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芯片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中国芯片黄埔军校的最后一批学生,为何被迫「毕业」?

作者:包永刚
2023/09/27 18:25

中国芯片黄埔军校的最后一批学生,为何被迫「毕业」?

作者|包永刚

编辑|王亚峰

距离2022年结束还剩一个多月,几十个江浙沪的芯片猎头,突然都聚集到了上海张江美满电子(Marvell)中国总部的楼下,想多认识几个被美满裁掉的员工,就连遇到在美满楼下散步的人也要问上一嘴,您是不是美满员工?

“从美满离职的人我要认真聊一聊。”芯片猎头欣怡知道美满是少有的在中国有核心研发团队的芯片外企,“这次裁员的规模让人震惊。”

美满多数员工受到的震撼稍微小一些,他们多少有些心理准备,消息灵通的人在裁员前半年就察觉公司即将裁员。

雨泽在美满上海的研发团队,他是团队里的技术骨干,正式裁员前的三四个月,雨泽的领导单独问他愿不愿意去美国工作。

雨泽在美满工作多年,已经在上海安家,他相信做芯片在中国的机会更大,不愿意去美满的其它地区工作。看到周围有同事准备去美国,他猜测公司可能要裁员了,开始关注工作机会。

不久后,美满中国的员工都听到了公司要裁员的风声。

2022年底,美满上海和成都研发中心大裁员,更震撼的是,2023年初,美满明确要裁掉中国区所有研发人员。

“裁员在情理之中,但裁的这么干净还是在意料之外。”不少被裁的美满员工以为还能再撑一两年。

其实,在美满待了十多年的员工都清楚,自从公司创始人周秀文和戴伟立被挤出公司,裁掉中国区研发就成为了迟早的事。

2015年手机芯片业务的失败,美满第一次在全球大裁员。

2016年接替创始人的CEO Matt Murphy上任后,开启了大刀阔斧的调整,中国区的研发团队的规模一直在缩减。

美满位于上海张江的三栋办公楼,从坐满上千名员工,到空出一栋,两栋,如今已员工寥寥。

今年七月份,最后一个小团队做完最后一个项目离职后,美满中国的研发人员数量降为0人,这家有着中国芯片黄埔军校之称的公司,不会在中国再培养新的芯片研发人才。

离开美满的老员工们,曾经对公司或多或少的不满,早已释怀。更多的记忆,是对那个光辉时代的怀念。

这是美满员工被裁的时候一边拉横幅维权一边脸带微笑的原因吗?你眼中的美满是什么样子?添加作者微信BENSONEIT互通有无。

进美满很难,连社招也要看GPA

1995年,伯克利毕业生印尼华裔周秀文和妻子戴伟立,在美国家中的客厅创办了美满电子,瞄准技术挑战很大的存储芯片市场。

中国芯片黄埔军校的最后一批学生,为何被迫「毕业」?

戴伟立(Weili Dai)和周秀文(Sehat Sutardja)

幸运的是,凭借当时还没被广泛应用的“混合信号”新技术开发出的存储芯片,全球最大的硬盘、磁盘和读写磁头制造商希捷向美满伸出了橄榄枝,周秀文和戴伟丽在业界打响了名声,美满也迅速进入高速发展期。

仅用了四年,美满就实现了盈利,在美国硅谷众多的芯片公司里闪闪发光,对电子工程系的毕业生有巨大的吸引力。

微电子学博士毕业的奕辰就是其中一个,他2007年加入位于美国加州的美满时,公司高速发展,在全球多地开疆拓土。

中国正是美满业务拓展的重要地区,奕辰也因此回到上海,2008年开始建立美满在中国的存储团队。

那时,互联网行业还未兴起,美满工资高、福利好、还能接触全球最前沿的技术,是北京清华、北大,上海交大、复旦这些顶级学校毕业生争相进入的外企。

美满招聘员工有一个奇怪的规定,无论是校招还是社招,参加美满的面试都必须拿着在学校时的GPA(平均学分绩点),许多工作几年的人,为了加入美满还要跑回学校打印一份GPA成绩。

