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芯片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独家|资本寒冬下,跑出了一家“非典型”高性能RISC-V公司

作者:吴优
2022/10/13 18:05

独家|资本寒冬下,跑出了一家“非典型”高性能RISC-V公司

RISC-V传入中国7年有余,该指令集开源、开放的特征吸引不少CPU爱好者从半开放状态的Arm阵营迁移。

有人从中看见成为“中国Arm”的机会,基于RISC-V自研IP核心,试图通过售卖IP核心的方式推动RISC-V的商业落地;也有人从中看见更加平等参与世界级通用高性能CPU处理器生态的可能,入局就计划自研属于自己的RISC-V 高性能CPU芯片,希望能像推动开源的Linux操作系统一样在RISC-V生态建设过程中发挥自己的价值。

2021年成立的进迭时空就属于后者,成立之初就决定从处理器内核到芯片和软件纯自研,专注研发新一代架构更融合、算力更强大、性能更优秀的RISC-V高性能处理器和计算系统。

近日,这家RISC-V芯片初创公司刚刚完成Pre A+ 轮融资,由君联资本领投,经纬创投、Brizan Ventures、海阔天空创投(Beyond Ventures)跟投,加上此前的Pre A轮(经纬创投与耀途资本联合领投)和天使轮融资,已经获得数亿元人民币投融资。在进迭时空的股东名单里面,不仅汇聚了经纬创投、君联资本、耀途资本、万物资本、云晖资本、真格基金、海阔天空创投(Beyond Ventures)等知名VC机构,还获得了高秉强、唐立华这样半导体行业和投资大咖支持,在当下资本寒冬里这家公司逆势走出了非“常”不一样的融资道路。

创始团队再续D1前缘,受半导体投资大咖青睐

与近两年国内备受资本青睐的大芯片初创公司相比,进迭时空的两位创始人陈志坚和孙彦邦可以被视为非“常态”的芯片创业者,没有海外留学背景,也没有在国际芯片大厂工作的经验。

陈志坚博士毕业于浙江大学,受导师严晓浪的指引踏入半导体行业,2006年开始从事国产CPU的研发和产业化,在CPU领域拥有10余个专利和二十余篇论文,硕博期间就参与中天微的CPU研发工作,随着中天微被阿里收购进入平头哥,是国产嵌入式CPU 玄铁系列的主要研发和应用负责人。

孙彦邦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毕业之后一直在全志科技从事芯片的软件开发和客户生态工作,在职时长13年,有着丰富的软件研发经验,在基础软件领域有10余个专利,见证了多颗芯片千万乃至亿级的成功量产。

在半导体投资集体降温的当下,创始人的非“常”背景不但没有成为公司投融资道路上的障碍,反倒是在成立之初就获得唐立华、高秉强等半导体大咖的天使投资。

唐立华是中国最早一批的芯片创业者,先后参与创办炬力、全志科技,并带领公司成功上市。曾多次创造产品品类全球市占率第一的战绩。

高秉强则是全球知名半导体芯片专家,曾担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香港科技大学的教授和院长,成功投资了大疆、澜起、思特威、博通、云鲸等多家半导体和产品企业。

“能得到这些半导体专家们的支持,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我们团队有RISC-V内核和芯片从研发到量产落地的实战经验,这在当下的中国半导体创业圈是稀缺的。”孙彦邦告诉雷峰网。

所谓的RISC-V芯片从研发到量产落地的实战经验,正是全志科技基于平头哥玄铁906研发的RISC-V芯片D1,这款芯片在2021年初实现量产,且基于D1的AIoT开发板哪吒,是全球首款支持64bit RISC-V的Linux量产产品。陈志坚和孙彦邦正是D1的项目和内核总负责人。“这对SoC来说只是一小步,但对于RISC-V来说,可能是一大步”,孙彦邦这样描述他的感受。

对比同一时期的其他开发板,D1提供规模量产供应且易获得,为RISC-V开发者降低了门槛和成本,在推动RISC-V生态发展方面作用巨大,全球各地都有开发者使用。雷峰网了解到,有国外网友对D1进行测评,惊讶于其性能超过同档位的Arm芯片。

