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企业服务
此为临时链接,仅用于文章预览,将在时失效

对话通明智云COO吴静涛:告别20余年外企生活,下海抓住「信创」机会

作者:胡敏
2023/05/12 10:56

2021年,吴静涛决定从F5离职。

如果以年为单位,细数吴静涛在F5的日子,10只手指已经不够用。从一线最后升级成为F5大中华区首席技术官,吴静涛在F5待了将近20多年。

F5在负载均衡领域的知名度、口碑也是业内人皆知的,自2000年进入国内,至今在负载均衡市场长期位居头把交椅,且市占率通常是40%以上,远远超过二三名。

按道理,吴静涛继续呆在F5仍是不错的选择,但他的判断则刚好相反,认为抓住信创的机会才有未来。

信创,并不是一个新的概念,往前追溯,可以从2016年信创工作委员会成立开始说起。当时国家选择15家单位开展党政信创工程第一批试点,再到2017年,党政信创工程启动了第二期试点,100余家单位开展试点,到2019年党政信创工程二期试点才完成。

如果说2016-2019年,信创建设重点都还只停在党政领域,那从2020年开始,信创建设范围大幅度进行了扩展,金融、医院、教育、航空航天、石油、电力、电信、交通等重点行业也被纳入了信创建设范围内。

吴静涛因为常年和一线客户交流,也很快察觉到这一市场的变化。此前,他去见一位国有银行的CIO,这家银行此前用F5产品,但这一次会面,CIO明确告诉他,这几年不可能再采购F5这种进口产品,只能用信创的负载均衡。

再到去年底,国家下发79号文,全面指导国资信创产业发展和进度,要求到2027年央企国企100%完成信创替代,替换范围涵盖芯片、基础软件、操作系统、中间件等领域。而且政策规定,所有企业在2022年11月份基于计划上报替换的系统,2023年每季度向国资委汇报。

信创已经是十分明显且确定的信号,《2022年中国信创生态市场研究和选型评估报告》显示,2023年,我国信创产业规模将达到9220.2亿元,预计2025年将突破2万亿元。

不过,吴静涛也表示,并不是所有外企人都能看到这一趋势,就像当年泰坦尼克号沉船事件,在船遇冰山前,有的人对泰坦尼克号仍然信心十足,认为这是世界上最大的船,即便撞冰山了也不怕;但也有另一派人认为,船撞冰山,要么说服船长,赶紧掉头,说服不了,就得及早逃生。

吴静涛显然是后者。2021年,通明智云成立,吴静涛担任COO兼联合创始人,专注纯信创的负载均衡的研发。

负载均衡是一种在计算机网络中分配工作负载的技术,它可以将来自不同客户端的请求分摊到多个服务器上,从而使每个服务器都能处理适量的请求,避免因某一台服务器负载过高而导致系统性能下降或宕机的情况。

一个形象的比喻是想象一家烤肉店有一名烤肉师傅和两个烤炉。如果所有的客人都来找同一个烤肉师傅烤肉,他可能会忙不过来,而另外一个烤炉却没用上。这时候,烤肉店老板可以通过引入一个负载均衡系统,让客人轮流去找两个烤炉,这样每个烤炉都有机会参与烤肉,烤肉师傅也能更有效地服务客人。

简单来说,负载均衡就像是一个“调度员”,能够让整个烤肉店的工作更高效、更公平。


以下是雷峰网与吴静涛的对话:

雷峰网:在F5工作将近20年,离开会不会有些惋惜?

吴静涛:识时务者为俊杰,外企在中国的这条路基本上断了,如果不出现大的变化,应该是以萎缩为主导,像F5这种主流厂商,可能短期不会有撤出动作,但像我们,两年前就已经看到这个趋势,就像你眼瞅着船要撞冰山了,一定有一批人说要撞冰山了,大伙赶快掉头。有些人说没事,我们船很结实,撞了之后我们也不怕,泰坦尼克足够大,是全世界最大的船。在这种情况下我说服不了船长,就自己先拿个小船走了。

雷峰网:当下,信创市场水温怎样?

吴静涛:信创已经是非常明确的信号。以前可能是有要求,企业往往采取应对性策略,比如上个OA、上个邮件,这些都是边缘业务,不影响实际的核心生产,但现在整个策略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以金融为例,今年是核心业务系统都要开始上信创了。所以我觉得今年跟之前相比,大家对信创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市场信创项目也越来越多,这些都是越来越明显的。我在实际工作中遇到的两种情况:一个是,我以前有一个老客户,四大行之一,负载均衡一直用的是国外品牌F5,有一次跟他们的CIO聊,他就明确说这几年我们不可能再买F5这种进口产品了,现在只能用信创的负债均衡。这是真正的客户高管的反馈,肯定也是最真实的,因为别人说可能都还是道听途说,或者是没有决策权,没有决策权就是胡说。另外一个是,一些客户现在在做招投标的过程当中,已经开始明确说我们要纯信创。

雷峰网:包括4大行在内的金融机构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核心系统替换的?