“学校在上海的还好,不在上海的特意跑一趟很麻烦。”几位芯片工程师都对雷峰网吐槽。

已经在其它外企工作了几年的俊杰刚开始对这项要求也有些不解,后来才知道,当时美满招聘员工,所有录用通知CEO周秀文都要亲自审批,他非常看重GPA

非中国顶级高校,GPA不好的人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如果有竞赛获奖,或者做出过特别好的东西,可以单独申请,CEO会根据情况决定是否发放录用通知。

就是在这样严苛的筛选下,美满2008年开始就聚集了一批中国最顶尖高校的人才,以及当时国内最优秀的芯片人才。

刚招来的毕业生经验有所欠缺,但都很聪明,自驱力和学习能力都很强。”奕辰清楚当时国内的芯片人才和美国同行差距明显。

有了国内最优秀的毕业生,奕辰和俊杰先后开始在上海建立存储和核心研发团队,很快,美满的中国研发团队扩张到了北京、成都等地。

俊杰深知团队文化的重要性,他2009年底加入美满后,花了很多精力建设团队的文化。

“我们团队不是先把口号想好,是在工作的过程中,在实际的项中,身体力行的告诉所有人要精益求精,从外部的视角来看就是非常工程师文化的团队。”俊杰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到了看GPA的好处,“所有人的自驱力都比较强,差不多一年时间我们就把团队的文化建起来了,后面团队的发展会更容易。”

能力反超美国,中国研发团队受重用

2010年,美满设立中国总部,有了三栋属于自己的楼,在中国的发展也进入鼎盛时期。

有国内最优秀的人才,加上工程师文化的的精益求精,美满中国研发团队的能力在一个个项目的锻炼下迅速提升,仅仅几年时间就比美国团队做的更好。

“美满在中国能招到最聪明的人才,但美满在美国面临激烈竞争。”美满总部的一位VP如此解释青睐中国团队的原因。

美满中国研发团队的能力得到认可,负责的项目也越来越多,从芯片验证,到芯片实现,核心的芯片设计也会交给中国研发团队。

最好的时候,美满所有业务在国内几乎都有团队在做,这对于一家外企来说并不寻常。美满之外,AMD也是一家为中国培养了许多芯片人才的外企,原因大不相同,欢迎添加作者微信BENSONEIT深入探讨。

俊杰加入美满前在几家芯片外企待过,但没有一家把核心研发放在中国。“之所以选择加入美满,也是了解到美满会把核心研发都放在中国。”俊杰想要参与到最前沿产品的研发中。

至于美满为什么会把所有核心研发都放在中国,员工们有各自的角度。

奕辰认为有两个关键原因,一个原因是创始人戴伟立出生在上海,丈夫也是华裔,对华人更了解,也更容易信任华人。

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当时中国的人才更便宜,用比美国便宜非常多的价格,就能招到中国最优秀的人才,这是商业公司自然而然的选择。

“创始人是华人确实很关键。”俊杰认同奕辰的观点,他也补充了自己的看法,“创始人和高管大部分都是华人,意味着整个决策链都不会有人戴有色眼镜看中国的团队,中国区和其它地区被一视同仁,这在任何时候都非常难得。”

俊杰此前在其它外企的经验告诉他,其它外企即便想把核心研发放在中国,但华人高管的数量有限,在大公司很长的决策链上,难免会有人戴着有色眼镜看中国,最终很难把核心研发放在中国。

“那时候经常去美国出差,走在美满美国总部附近,看到周围的人大部分都是华人,总会感慨这么多美国公司还有哪家从基层到高管能有这么多华人。”俊杰对于美满由华人统治的时期有切身感受。

中国芯片黄埔军校的最后一批学生,为何被迫「毕业」?

中国团队只能负责边角项目,危机出现

美满总部对中国研发团队的信任并非一直持续,2014年左右,美满总部把一个非常重要的设计交给一个华人带领的团队负责,但后来这个项目的负责人离职,给公司带来了非常多麻烦。

从那之后,美国总部慢慢就不会再把核心研发放到中国,中国的研发团队更多负责芯片验证。

在美满工作超过12年的凯琳很难确定总部不把核心设计交给中国团队是否与这个事情直接相关,但自那之后,总部给中国团队的项目大都是边边角角。

这没有阻碍美满中国区的发展,员工数量持续增加,美满张江三栋楼的办公室已经不够,还在外面租了两层办公室,2015年大裁员前美满中国的员工数量超过两千人。

美满第一次的全球大裁员是因为手机芯片业务的失败,2015年时全球裁员17%,美满中国超800名员工被裁,受影响的员工在公司门口拉横幅抗议,在网络上发泄自己的不满言论。