正是在开发D1的过程中,孙彦邦看到了CPU更多的可能性。

“以前基于Arm的内核做芯片,从系统的角度来看,其实有很多开发需求都无法被满足,也只能被迫接受,但在开发D1时,就有了更多可发挥的空间,我们不仅将IP的位数从32位提升到了64位,同时也在向量计算和数据吞吐方面做了很多优化,从系统的角度进行优化,能够给应用端和客户带来完全不一样的体验。”孙彦邦说道。

D1项目也让就职于平头哥的陈志坚结识了在全志的孙彦邦。D1解决了RISC-V无量产AP芯片可用的困境而大获全胜,二人对RISC-V 未来的展望不谋而合,认为RISC-V能够创造同Linux一样的生态价值,骨子里带有创业基因的温州人陈志坚又想起导师严晓浪当年那番如雷贯耳的教诲:“芯片是当下中国卡脖子最严重的领域,国家培养了你们,就应该有勇气投身于这个行业”。

面对RISC-V这个全球开放标准的历史性机遇,陈志坚离开平头哥,并拉上志同道合的伙伴孙彦邦一起,决定创办一家RISC-V架构的大芯片公司,真正推动高性能RISC-V的商业化和生态发展。

得知孙陈二人要创业的想法,高秉强教授十分支持,第一版商业计划书还未完全定稿就直接向二人表示可以提供天使资金支持,额度和估值由创始人团队说了算。

孙和陈对此备受鼓舞,后来还专门向高教授请教:“您看中我们团队什么?”

高教授从投资和产业发展预判的角度给出了回答:“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投资半导体,一直在投资应用。只有RISC-V会让我再度投资半导体。RISC-V一定是未来,能够有机会诞生世界级的企业,这个企业也一定是在中国,因为只有中国才有最多的面向未来的应用。做成RISC-V这个事,一定要有处理器核的定制设计能力,同时又一定要有踏实的市场落地能力,你们的组合是最好的。”

唐立华则是最早关注RISC-V的上市芯片公司高层,一直看好高性能RISC-V CPU的商业化量产落地前景,因此也力挺老朋友陈志坚和孙彦邦的创业计划。

瞄准机器人等新兴领域,开辟高性能CPU增量市场

中国在CPU指令集方面长期受制于人,但RISC-V指令集开放标准的特性给了所有个人和机构平等研发CPU的机会,因此在RISC-V传入中国的这7年时间里,诞生了不少RISC-V玩家,这些玩家多以研发和销售小型RISC-V IP核心为主,希望能够效仿Arm的商业模式。

但RISC-V的生态发展依然动力不足,开源开放的生态建设,前期需要先有能支撑大型软件的较高性能处理器,而现状是,虽然人人都看好RISC-V的发展,但行动上多数在观望——小公司的财力往往只能支撑其研发小型内核IP,大公司在尚不明确RISC-V能否为其带来巨大的商业利润之前对其投入也略显保守,半导体企业普遍的软件能力短板更让人望而却步,没有人愿意在既有业务营收稳定的情况下铤而走险,因此即使有像平头哥这样愿意短期内放弃IP授权费,开源其RISC-V处理器的玩家,业内仍鲜有对高性能RISC-V芯片的投入。

对于RISC-V的商业化落地的担忧,又常常围绕着一个问题来展开:X86和Arm都已经建立起成熟的生态,二者在PC和移动端分别独占鳌头,并围绕服务器领域展开新的竞争,RISC-V在高性能领域真的有机会吗?