吴静涛:应该是2022年开始,这个动作在全市场上已经很清晰了。

雷峰网:这个时间段跟通明智云的成立也吻合。

吴静涛:因为我们是市场的一线人员,春江水暖鸭先知,我们一看实际需求是很清晰的,所以我们及时去做这种纯信创类的产品研发,去做了这家公司。

雷峰网:信创之下,负载均衡市场发生了哪些变化?

吴静涛:IDC每年都有报告,国外厂商除F5之外,基本都变成其他了。现在外企撤中国还是一个蛮严重的现象。中国市场目前比较主流的几个厂商,像F5肯定是其中之一,它仍然非常强大,神州云科目前排在国产前三,然后一些交换机的厂商,还有像深信服,信安世纪等也都会有一些市场占有率,但专业做负债均衡的厂商,应该目前以F5跟神州云科两家为主。

雷峰网:目前,国内外负载均衡产品性能差距大吗?

吴静涛:如果公正的说,应该说差距还蛮大的,我来给您说个数字可能很容易理解。根据IDC的报告,中国一年的负债均衡是300多个million,在中国区纯负债均衡需求大概也是二十几个亿,但如果把软件需求,把云的需求,把一些负载均衡相关的应用交付需求,都加在里面的话,Gartner是要给出更关系的一个数据,可能得有四五十个亿的中国区市场。如果以这两个数据为发起点,我们来反观F5就很有说服力。 F5每年的营业额就差不多26亿美金,它基本上每年会投17%在研发上,这意味着他一年要投4亿美金,换算成人民币有 28个亿,也就是说F5在研发上面投入的钱,就相当于全中国负债均衡的收入。你说没有差距,我觉得这话不合理,对吧?

雷峰网:但信创的趋势不可逆。

吴静涛:对,这是国家策略,这个策略已经定了,执行就好了。

雷峰网:通明智云现在主要服务群体是哪些?

吴静涛:金融和军政。

雷峰网:金融和军政采购信创产品时,一般有哪些特殊要求?

吴静涛:比如说,会要求你用自主可控的芯片或者可控的操作系统等,等于进口产品是不能参与。

雷峰网:许多人替换信创产品后会担心可用性、稳定性等问题。

吴静涛:国内银行业之前在负债均衡这一块,基本用F5的双活数据中心架构,就特别像一个飞机的两个发动机,其中任何一个发动机有故障了,飞机是不会倒的,它能继续飞,以此保证业务的可持续性。然而,现在要求信创,但问题是你没有F5的技术,你的信创架构只能是负载均衡产品,然后换成一个国产化的发动机,一旦发动机有故障,这飞机就直接下来,变成滑翔机了,它没有动力。所以这种单轨制的信创最怕的不是投产不成功,怕的是投产成功了,运行了一个月之后出事,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所以我们给客户的建议是,你把双活数据中心的每个中心里单建一个信创的域出来,这样等于把双活数据中心运行变成4个数据中心运行,这样你的服务能力也提升了,而且实际的可用性跟风险性就降低了很多。特别是在做灰度流量的调配时,哪些调去给信创中心,哪些要去给传统中心,你可以任意切换,一旦信创域出什么事儿,你就直接全切回来就可以了。就这样的话等于用户是不会受任何影响。之后,比如说2025年,可能这些老的数据中心的交换机、服务器可能也都过了维保期,直接把它拆下来,这样就可以在全信创环境下保证稳定运行。

雷峰网:您一直提到F5,您是F5二十年的老员工,您觉得之前这段经历为您现在做信创市场提供了哪些经验?

吴静涛:多年外企经历给我带来了很宝贵的财富。一个是在市场营销方面,外企和国内厂商有本质的区别,国内厂商一般是卖产品的,我希望跟你聊的是我有几个端口,我用的什么样的CPU,一台多少钱,基本上是买卖关系。在F5时,我们以前出去跟客户谈的是,你的业务场景是怎样的,整个架构应该如何搭建,怎么去规划,这是架构式的销售。所以从这一层面上来讲,这些年跟客户交流的过程当中,可以感受客户对你的信任是完全不一样的。另外在产品方面,以前国内友商都是猜F5怎么做,试图去理解他们的设定、理念,我在F5这多么年,F5的设计理念跟设计思路都很清楚。

雷峰网:信创给负载均衡释市场放了多大的市场空间?

吴静涛:负载均衡之前每年的市场增速大概都是个位数,但是IDC报告说,今年负债均衡增速可能有10%以上的双位数增长,最主要的来源,一个是正常的市场需求,然后叠加信创替换的需求,等于它的市场变大了。

雷峰网(公众号:雷峰网):面对信创的市场,小企业有机会吗?

吴静涛:基本没有机会,举个实际例子,我们公司之所以叫通明智云,其原因是公司注册地在北京的通明湖新信息城,这是工信部和北京市政府一起成立的国家级的信创基地,有明确的入园要求,首先必须是纯信创的企业,而且营业额要够5亿。这也就说说你要是一个稳定可靠的企业才能够进得来,才能保证未来的合作是可信的。

【封面图片来源:网站名豆瓣,所有者:豆瓣】

长按图片保存图片,分享给好友或朋友圈

对话通明智云COO吴静涛:告别20余年外企生活,下海抓住「信创」机会

扫码查看文章

正在生成分享图...

取消
相关文章