周秀文和戴伟立确实有远见,早早就看到了手机芯片的未来潜力,2008年就开始涉猎手机芯片市场。

3G时代,美满与中国移动合作一度占据了3G单芯片方案90%的市场份额,让博通这个通信芯片巨头也不得不退出3G手机芯片市场。

4G时代,美满乘胜追击率先推出4G芯片,但2014年底,还是不敌高通、联发科和展锐的竞争,不得不在2015年9月宣布放弃手机芯片业务并大幅裁员。

手机芯片终究没成为美满存储芯片之后的下一个爆发点。

2015年的裁员主要影响的是手机业务部门,对其它部门影响不大。”美满资深芯片工程师浩宇印象深刻,一些被裁的人在公司门口拉横幅维权,在网上发帖引阐述自己遭遇不公。

“公司为了生存不得不放弃手机芯片业务。裁员的赔偿标准比法律要求的更高,还有一些人维权,可能还是有沟通没做好。”俊杰这样认为。

中国芯片黄埔军校的最后一批学生,为何被迫「毕业」?

当时维权现场的照片看,许多拉横幅维权的员工其实都是面带笑容,可以看出,他们对公司虽有怨气,但对N+3的裁员补偿方案应该满意,而且那时候国内资金和政策都在大力支持国内芯片产业的发展,被裁后很快就能找到薪水更高的工作。

手机芯片业务的失败,只是美满发生本质变化的序章,2016年才是关键。

创始人出局,美满质变

手机芯片业务的失败,让美满的股东借机挤走创始人。2016年4月,周秀文、戴伟立双双宣布离职。7月,Matt Murphy被任命为美满总裁兼CEO,成为美满创立以来的第二任CEO。

Matt上任之后,就迅速开始巡查美满全球各个分公司。

Matt代表华尔街的利益,只要巡查发现某个分公司或者业务没有意义,就会对业务进行重组。”凯琳在新CEO上任后明显感觉到了变化。

柏霖所负责的物联网产品线就是在Matt上任后被全部砍掉。

“Matt上任后业务说拆就拆,我负责的产品线被砍掉之后,只能转到本地的销售团队。”柏霖运气不好,“ 2018年美满的Wi-Fi业务卖给了恩智浦,原因就是Wi-Fi业务的利润对美满来说还是太低。这次调整后公司给我两个选择,拿N+3离职或者去新加坡或者美国。”

柏霖明白公司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最终选择了离职。

“虽然是跨国大公司,但我的感受是,创始人时期公司的管理还是‘小老板’式的管理。”身为商务拓展的柏霖对公司的业务更为敏感,“很多业务可能不太赚钱,但创始人还是会决定开发产品,特别是在消费市场,一旦没跟上市场就会坠入深渊,我不清楚他们做决策的时候是否严格评估了ROI(投入产出比)。”

奕辰也有相似的感受,“公司发展壮大之后,还是不太能感受到公司是一个大的整体。更像是小公司的集合体,一线业务部门只要能得到上一层的认可,就可以得到支持,没有一个公司顶层战略和规则的指导。这种管理方式在公司早期问题不大,但公司发展扩大之后,这种弱项就会展现出来。”

俊杰看到了创始人时期管理方式的利和弊,“创始人时期相对其他外企流程化做的没那么重,确实像一家初创公司,效率会更高。但流程做的不够严谨和规范,做一些非常大的项目的时,就可能竞争不过流程规范的公司。

新CEO Matt上任之后,凯琳能看到职业经理的事业心,Matt想要降低公司对存储业务的依赖,拓展公司的业务线。

不久后,美满就明确了业务要集中在四个方向:存储、网络、可连接技术、定制化解决方案。

一系列的调整之后,美满从高管到总监,华人越来越少,公司文化和做事风格也在变化。凯琳感受到了明显变化,“以前想要在产品里做新的特性,在下一代产品里加入就可以,但现在只有和客户谈好,才能做研发。”

