编辑:梁程敏
2021/05/22 11:30

BATJ的金融高管们,正在「默契」回归传统机构

“五年前,那些有头有脸的互联网公司,给部分银行高管开出的薪资,至少是老东家的两倍甚至三倍以上。市场非常疯狂。”某业内人士向《AI金融评论》讲述道。

那时候离钱、离风险最近的行业,分两极。

一极是所有关于互联网和AI的一切,都在水涨船高。

另一极是整个银行业,在不良贷款率上升、息差收窄、投资资产收益率下降等多重压力下,增长持续放缓。

在此大背景下,那些思维活跃、精力充沛,在金融象牙塔中错过互联网最佳红利期的高管们,自然不想再错过科技+金融这波机会。

出走,成为了常态。

他们跨出了传统金融机构的体制,来到了发展更快、个人空间更广、股票激励更多的BATJ金融部门。

然而,五年后的今天,在经历一系列故事与事故之后,大批金融机构高管又从互联网公司,逆势回流到传统金融机构。

更有甚者,直接归队老东家。

有银行高管告诉AI金融评论,这批高管出走又回归,可以归纳为“人、钱、势”三大原因。

其一,人:传统金融机构高管进入互联网公司后,由于思维模式、做事风格迥异,很难与互联网公司的高管以及下属完成有效的磨合。如果一位空降的高管在两年内都没有搭建好自己的班子,出局是必然的结果。

其二,钱:随着监管机构对互联网金融公司的审查愈加严格,上市变得愈加遥远,这些人手中的股票也成了一张白纸,套现遥遥无期。

其三,势:有些高管在互联网公司历练几年后,把互联网的经验和资源,带回至传统金融机构。

这类拥有双重背景的人,自然在数字化转型时代下,深受企业家们的青睐,给足人力和财力,让其在公司大展拳脚。

那么这些年,到底有哪些金融高管已从BATJ离开。又有哪些人,从传统金融机构出走又再度回归?

百度:空降高管集体踏空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分管消费金融和理财与资管业务线的黄爽、张旭阳相继出走。

丁磊 (百度金融首席数据科学家)、葛浩(百度金融的首席架构师葛浩)也陆续离开。

而在更早之前,百度金融风控体系的三巨头王劲(CRO)、张羽(风险战略部总经理)、盛军(风控模型总经理),以及百度钱包及金融理财业务负责人的章政华也已离开。 

至此,度小满(原百度金融)精心打造的空降高管团队已经流失大半。

目前,度小满官网显示高管为:度小满金融CEO朱光、CRO孙云丰、CFO葛新;副总裁职务的高管有何松琦、许冬亮以及崔津泓。

除了CFO葛新,VP崔津泓,其他均是“老百度人”。

其中黄爽、张旭阳已经回流至金融机构,重新扬帆发力。

● 张旭阳:百度副总裁——光大理财董事长

BATJ的金融高管们,正在「默契」回归传统机构

张旭阳,国内资深的财富管理、资产管理专家,国内“大资管”时代业务领军代表人物,超万亿理财业务管理者。

2016年5月,张旭阳从光大银行离职。

2016年6月16日,正式加盟百度,任副总裁,分管百度金融体系下理财和资产管理业务。

2018年4月28日,出任度小满金融副总裁 。

“我可能在传统金融机构被局限住了,到百度可以触发我的新灵感。”2016年,张旭阳从光大银行离职加入百度金融时,描述自己的职业直觉。

3年后,张旭阳又嗅到了新的技术变革灵感。

在资管新规体系下,银行纷纷筹建银行理财子公司。

作为发行我国第一款人民币理财产品的银行,光大银行这个资管界的“老兵”自然要奋力筹备。

经历了3年的科技与金融行业的“化学反应”,2019年,张旭阳决定回归光大银行,任理财子公司董事长。

● 黄爽:百度副总裁——中信产业基金合伙人

BATJ的金融高管们,正在「默契」回归传统机构

黄爽,前百度副总裁,负责百度金融服务事业群组(FSG)的消费金融业务。

黄爽在美国的从业经历让她经历了许多消费金融产品的设计以及与互联网技术的结合。

她任渣打银行中国个人零售业务董事总经理期间,创立了中国市场第一款面向大众的无抵押个人贷款——“现贷派”。

在美国第一资本任职期间,她经历了业内最早的大数据分析在客户精准营销上的应用。

既懂零售业务,又懂产品,是黄爽的个人特点。

2016年,黄爽从陆金所离开加盟百度。2019年离职后加盟了中信产业基金,并成为合伙人统管消费金融事务。

蚂蚁集团:褪去的高管,掌握更大的权力

无独有偶,蚂蚁也在经历着高管层变动。

而这些带着蚂蚁光环出走的高管们,找到了有着自己更大发挥空间的金融机构,带着使命感去革新组织与业务体系。

●江朝阳:支付宝大安全副总裁——招商银行CIO

BATJ的金融高管们,正在「默契」回归传统机构

江朝阳,招商银行CIO。

江朝阳曾任支付宝大安全副总裁,负责支付宝的全面风险防控工作。

江朝阳在加入支付宝前,曾任中国建设银行上海市分行个人金融部总经理、电子银行部总经理及上海分行普陀支行行长,是国内首批参与创建网上银行、电话银行中心的管理人员,对网上金融服务、零售金融业务有丰富的经验和较深刻的认识。

