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企业服务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对话赵加雨:钉钉会议沉默200天后的三个变化

作者:徐晓飞
2022/11/15 20:41

对话赵加雨:钉钉会议沉默200天后的三个变化

从能用到好用,中国办公软件正在经历这样的一次洗牌。

六七年之前,一位通讯软件公司的高管在接受媒体访谈时讲到未来,“以后我们不必见面,打开视频就能完成这次沟通”。彼时他得到的回应多是疑虑:“我可能不太能接受,大概达不到线下交流的效果。”

几年过去,用一场线上会议完成采访交流甚至商务谈判,都已经成为一种日常。从专业人群,到每一个普通人都能随手使用的交流方式,转变中,视频会议的整个业态正在发生变化。

自去年11月成立音视频事业部,今年3月收购拍乐云、任命音视频事业部新负责人赵加雨以来,钉钉对音视频的重兵投入已有一年。

如此密集地布局音视频和视频会议领域,究竟有没有带来改变?

在赵加雨到岗后的200天里,内部员工感受到了一些变化:

缩减投入的宽度、整合产研资源、关注关键问题,钉钉音视频团队在做的不只这些。成效如何?怎么打赢用户口碑这一场仗,钉钉音视频事业部负责人赵加雨给出了阶段性回答。

规模领先,体验错位

最近有不少用户反馈,用钉钉会议开会,发现它变好用了。事实上,这个产品背后的团队在界面、UI、操作路径、底层技术等下了不少功夫,共计上线了60多项产品优化和100多项技术调优。这些细枝末节改变的组合,带来了变化,让钉钉开会有了沉浸、快捷、打扰少的感受。

钉钉视频会议,是疫情后中国To B产品发展的一个典型样板。

钉钉很早就是音视频领域的一支重要力量。但由于钉钉音视频的用户掩盖在5亿的总用户数里,往往被人们所忽略。

早在2015年,钉钉就上线了群直播、视频会议的产品,并陆续推出过投屏盒子、视频会议硬件。它也是疫情期间,最先响应数字战疫的企业之一,率先对视频会议、直播等产品进行升级,为线上协同提供支撑,并且将“在线课堂”等功能免费开放给全国大中小学使用。

这种先发投入带来的正向效应是钉钉的高速增长,2020年3月,钉钉公布其上企业组织发起在线会议的数量单日突破2000万场、超1亿人次,并且每天还在不断增长。钉钉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在线会议平台之一。

但这种出于市场应急需求,承载了国内最大的在线流量、大规模投入保障性领域的战略选择,也导致钉钉各种人力、资源投入被摊薄,削弱了部分产品体验,让其在视频、文档等起步较早的单点业务上,反被同行超越。

规模的遥遥领先,和视频会议口碑的落后,这种错位带给钉钉巨大的压力,尤其在疫情之后,视频会议成为中国企业和职场用户的日常后,它也变成影响工具选型的一项重要功能。战略领先之后,钉钉开始补课产品体验,让视频会议的用户愿意用、用得好、留下来。

为了啃下这块硬骨头,2019年开始,阿里逐渐加大对音视频的研发投入,将散落在集团各处的音视频团队陆续整合起来。2021年11月,钉钉成立了音视频事业部,组建蜂鸣鸟音频实验室。并在今年3月全资收购音视频平台服务公司拍乐云,拍乐云创始人赵加雨加入钉钉,任钉钉音视频事业部一号位,以期集中火力攻坚。

作为一号位加入钉钉后,赵加雨感受到来自内部、外部、行业竞争等方面的多重压力和挑战。

某大型企业就曾反馈过这样一个问题:每次用钉钉视频会议开会时,每当会议里有人进来或离开,屏幕上方就会弹出一个提示窗,告知某某进入或离开了会议。看似做到了实时提醒,但时不时闪现的弹窗让参会者们不胜其烦,非常影响大家的专注度和沟通效率。

类似的客户吐槽,在疫情大规模爆发后,逐渐变多。赵加雨说,来到钉钉后,他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做出能打的产品”,即把钉钉会议的口碑从能用做到好用。