两任CEO管理风格的显著差别,让研发工程师们虽然对创始人的管理有些微词,但也更加怀念创始人时期公司的工程师文化。

公司文化改变的同时,Matt也开始裁中国区的研发。

6年裁掉中国区所有研发

2016年全球巡视完毕后,Matt迅速针对小而分散的团队进行了裁员,中国区也受波及。

那时,Matt 就想完全关闭北京研发中心,有两个部门的VP 力劝,最终才得以保留。

略感不安的北京研发中心的员工当时认为,只要团队能证明自己的价值,就不用担心被裁。

总部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关闭北京研发中心只是早晚的事。

2018年,北京一个研发团队原有的项目终结,拿到了Marvellous Team奖励。然而,总部没给这个获奖的团队新的项目,反常的安排大家去另一个项目组干活。

到了年底,总部直接对这个团队摊牌,给出两个选项,要么转部门,要么直接拿赔偿毕业。震惊之余,团队里绝大部分员工选择了拿大礼包毕业。

裁掉一个优秀团队之后,北京仅剩的研发团队也意识到北京研发中心岌岌可危,不少员工主动选择毕业。

到了2020 年,北京唯一的研发团队剩下的人屈指可数,最终在北京办公室搬家前集体毕业。

裁掉北京研发中心只是美满在中国区裁员的开始。

2022 年上半年,中国区绝大部分研发团队整合,原有的项目全部交出,转而专注针对国内客户做设计服务。

在浩宇看来,这是个非常危险的安排,因为国内的团队事实上已经和总部切割了。

2022年8月佩洛西窜台后,总部迅速安排中国区VDI 办公,也就是本地的PC 不再能运行办公软件和存储文件,仅只能作为瘦客户机使用,连接位于日本的服务器通过虚拟桌面办公。

很快,美满裁员的流言四起。2022年10月底,美满第一波毕业通知书发出,中国芯片黄埔军校的最后一批学生被迫离校。

凯琳经历了这些变化,她也清楚为中国培养了大量芯片人才的美满,已经不再辉煌。

“公司想裁掉中国区研发的时候,其实公司的吸引力已经大幅降低。”凯琳说,“2015年之前我们团队的人只进不出,后面陆续有人离开。再想招名校毕业生的难度越来越大。”

凯琳还明显感受到,以前进入美满的人至少待个五六年才会离开,后来国内芯片公司快速发展,很多人待三四年走,到了2020年,招来一两年的应届生也很快就走了,出现了很明显的断层,只剩资深的和刚入职场的员工。

所有美满人都知道,美满的光辉岁月已经过去。

离开中国芯片的黄埔军校

2022年底收到裁员通知时,凯琳感叹终于尘埃落定,虽然早有风声说公司要裁员,但还以为中国区还能再撑一两年。

凯琳心情有些复杂,她喜欢待在美满,十多年一直都能学习和接触业界最新的技术,也能兼顾生活和工作的平衡,团队的氛围也非常工程师文化,全球的团队协作只想为了做好产品,出问题大家的第一反应不是推卸责任,要被迫离开这样一家公司还是非常不舍。

与往常一样,公司还是给被裁员工N+3的赔偿,凯琳和同事都很满意,而且作为有十多年经验的工程师,在国内芯片公司找个工作并不困难。

过去十多年间,美满中国的员工因为能参与核心项目,参与全球最前沿的产品研发,确实成长出了非常多优秀的人才,这也是美满能被称为中国芯片黄埔军校的原因。

2016年新CEO上任后。许多美满的中高层离职创业,成为了中国芯片发展里无法被忽视的重要力量。

像是英韧科技创始人吴子宁、澜起科技总裁及联合创始人戴光辉、翱捷科技副总经理赵锡凯、恒玄科技创始人张亮、探境科技创始人鲁勇。

许多离开美满多年的人聊起美满,依旧会因为当时能够参与全球最先进产品的研发而感到兴奋,那是一段无法忘却的美好记忆。他们是中美关系蜜月期快速成长起来的中国芯片人才。

离开美满的人又有什么样的故事?和美满一样在中国区有核心研发的AMD又是一家怎样的公司?欢迎添加文章作者微信BENSONEIT交流。

文中欣怡、雨泽、奕辰、俊杰、浩宇、凯琳、柏霖均为化名 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

长按图片保存图片,分享给好友或朋友圈

中国芯片黄埔军校的最后一批学生,为何被迫「毕业」?

扫码查看文章

正在生成分享图...

取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