在供职支付宝后,江朝阳重新回归银行业,加入招商银行。

●尹铭:蚂蚁金服保险事业群总裁——阳光财险总经理

BATJ的金融高管们,正在「默契」回归传统机构

尹铭,前蚂蚁金服保险事业群总裁。

尹铭于2015年9月加入蚂蚁金服,主要负责蚂蚁金服的保险业务。

2009年至2015年,尹铭任职于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历任总裁助理、副总裁。

在此之前,尹铭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的总经理,太平保险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总经理。

2020年,尹铭离开支付宝,回归保险行业,加入阳光财险;本月已从阳光财险离开。

京东: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之前京东数科(现已更名为京东科技)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引发了行业热烈讨论。

在递交招股书前,京东数科曾有不少金融中高层相继离职。

2017年2月,从东方证券所跳槽到京东数科的VP金鳞离开。

2019年下半年,一年前被从建行河南分行行长任上挖来的李尚荣离开。

2019年下半年,京东数科旗下另一家子公司东家金服的CEO汤松榕离开。

2020年上半年,京东数科控股公司ZRobot的CEO乔杨离开,出任乐信副总裁。

此外,还有唐智晖(京东数科VP)、郝延山(京东数科金融市场部负责人)、刘方琦(京东数科金融数据部负责人)、沈晓春(京东数科金融风险管理部总经理)、龚晨妍(京东数科金融企业服务群组销售总监)均已离职。

而不少离职的中高层将这家科技巨头现存的问题,称为“中空”。

部分高管诸如王钰、周宇航从传统金融来,又回到了传统金融里。

●王钰:京东数科子菁卡CEO——云闪付事业部负责人

BATJ的金融高管们,正在「默契」回归传统机构

王钰,前京东数科子公司菁卡CEO。 

2018年6月,王钰加盟京东。在加盟京东数科前,王钰在商业银行零售金融业务领域深耕20余年,经历了国内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从无到有,逐步发展壮大的过程。

在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工作期间,王钰先后担任风险管理部副总经理、市场企划部副总经理、客户经营部总经理以及信用卡中心总经理助理等职务。

王钰供职京东数科半年后离开,回到银行业,加入中国银联云闪付。

●周宇航:京东数科财富管理部总经理——弘康人寿保险总裁

BATJ的金融高管们,正在「默契」回归传统机构

周宇航,现任弘康人寿保险总裁,全面负责公司的经营管理和业务发展工作。

周宇航2014年-2019年供职于京东数科,曾任京东数科财富管理部总经理。

在加盟京东前,周宇航曾任弘康人寿电子商务部总经理。

离开京东后,他重回弘康人寿保险。

腾讯:一间被基因定性的公司

BATJ四家企业中,腾讯的金融业务线如金融科技(FiT)、腾讯金融云,空降高管最少,人事变动也多是内部调用,出走者甚少。

其中,金融科技(FiT)业务线,在2019年进行了业务换帅。

腾讯金融科技业务线负责人赖智明,被派任至腾讯投资发起的香港虚拟银行Infinium Limited(贻丰有限公司)董事长。

同期,腾讯投资并购部联合负责人林海峰,被调任至FiT,全面负责腾讯金融科技业务的管理与发展,并晋升为集团副总裁。

此外,只有腾讯征信副总经理李鸿等少数高管离开。

除了FiT外,腾讯金融云方面,总经理胡利明以及其他高管,也是来自腾讯开放平台和QQ部门,并非金融从业者。

仔细观察后不难发现,腾讯两条金融业务线,历来很少空降传统金融机构高管,多数高管来自内部调动。

其实,这种“少空降,任人唯亲”的现象在腾讯内部很常见。

以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为例,CEO汤道生、腾讯云总裁邱跃鹏、交通总裁钟翔平,安全总裁丁珂等业务线的高管,均从QQ体系出身,是不折不扣的“腾讯老兵”。

在云与产业科技,对传统行业的了解要求极高,业务属性极强,因此科技巨头往往倾向于在各个行业高薪聘请传统产业界的高管来担任要职。

但是腾讯刚好相反,多数ToB/G业务高管均来自缺乏行业积淀的To C产品部门。

正是因为腾讯的这种企业文化和基因,从源头上掐断了自己人与空降派高管之间协同、磨合困难的问题。

这也致使整个腾讯金融业务体系,鲜有出现大量高管离职的情况。

互联网金融公司相比传统金融行业来说,是一个新兴的事物。

新兴的事业都必然要经历一个发热期和磨合期。

互联网金融发展这些年,冲劲有余,稳健不足,凸显了金融经验的缺乏。

成也人才,败也人才。

互联网金融公司需要加固业务模式的稳定性,从自身内部成长出一套可执行、可监管、有一定竞争力的业务体系。

待行业成熟,待经验沉淀,相信金融机构的精英们,很快会再次到来。

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雷锋网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