给产品体验补课

站在外部视角去分析,赵加雨对钉钉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钉钉不缺技术。其在基础架构上,曾在疫情期间平稳扛过单日2000万场会议、1亿人次的高并发,即便在今天依然属于行业前列。在音视频各环节技术,编解码、传输,以及语音AI、视觉AI等方面,由于背靠阿里云和达摩院,同样处在领先身位。

如此技术实力下,为何产品体验却相对落后?业内从业者普遍认为,核心原因是缺少长期稳定的投入,以及缺少一个懂全貌的人。换言之,是缺一个懂行的牛人,或者说总工程师的角色,对音视频产研全链路和用户需求了解全面,又能整合资源、主导商业场景落地,来把技术转化成钉钉会议的产品实力。

赵加雨是业内资深的音视频技术专家,拥有20 年视频会议与实时通信研发经验。他曾在视频会议全球市占率第一的Cisco WebEx担任架构师长达14年之久,深度参与了WebEx一路走来的技术和产品迭代,对视频会议的技术架构和产品know-how有深入研究和丰厚积累。

回国后,他先是担任网易云信CTO,精通音视频整体架构和技术。其后创立的拍乐云,推出了国内首个AV1实时视频引擎Pano Venus,可实现超低带宽场景下的高清流畅视频通话。Pano SDK也在教育、政企、互动娱乐、金融、医疗、IoT 等行业场景得到广泛应用。

赵加雨加入后,总结了钉钉音视频正面临的“三大矛盾”:海量客户的需求与钉钉会议无法较好满足这些需求的矛盾;视频会议应有的高效原则,在交互设计、技术实力上不足的矛盾;团队积极强烈的想做事心态,与专业认知不够的矛盾。

他给出的根源原因是,“没人想到视频会议的量会突然暴涨,所以整个的系统架构还停留在早期。而后不断在这套架构上增加功能,但始终没有解决地基的问题,自然会导致,功能越多,随之而来的问题也涌现得越多。”

面对这种情况,钉钉音视频在和团队达成共识之后,开始了一段静默期,不再奔走在接需求的一线,而是开始练内功:

首先,在组织分工上重新调整架构和目标,划分为三条产研大团队:云会议、会议室和直播,专注提升所负责产品的竞争力;

其次,精简投入赛道,在钉钉全面开放战略下,硬件研发战略放弃,全面交给生态。会议室的产研团队只负责技术、算法和软件能力怎么开放地投入,通过技术与产品不同维度的开放,使用户通过钉钉的界面就可以连接各类会议产品、协作产品,以及各类硬件设备。目前在生态侧,钉钉音视频已与超过60家产业链头部厂商展开合作。

其三,在技术上做了一项大胆的决策,重构底层的音视频引擎。

这几项改革曾引起极大反弹,尤其是后者,在钉钉几亿用户使用的过程中,重构底层代码,无疑是开着飞机换引擎,没人保证能不出故障。但不改,钉钉会议会丧失音视频第一梯队的竞争可能。

开始变好用了

所幸,重兵投入之后,成效显现得并不慢。这项改造改掉了很多因基础架构问题造成的缺陷,比如:时延、音画不同步、拥塞控制上的缺陷。让底层架构足以支撑起极大的规模,并且适配和兼容各种极端场景,最大程度地确保音视频产品的稳定和流畅。

半年来,这种成效开始落到产品体验上,企业客户吐槽卡顿在减少,共创客户的骂声在减少,延时、音画不同步的改善被用户感受到。

近一个月前,钉钉悄悄上线了一项内部名为“沉浸感专项”的集中改造,从操作路径、布局、界面、视觉、性能等多个维度重新设计了视频会议。

对话赵加雨:钉钉会议沉默200天后的三个变化

比如,用户开会时,界面上所有工具就自动隐藏起来了,只呈现会议的画面和声音。又比如,会议过程中参会者想发言,不需要挪动鼠标,长按空格就可临时发言,松开就自动闭麦。产品从复杂、堆功能走向简洁、克制。

这项改造在阿里内部和中大型企业中受到了正向的反馈,客户侧对视频会议的客诉量在直线下降。一位连锁家居的客户给钉钉留言“时隔两年,我们再次感受到了钉钉视频会议在变化。”