当大众的讨论还停留在RISC-V究竟最终能否在PC端、移动端或服务器端大放光彩时,进迭时空已经将目光聚焦在更开放的未来。

“每一代架构都是与未来的新应用共生发展的,X86架构伴随着电脑和互联网时代而成长,Arm架构则因为移动互联网成为手机中的主流架构,下一个时代会从连接人到连接物,是万物智能化与互联化的时代。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再到智联网,一方面是每个时代终端的数量会呈现十倍级以上的增长,另一方面是对底层根技术要求更开放,互联网时代的X86和Windows是封闭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的Arm是半封闭的,安卓OS也是半开放的,到了万物智联网时代无论是CPU架构还是OS都希望是完全开放的。与PC、智能手机的单一终端形态不同,下一个时代会呈现场景和应用多样化,RISC-V的开放、DSA特性可以更好地适应下一个时代的要求。”陈志坚说道。

“通常大家对万物智联时代芯片的理解可能是低算力的IoT芯片,这样的理解或许有些片面,智能物联的算力需求多种多样的,比如智能汽车就是一个典型的超大算力智能物联场景,它对算力要求非常高。下一个时代,新的应用形态会更多,譬如泛智能机器人、边缘计算节点,工业和商业场景的智能化、云电脑与云手机等,架构更开放、软件更多样、算力更大更高效是下一个时代的趋势”。

“未来,泛IoT端的算力需求必然会增加,云计算算力必然会下沉,未来的算力形态和算力结构会被重构。进迭时空的RISC-V芯片,在新应用上瞄准的领域包括泛智能机器人、新型边缘计算节点等,未来的智能机器人、人形机器人、低速智能车等都是我们看好的领域,特斯拉前两天发布了Optimus人形机器人也反映了对未来世界趋势的认知,这与我们的观点不谋而合。”

陈志坚也透露了公司现在的研发进展。“我们的第一代产品的计算能力,将超过原D1性能的200倍,并且服务器级别的RISC-V处理器核项目也已启动,芯片与软件开发都在同步进行中”。

在全志工作期间,孙彦邦曾参与过多个扫地机客户产品的合作开发,见证了扫地机器人近几年的爆发式成长和智能化历程。扫地机器人的初级形态是碰撞式的,没有避障和路径规划的功能,碰到物品的时候会弹回并继续清扫,这种产品只要MCU级别的主控芯片就可以了,但是现在的高端扫地机器人已经发展到四核处理器、4T的算力需求了,在功能上需要支持多路摄像头输入、物体智能识别、路径规划与避障等。“算力需求的持续增长是电子类产品的永恒需求”,孙彦邦说到。

如果将类机器人的范围进一步扩大,进迭时空所瞄准的市场,产品形态尚未完全显现,不过曾经参与并见证全志科技抓住平板市场机遇高光时刻的孙彦邦对未来充满信心,坚信类机器人一定会是智能化未来的代表,也一定会成为RISC-V的重要市场之一,“我们必须要为未来提前布局,生态从来都不是迟到者所能把握的”。

挑战尚未完全落地的应用领域意味着可能更高的不确定性,机遇有多大,风险就有多大。因此陈志坚和孙彦邦的创业计划也被不少人视为“超前”,不过陈志坚对此却很坚定:“我信奉乔布斯说的一句话,如果你觉得一件事情是有意义的,那就要立刻去做。努力拼搏做成真正对产业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成功是必然。”

为了在机遇来临之前快速响应,进迭时空在团队上做足准备,已经设有IP研发团队、芯片系统团队和全栈软件团队。为加快研发进度,进迭时空的RISC-V IP内核研发和软件开发同步进行,在给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的demo演示中,进迭时空团队已经基于RISC-V芯片平台能够成功运行大型电脑软件,流畅打开网站和播放视频等。

“作为一家中国计算芯片公司的创始人,我本人渴望并且坚信基于RISC-V架构中国本土会诞生世界级的计算生态企业,我们的愿景是可以伴随着RISC-V的发展而成长为世界级计算生态巨头。这是我们的时代。”在和雷峰网交流的尾声,陈志坚说道。

相关文章:

RISC-V冲击高性能的“拦路虎”

RISC-V跃出IoT圈,高性能计算三分天下雏形初现

RISC-V中国创世记

长按图片保存图片,分享给好友或朋友圈

独家|资本寒冬下,跑出了一家“非典型”高性能RISC-V公司

扫码查看文章

正在生成分享图...

取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