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企业服务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当飞书式创新变得懒惰

作者:杨丽
2020/11/18 16:23

当飞书式创新变得懒惰

作者 | 杨丽

出品 |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产业组

从发布到召开首届飞书无限大会,飞书赶上了2015 ToB元年后的第二个绝好时代:疫情带来的在线化作业影响,叠加上本就已经教育过一波的用户市场,多数ToB软件云厂商的“营收”、“用户数量”呈倍速增长。

目前飞书平台上开放了176个API,预计明年这一数字将提升75%;作为飞书最大的客户——字节跳动基于飞书已经构建了9000多个应用。

市场层面,飞书一直以来走的是down-top的模式,自下而上通过激起用户(员工)工作效率的提升欲望,从而推动企业决策者采购。生态(姑且现在叫应用市场)层面,飞书目前的合作伙伴包括小鹅通、Worktile、Moka、法大大、汇联易、薪人薪事、Tita、Tower、Processon。

据雷锋网观察,近一年时间里,教育、零售两大行业信息化得以加速,钉钉、企业微信正快速入局、跑马圈地;与此同时,在平台+生态的共生模式下,ToB厂商已经熟悉互联网公司的套路。飞书今日之举,似乎也在印证此后ToB必走的坑。

然而,面向市场快一年后,关于飞书的产品定位和经营模式,跟早期的钉钉一样,创作者谢欣依旧无法说清,或者说有些拧巴。

飞书式“创新”

先看产品,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飞书,而飞书的定义是:

“企业一站式协作平台,打通基础应用,用开放平台集成业务应用。”

此次发布会上,飞书π系列围绕“创作”和“沟通”发布诸多新品,如文档、多维表格、思维笔记、秒记、会议室、话题圈……在与业内主流协同“旧品”UI无太大差异的同时,飞书似乎力求希望在内核做到一些效率提升。

当飞书式创新变得懒惰

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给出的回答是,“解决当前的问题,创造未来的价值。”

他总结了三点问题:

为此围绕“创作”、“沟通”两个信息流动的核心场景,飞书做了诸多升级:

1、飞书文档新增三个主要功能:思维笔记、多维表格、双向链接。用户可以在飞书思维笔记直接评论、批注,邀请同事一起办公;多维表格可以把信息更加结构化组织起来,清晰表达数据之间的关联关系;如果引用其他文档,系统会自动建立双向链接,帮助用户更方便找到相关文档。

2、上线飞书文档独立APP。

3、飞书会议人数上限提升至1000人,并支持App、网页、电话等多种会议入会。

当飞书式创新变得懒惰

4、新增“飞书妙记”功能,自动整理会议纪要,类似于字幕的感觉,可以搜索关键内容,有AI语义分析能力。

5、在沟通层面,整合业务流形成一站式入口,IM、日历、文档等形成统一界面,而不是来回切换,有了统一的交互体验。

6、新增飞书邮箱,无需另外安装邮件管理;话题圈,员工针对任何主题发表话题(近期开始公测)。

7、性能与安全层面:冷启动速度提升103%,电脑端单行内存,从网页架构升级成跨平台混合架构。

飞书式“好评”

据了解,三一重工、金山云、小米以及G7等公司已经开始使用飞书。而根据T研究公布4月公布的《疫情期,SaaS市场洞察起底大调研》研究报告中指出,疫情期间被应用最多的在线办公品牌中,飞书以17.1%的市场占有率紧跟钉钉、企业微信之后。

事实上,与以往钉钉们等产品不同,外界有言:越来越多的企业在使用飞书后,愿意为其背书,甚至被“圈粉”。比如小米雷军、搜狗CEO王小川、极客公园张鹏、泰洋川禾集团霍泥芳都给出了好评,带货一哥罗永浩在微博上晒出了跟庞博、papi酱在飞书上的沟通页面。

谢欣举了一个用户案例说:“使用飞书后,用户更愿意编写文档了……10万人一年创造了2000万篇文档,这都是创造的知识的财富。”

从雷锋网此前跟飞书工作人员的沟通来看,飞书是一款非常强调工程师文化的工具,因而在培养用户行为方面,也有意对外输出自身的企业文化理念。

飞书本身也没有服务传统企业市场的客户基础,之前Lark海外版的服务经历,让飞书带有明显海外SaaS的身影。而字节跳动此前陆续投资、并购了石墨文档、坚果云、朝夕日历、幕布等多家SaaS工具型公司,在ToB软件市场描点布局,轻量、智能化特征明显。

因而带来的逻辑是,飞书充分讨好用户个人的使用习惯,“高效”、“流畅”、“愉悦”、“用的爽”是对飞书的评价。

但真正做企业运营逻辑和企业管理的业务流程,不会只关注用户,而不关注决策者,ToB一定是严肃的。

而飞书恰恰忽略了这一点。

一位同时使用过钉钉和飞书的用户向雷锋网表示,“聊天记录文件都有保存,可以远程开会,和钉钉差不多。”

可见,该用户暂无跟内部其他业务打通或者二次开发的需要,对飞书的使用仍停留在浅层次。

而另一位用户则在会上发言,他们100多人团队使用钉钉两年,过渡飞书只用了三天。

一款产品在摸索期总是没有太多包袱和负担,其中涉及到的企业复杂逻辑和层级,想要适用于多数企业管理需求不太现实,也往往能获得一部分人的关注。

还记得谢欣最后所说,“飞书的典型客户并非来自单一行业,卓越的企业希望卓越的工具,不同的工具也在塑造不同的我们。”

这也意味着,飞书式“好评”对未来产品走向的决定作用,也影响着其能够实现企业客户数字化的最后一公里。

平衡个人用户和企业决策者将是飞书未来面临的必然问题。当下太多这种“好评”或许大可不必。(雷锋网)

文章点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