但还不够,赵加雨表示,视频会议的使用尽可能简单,保洁阿姨、夫妻店都能用着顺手时,才是钉钉的目标。

他介绍,疫情之后,大量新的用户涌入视频会议,这种涌入给产品提出两个明显的变化。一是下沉,是指向下兼容。有更多的场景和人来使用音视频,对应的设备种类也增加了。因此低端设备就变多了,差的网络环境变多了。这就是一种挑战,要考虑对于复杂设备、网络环境的适应,让用户即使在条件差的会议环境中也能够尽可能获得流畅的会议体验,比如抗弱网、抗丢包,以及传输架构上的设计。

作用在产品上,视频会议不再只是一线城市的办公标品,这也要求视频会议的使用门槛,要像打电话一样,操作简单、过程稳定流畅。

二是上浮,是向上拓展,代表着更专业、高端的场景也大量开始用音视频,视频会议承担的作用在发生质变,这对会议提出了更专业的要求,比如怎样让音视频更高清、更有沉浸感和互动感,比如线下线上并行的大型会议,比如专业行业场景中的会议。

他也举了一个小例子,比如很多大企业对会议排序会控能力很重视,这要求细致的会控;钉钉一家能源企业客户开了一场周年大会,100个分会场、5万人同时在线,这就要求专业硬件、软件、云资源的统一调配。

当会议室坐了五六个人,远程参会的人都不知道谁在说话,只能听到声音,看不到表情,远远不如现场当面沟通。如果设备能做到在隔了一段距离的场景下依然清晰拾音,并能智能识别发言人并主动跟踪,便能解决这一问题。

比赛刚刚开始

如果说2019年各家都还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到了如今,基本排位已初步形成一种暂时稳定的状态。接下来的战局,考验的是各家的加速度与蜕变力。而对钉钉音视频来说,要考虑的是如何以最快的速度冲到最前面。

从全球范围看,视频会议赛道“平台化”趋势明显。就连行业龙头Zoom也在近期推出Zoom Team Chat,增加更多的外部协作功能,大力从单品向平台转型。尽管欧美市场上SaaS产品间互联互通的意识很强,但如果用户在一个平台里就能实现日常工作所需的基础功能,无疑更便捷。这也是为何Microsoft Teams大有后来居上之势的根源所在。

而对中国市场来说,更是如此。目前国内用户在办公协同软件的使用习惯上,倾向于All in One,因此才有了钉钉、企微、飞书这些To B入口级 APP。相较于单品模式,平台型视频会议无疑具有更大的市场空间和更高的天花板。

所以,赵加雨也在强调一件事,除产品和技术的打磨、分工的调整外,钉钉音视频也在与日历、文档、项目等钉内应用加强融合。这让钉钉会议在更大的盘子里,实现更多价值的互联互通,以形成更大的合力。

比如钉闪会,这就是钉钉内部一款反响良好的产品,它将在线文档、视频会议、日历、任务以及会议规则进行了融合,承载了涉及会前、会中、会后各个环节的一条龙数字服务,帮助用户发挥线上的特点。

“以产品为笔,与这个世界对话,无疑是做产品的最大魅力。与之相对的也是责任,不仅仅只是解决一个个用户的需求,高度抽象核心需求,再用这支笔做出引领用户习惯的产品,给用户创造更大价值的产品,这才是钉钉这一规模的产品。”

用场景串联对应的功能,让用户做一件事时所需要的插件能随手找到,而不是切来换去找功能。这是平台型产品的特点,也是钉钉会议的掘金地。

“未来,国内能被用户广泛接受、大量使用的视频会议,也就2~3家,甚至只有两家,如若不能跻身其中,便会沦为others。从国外Zoom平台化,微软Teams的趋势来看,最后突围者中,一定有平台型产品。” 赵加雨告诉雷峰网。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雷峰网

长按图片保存图片,分享给好友或朋友圈

对话赵加雨:钉钉会议沉默200天后的三个变化

扫码查看文章

正在生成分享图...

取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